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05章 迷魂难得糊涂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宋乐斌打听明白了,于是告知李鬼。后来听说李鬼和肖金成见了一面,谈了很久。可是不知道为什,肖金成没答应。

    也该李鬼走运,他垂头丧气的和肖金成分开后。自己开车在牡丹河畔溜达散心,听说遇到了现在的依胜雪。

    自从认识了依胜雪,所有的一切便销声匿迹了。法院莫名其妙的改判李鬼全产权,村民们什么没有。

    这次判决下来,没等村民们闹事,李鬼主动出击。

    那就是又听说不少村民们晚上睡着觉,家里便莫名其妙的起了火了。起身一看,救都救不了,被人投了汽油瓶了。

    还有的有些能耐的,开着车上班的途中,莫名其妙的刹车失灵,还受到来路不明大货车的挂狰,一不小心直接开牡丹河里了。

    至于小打小闹的,那就甭提了。这样一来谁都安静了,也没人再敢和李鬼相抗。在要财还是要命的选择面前,所有人都妥协了,就是有钱没命花那还不是等于没有?

    于是李鬼变成厉鬼的恶名就由此传开!

    再说依胜雪,她万般纠结的跑回自己的房间。认真地清理着自己的身子,她是那么的幽怨,那么的哀叹。

    自己辛辛苦苦珍惜了这么多年的处子之身就这么没了。看着内裤上的一抹血红,她伤心欲绝。

    “王浩!我一定要杀了你,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回到家的王浩,就那么睡着了。睡的死沉死沉的,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一个喷嚏醒来。

    迷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脑中一片空白。他只知道自己喝醉了,还是在玉箫阁喝的酒,但是究竟怎么喝的,喝了多少,发生了什么,自己全忘了。

    他只是感觉很渴,渴的他四下找水喝,还好,飞猫早早的就给他准备了一大杯白开水,就放在床头。

    喝完水的王浩,仔细的回忆着来牡丹市所发生的一切。对于今后的工作,他早已有了打算。

    仇凡起的表态的,让他对自己目前在市政府的工作中看到了方向。一个仇凡起,竟然带动了三个人。

    如此看来,虽然目前自己的地位还不确立,但是他已经在市政府中有了可以相信与使用的人。

    虽然短时期之内,自己的力量还非常薄弱,但已经找到了方向,可以向着既定的方向有所发展了。

    至于对其他几名副市长的拉拢,那是王浩要做的第一步,否者就只能无端的抗衡下去。

    但是现在又出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李鬼的运用。看来打黑除恶,是势在必行。但是真要把人一棒子打死,还是将他们改造。

    王浩其实内心中非常的复杂!

    这些人做了不少恶事,可以说臭名昭著!如果不接受法律的严惩,那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可是是利用,还是打压,是先推磨再杀驴,还是直接杀驴吃肉。就成了王浩心中不解的疑惑,他徘徊不定。

    还好他战胜了自己迂腐的思想,你们不是能打能闹吗?你们不是有实力,有本事吗?好吗,那就先给老子干活,给老子把路修起来。

    修完路我再和你们算总账,当然,罪大恶极的,必需先解决了。关键要掌握了李鬼身后之人,宫芳不是说了吗,李鬼,只是个管家?

    于是查清谁是李鬼的主人,势在必行。这也算自己现下,短期内的第二个目标吧。

    不用说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建立自己的班底,使自己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不仅如此,他还要让自己一出谁与争锋!

    想到这里的王浩笑了笑,他感觉自己成熟了,考虑问题很全面,不仅全面,还学会了阴险!

    现在想睡也睡不着了,牡丹市早春的气温还是比较寒冷的,虽然屋内有土暖气,但是也不禁有些凉意。

    王浩干脆起身走了出去,还好,他小心翼翼的,没有发现一个警卫。看来飞猫还是很听话的。

    一步步向牡丹湖上沿的小路走去,雾气越来越盛,路上都萧索着一片萧瑟之气。

    王浩不禁有些心浮气躁,走到峡谷后,急匆匆的脱得一干二净便跃入了水中。

    牡丹市在气候上和y市相差无几,不过y市靠海,显得愈发的寒冷,而牡丹市却是极其的干燥干冷的北方城市。

    冷热交替两重天,正如王浩现在的感觉。身处温泉深处,竟然感觉烫的不能持久,全身一片火热,但探出头却是寒凉依旧。

    这小子不信邪的上下翻腾着,好一条深长的山中幽涧,好一个火爆的不屈之身,好一股嫉恶如仇迎难而上的倔脾气!

    王浩畅游了半天,开始静静的思索。他现在学会了换位思考,学会了什么叫以退为进,什么叫变通,什么叫莽撞。

    他明白了自己现在的位置,知道自己绝不能和以前一样,只知道蛮干,不讲究些方式方法。

    升为市长了,要学会迂回和迁就,他总感觉自己今天好像有点什么事,可是就是想不起来,他努力而认真的思索着。

    冥冥中一个身影入怀,影子是那么的模糊。好像今晚上自己哪个地方出血了?他记得他的手上曾经摸到了一丝血迹。

    但是究竟有没有出血,哪里出血了他又不能肯定。自己一没打架,二没惹事生非,总不会是自己的鼻子出血了吧!

    但是鼻子为什么会出血?难道看到了让人喷血的画面不成?画面?美女吧!

    啊!

    美女!

    宫芳?

    王浩猛然想起宫芳把自己推开,转身而逃!

    我肋了个去的,那么多人,难道当时我把他怎么了?这可怎么办,王浩奋力的向岸边游去。

    ‘呼啦’一下上了岸,掏出自己的手机,急速的拨打着宫芳的号码。

    一声

    两声

    五声

    “对不起,你呼叫的用户无应答,请稍后再拨!嘟、嘟、嘟、”

    “接电话呀,你个猪!”

    王浩不信服的继续播着电话,好不容易电话接通了。

    “你好,那位?啊!王市长,宫书记喝多了,回来吐得不行了,我刚帮她处理完,她已经躺下休息了!”

    接电话的是宫芳的司机。

    “好的,我知道了,我就是问问你们到家了没,我也喝多了,刚洗完澡,有些不放心,这头疼,什么也不记得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啊!”

    王浩说完挂掉了电话,傻乎乎的坐在了地上。这时才觉得有些冷,不禁胡乱擦了擦身子,穿上衣服往回走!

    可怜的王浩,遇到了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