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17章 烟雨朦胧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两个人随便聊着,不一会竟有了睡意于是许薇便在寒雨蝶的服侍下睡着了。而牡丹的夜色正浓,王浩和依胜雪也早已疲惫的相拥而眠。

    睡到正酣,天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都说春雨贵如油,不过今夜的雨好像很大,呼呼啦啦的风声夹着雨势,王浩一个机灵便被雨声吵醒了。

    “下雨了?”

    “嗯!”

    “好冷,您进来呀,不要感冒了!”

    王浩在窗户上看了看,转身趟到了床上。刚才真没注意,从包间来到依胜雪的房间,都没顾得上欣赏。

    依胜雪的房间不大,倒是非常温馨,一看就是那种清秀小女子的闺秀。一床一几,衣柜电脑。

    房间被装饰成了谈粉色,却不是全粉,显得分外温馨与雅致。

    “王浩,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工作?牡丹这个地方太穷了,山是荒山,什么也不长,只能在地里搞点东西。

    可惜地却少得可怜,仅仅河滩这片地方有些基本良田,所以说农业效益也不上数。牡丹市穷的连个破厂子都没有几个。

    你去过农村吗,他们农民更可怜,基本到了年底,很多家都不舍得乱花钱。粮食也不怎么够,就别说弄点肉食了。

    我听说了你的上任承诺了,你想在一年内使牡丹市一跃而就,摆脱全省倒数第二的帽子,我看有些玄!

    那些省长省委书记的是不是疯了,他们想干什么?竟然给你这么艰巨的任务,你这个市长跑到我们牡丹,真的好委屈!”

    依胜雪依偎在王浩的怀中,认真的说着,王浩不假思索的问?

    “牡丹市没地?出了漕现不全都是农田吗?为什么会没粮食吃?难道种不出庄稼?”

    依胜雪撩了一下王浩淡淡的胡茬,摆弄着王浩宽大的手掌,哝声细语地说。

    “地倒是不少,人均下来有三亩之多,这个还不包括荒山和他们自己开的自留地。像小山包,石荒地都不计于实际耕地面积的。

    只不过很少种粮食,大多数喜欢种植经济作物生姜!姜是牡丹市的一大农副产品,这里山多,山洞也多,也便于储存。

    除此之外,就是以前的肖金成号召大家种牡丹。说是牡丹不值钱,那是因为被骗的不少,真是好品种,一年下来一亩地也能收入八九千块钱呢。

    牡丹市位于s省的西北部,大势以山地为主。其实我们牡丹市的就坐落在整个牡丹河冲击的小平原之内。

    全市下辖11个县一个区牡丹区撤县改区,这也没几年的时间。再就是漕现、洋县、郧县、东城现、野人县、大田县、五套县、澄明县、好汉县、上岗县、下岗县和诏安县。

    这么大的牡丹地区,仅仅一个区。其它11个都是县,由此可见牡丹市的经济究竟怎么样了。

    总人口在八百万左右,其实远远不止,我以前听肖金成说过一次。超生的黑户估计有着一百万接近两百万之多,实际人口其实是一千万左右。

    牡丹市的计划生育工作历来都是全省的倒数第一。这其实比起牡丹市的经济工作来说,更会让你为难。

    你想想,老百姓的观念是,越没钱越想生孩子,生了儿子不但可以养老,还可以致富下地,出门打工养家。

    其实真心算起来,越生儿子越穷。养大了不说,还得讨媳妇,你想想,不用说别人,要是我找个贫苦小伙我就不嫁。

    好好的姑娘嫁过去没房没地不说,还得吃苦受累,上辈子造了哪门子虐了!”

    王浩点了点头,抱了抱依胜雪,认真地考虑着。

    计划生育工作,历来搞的是一票否决制,哪怕自己的工作干得再好,经济发展得再快,但是计生这一块搞不好,这就免谈!

    不过,现在看来,牡丹地区所有的工作在整个s省来说都是倒数,再加上计划生育这个负累倒一,不要说自己,就是其他的干部们都没信心。

    王浩认真地想着,我怎么才能打开格局,调动起他们所有的积极性。如此严重并且思想懒惰的牡丹市人,将怎么给他们洗脑呢?

    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

    在这个大前提大号召之下,自己就是把经济发展起来了也没用,不解决这个实际的问题,就等别人向自己开炮吧。

    “雪儿,你说怎么办,生孩子这事还真是不好办呀。我认为他们已经形成观念了。我们去制止,就等于断人家的后!”

    依胜雪点了点头,醉眼迷离的看着王浩,定了定神,认真的说。

    “这里的人穷惯了,生孩子就像羊下崽。生的越多,感觉越富有。再就是他们不注重文化教育。

    孩子生下来只要饿不死就可以养大,养大了满山放羊,根本不需要技术和文化。也形成了个观念,学习好考上大学了也没工作干。

    就是找到了工作也赚不了几个钱,还不如养羊来得实在。多生孩子还可以标榜这家人丁兴旺。

    牡丹市的民风又彪悍,打架都是一伙一群的,上去就是群架,谁家人多谁的拳头就大,谁就说了算。

    还有就是孩子大了,赚的钱也多,一个人总抵不过三个人赚吧,养老也不操心。一个儿子不养,总不能所有的儿女都不养吧!”

    王浩坐正了身子,抱紧了依胜雪,把毛毯往身上拉了拉。

    “不可能,只能越来越坏,资源是有限的。一个儿子要结婚,两个也要结婚。哪来的钱盖房子置办家具。

    再说,这些人难道都不种粮食?那么都买着吃?靠什么来买呢?”

    依胜雪哈哈笑着看了看王浩。

    “市里让种牡丹,能怎么办。其实种粮食的肯定不少,也都是种了自己吃,卖不了几个钱。”

    王浩长叹一声,欠了欠身子,依胜雪就跟着动了动。

    “我知道了,明天我到办公室再说,了解一下具体情况,这样下去可不行,农民搞经济作物不要紧,但是吃不上饭就麻烦了。”

    依胜雪微微动着有些发酸的身体,不禁瞅了王浩一眼,王浩摸了摸脑袋。

    “怎么了?”

    “你还说,都是你,那么勇猛,我,我有些全身无力,腰像断了般的难受,哼!你赔我!”

    王浩哈哈大笑,一把揽住依胜雪,起身为她冲了一小杯尖角兽肉粉。

    “把这个喝了,你是刚经事,有些体乏而已,喝了就好。”

    依胜雪应声喝完,抱着王浩继续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