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09章 市长算个球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但是他能行吗,看着王浩那仿佛大学生般的摸样,仇凡起又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太年轻了,还不到三十岁,怎么执掌大局,一锤定乾坤?

    怎么可能一改牡丹市官场的慵懒风气?关键是,刘曲东看是作做,其实这人精明着呢。

    好吗,既然你刘曲东适合作做,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个人自有前途,你别怪我心狠不仗义。

    仇凡起看了一眼,早就等不得了的马晓友,暗暗地使了个眼色。

    马晓友立刻坐正了身子,押了口茶说道。

    “这个,刘市长,王市长刚才正向大家说调整市长分工呢。你要是身体实在不适,那可以分些工作出来给年轻人嘛!”

    “噗”

    刘曲东正喝茶,一下没忍住,还是喷了出来。他心里这个恨呀!

    你他妈算个毛呀,市政府一个靠边站的副市长,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可是一回想自己前番的言语,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面子嘛。

    没等他出声,王浩朗声郎气地说。

    “也是,那大家就好好研究一下,既然刘市长有心想减轻下负担。我们还是要照顾老同志的吗。

    有困难可以向组织提吗,组织会充分考虑的。”

    王浩话声刚落,会场一片沉寂。刘曲东心里像吃了个苍蝇般的难受,这可不是闹着玩呀,这是在削权呀。

    自己也就是买了个乖呀,其实是强势的表示自己存在的重要性。好你个王浩,敢在第一次会议上就对我动刀,你以为老子是泥塑的不成!

    想到这,刘曲东立刻提高了声音说道。

    “王浩同志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刘曲东可以说是一片真心,为我市上上下下没少出力呀。

    你这是什么意思,有话你就明说。不用藏着拐着。你刚来也许不了解情况,马晓友同志居心叵测呀,难道我把工作分给他,他就能干好了不成?”

    刘曲东一点没有认识到王浩为什么要调整市长的分工,或者说他太狂妄了,狂妄的有些目中无人了。

    就你能干好工作?别人都是尿泥?就你是个人物,其他人就是摆当?

    马晓友一听这话冲自己来了,立马话就跟上去了。他也不怕得罪人,得罪了又能怎么样。

    一朝天子一朝臣,反正大方向在这摆着。看来王浩调整市长分工的想法是定下来了。

    马晓友顿时提高了声音回了过去。

    “刘市长,你老胳膊老腿的,还是歇歇吧!干工作不是硬撑。我们要向焦裕禄同志学习,但是不是说要拼了命的硬顶着不撒手不是,那样只会拖累工作。”

    “你说谁有病呢,你把嘴巴给我放干净点,马晓友,我告诉你,老子就是有病,也轮不到你头上。”

    房翎扑哧一下笑了。

    “刘市长,病不病的说什么呢,什么轮不轮的,难道有病还需要轮着来?只是王市长刚来,提议进行普通的市长工作分工吗,犯得着小题大做?搞得同事们红脸?”

    房翎说的心平气和,看是在合事,其实就是打刘曲东的脸。

    这顿话也是说的恰到好处,那就是在正面上和刘曲东过招。

    刘曲东能不明白房翎这点小心思?他气得够呛,以前自己说句话,几个人敢反驳,这下倒好,王浩刚来你们就转向。

    “呵呵,房大市长,还真是高人呀。我刘曲东受教了,不过你也别得意,就是我刘曲东、、、、、、”

    “行了,都在说什么呢?”

    王浩把自己的水杯往桌子上一顿,看着刘曲东和房翎,又看了看仇凡起与马晓友。

    他明白了一点,指望刘曲东在良心和道义上感到自己应该放权,那就是笑话,可以说是天方夜谭。

    就拿小洼村的事情来说,如果自己把这件事抬出来。相信刘曲东也会不屑一顾,给王浩的感觉就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

    在刘曲东的眼中,也就是一件普通的寻常事故。

    这些人可以说已经麻痹了,他们多年来的求稳与委婉,早已使他们失去了灵动之气,失去了那一分心智。

    “刘市长,我今天早上根据群众反映去了一趟小洼村,不知道刘市长对小洼村的事情怎么看?”

    刘曲东的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这小子竟然去了小洼村,难不成说他要追查这件事情不成?

    小洼村的事可是肖金成吩咐自己一手办的,那是经省委调查组认证过的。你不怕死我才不管,好吗,你愿意蹙霉头,那我祝贺你。

    “这个我是知道的,根据省委调查组的勘查,根据各种情况综合分析得出的结论,怎么,王市长你还有不同意见?”

    刘曲东说的什么,自己也不太确信。他说着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是在说假话,但是即使这样,他仍然表现的一脸傲然。

    似乎他强势的面部表情,可以证明他说的话就完全正确,就是不容置疑的结论一样。

    王浩当然也明白刘曲东的意思,意识到他就是要在气势上压制自己,才好在接下来的交锋之中占据上风。

    此举显然是他在对自己和肖金成辩解。也是他和肖市长与调查组方面达成了一致意见。

    甚至有可能他们早就做好了打算,早就安排好了应对的事宜。

    “认真调查?综合分析?刘市长,我刚从小洼村回来,也刚刚对他们村的状况做了详细的了解。

    我还倾听了有关直接当事人的亲自叙述!向全村的村民们了解了情况!难道说我见过的,我听过的,我所了解的都是假的不成?

    你也不用慌张,我告诉你,是非总有公论。所有的现场证据和当时的事发情况都表明,这是一起蓄谋已久的钱款侵吞案!

    两千多万呀!你们干了什么了,为了区区两千万,死了多少人,伤了多少人,被害了多少人?

    他们现在还卧床不起,一辈子都要躺在床上度过。我不明白,我绝不能不管,现在我严肃的告诉你们。

    告诉大家在场的每一个领导!

    我们市牡丹市的市长,就是他们的父母官。百姓是水的道理我想不需要再说了吧,你们想想吧。

    现在我宣布对市长分工重新作出调整。”

    王浩语气凌厉没有给刘曲东留什么情面,既然他能做到如此厚颜无耻,他也没必在温文尔雅。

    刘曲东怎么也想不到王浩会直接对自己单刀直入,他哆嗦着站起身,指着王浩愤怒的说。

    “你说话,最好站在客观的立场之上,不要颠倒黑白不顾事实,不要以为你是市长,你就了不起,你算个球!”

    刘曲东这句话可是犯了大忌了,让王浩顿时火大了,这一句话份量够重,也够直接,就见王浩脸色开始发红,并且精光四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