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12章 说不清的血迹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那朗利的声音让唐可可很是疑惑,不禁斜着眼瞅了他一眼。

    “一听就是个女的,切!花心大萝卜。赶紧走,赶紧走,别在这碍眼,把你的饭端走,吃的什么呀,这么没品位!”

    唐可可娇女的声音,说的别有诱惑之意,尤其是她故意提着嗓子说出来,就让王浩有些匪夷所思,不仅点头,端起餐盘便走。

    “瞎说什么,宫芳书记在一号包间,我们有工作要谈。你好好吃,改天我请你吃大餐,但是你得少点些菜,我发现你还真能吃,我早晚会被你吃穷了。”

    王浩其实也想和唐可可一起吃饭,唐可可吃饭很有形象。吃相文雅不说,胃口还好,很能带动王浩的胃感。

    但是想想自己眼下在牡丹市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刚刚和刘曲东闹翻了,还要对牡丹市的社会环境大加整治。

    如此复杂的人际关系,如此复杂的情况,他觉得自己又是初来乍到,还是先暗中调查清楚了,凡事稳当点比较好。

    走进一号包间,王浩不禁愣了一下。还真大,整整一个大圆桌。孤孤单单的就宫芳自己在那坐着,一看没点菜,和自己一样的大众炒菜,不过倒是拿了一个馒头。

    王浩把自己的餐盘往桌子上一放,拉开座椅随即坐下笑着说。

    “我老老实实的吃饭,人家是电视台的唐可可,我的救命恩人。你想什么呢,再说你怎么不吃呀,都快凉了。”

    “电视台的?美女!你要老实了才怪,你走到哪里,哪里就会一群美女随着。这是你的惯性,也是你的癖好!”

    王浩一边吃饭,一边说。

    “好、好、好,大书记,你快吃呀,吃完了我有话问你。”

    宫芳生气的抓起筷子,敲了一下馒头,想了想又狠狠地把筷子插进馒头里挑到了嘴边,愤愤的咬了一口。

    一边嚼着一边说。

    “我咬死你,你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王浩苦笑不已。

    “它是馒头,生来就是被人咬的,你不咬她咬,总有人要咬它,把它吃掉。好了!我也不知道哪得罪你了,不过今天我把刘曲东得罪了。”

    两个人一边吃着饭,王浩一边和宫芳说这开会的经过,宫芳听王浩谈工作,暂时倒是把一颗怨恨的私心给抛到一边了。

    听王浩如实的说完,宫芳不禁为王浩担心。

    王浩现在的的处境太危险了,或许在他自己的眼中,没有他解决不了的困难,没有他办不了的事。

    但是彻查小洼村的事情,还是有些武断了。这不光关系到省里的很多人,还关系到前市长肖金成与李鬼。

    其实宫芳早就知道这里面有猫腻,她也曾经暗中调查过。只是一查到深处,便会有李鬼的人出面阻挠与警告。

    到不是说她害怕李鬼,怕被警告。只是她知道这事不会小了,时机还不到,想要真查个水落石出,必须要先把李as鬼一伙除掉才行。

    但是以她的能力,以她目前在牡丹市的实力。想要对付李鬼不要说难,应该说太难了,难度相当的大。

    “你是说李鬼会对我不利?还是说省里有人会对我不利?”

    宫芳点了点头,又认真地摇了摇头。

    “你现在的路走得太危险了,你就不想想后果,不想想你来牡丹市为了什么?难道就为了这么点事,你就甘心放弃你的报复?

    要是,要是万一他们联起手来对付你,我怕,我怕你不仅做不了这个市长,还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王浩,先等等吧,不是我不让你介入只是时机不到,再等等行吗?”

    宫芳的声音婉转起伏,关心之色溢于言表。显然她非常但心王浩,一切都在为王浩考虑。

    王浩很是愤怒,并不认同宫芳的话。

    “什么一点事,这叫一点事?我问你牡丹市有几个2000万,有几个小洼村?路是自己走的,有危险的地方一定会有收获。

    我当官就是要为老百姓负责,我不能让人在背后指我的脊梁骨。我不能让大家看到我后骂娘,我走之后吐唾沫!”

    王浩本身就具有不屈不挠的性格,本就是个犟脾气,骨子里还具有冒险性格,越是危险他越喜欢挑战。

    越是不容易,在别人看来不能为或是不可为的事,他越是喜欢做,并且坚决要做。在他的眼中,哪怕对面就是刀山火海也要闯一闯,绝不等待,绝不能成为遗憾。

    但目前关键的问题是,牡丹市的火究竟在哪里,谁是点火人,谁是放风的人,这火怎么灭,会不会死灰复燃?

    王浩直到现在也没摸清楚,也没想好具体的打算。他一直在理关键的一根线在哪里,是李鬼还是肖金成,或者是刘曲东,还是宋乐斌?

    都不对,那能是谁?难道说还有其他的人?

    找不到头绪就会郁闷,就会无端的被人摆布,就如同昨晚上的赴宴,对了赴宴,王浩想到这,急忙看向宫芳问道。

    “那什么,我们昨天晚上集体去赴宴我总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就像被人牵着鼻子走,还说不出来为什么。

    那什么,我发现我的手上有血,难道你受伤了,我找过了,我哪也没破,也没出血的地方呀,奇怪了!”

    这可是惹了大祸了,宫芳当时就站了起来了。你弄人家,把人身子给弄破了。谁都能看出依胜雪是个处女。

    有不要脸的,有调戏女人的,可是也没这样当面调戏人的不是。

    “太不要脸了,你太流氓了,我这是瞎了眼,没看清你,你!你!你给我滚出去,滚!不要逼我扇你,我真后悔!”

    宫芳一下生气了,气的泪水奔流而出,哪有这样的男人,哪里有这么流氓的市长!这就是欺负人,看准了自己不能反抗,吃定了自己。

    说哭就哭,还哭得莫名其妙,女人的心思真不懂,动不动骂人哭鼻子流泪不说,还把人家当流氓。

    王浩暗暗感叹,什么和什么呀,真是一手说不清的血迹,都是出血惹的祸!

    想认真地哄哄宫芳,不想自己的电话又响了,接起来一听,不是别人,正是依胜雪打过来的。

    “你在哪里,你过来,我有事找你。”

    说完便挂了电话,挂的莫名其妙。

    王浩不禁摇了摇头,想给她打过去问问究竟有什么事,又一想依胜雪好像答应要捐款修路,还是当面去谈谈比较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