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20章 衙门口朝南开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整条路下到漕现之后便修建的开阔了起来,不过让人感叹的全是沙土石子路,接近县政府的周边才变成了柏油路。

    王浩不由得感叹的皱起眉头,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进了漕现的街面,才偶尔的显现出个骑着自行车的人慢悠悠的走过。

    见王好脸色不好看,王乃言便请示道。

    as “市长,要不我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准备一下?这里是刘副市长以前的任地,干部多是刘市长一手提拔的。”

    王浩玩味的一笑,这漕现的领导肯定就是刘曲东的人了,王乃言看来还真有用。

    “王主任,不用了,我们直接去县委,省得麻烦。”

    飞猫在王乃言的指点下,不一会时间就找到了漕现县政府。却想不到县政府如此气派,倒像个锦绣的古代官宦大宅院。

    围墙四立,通过围墙中留出的扇形窗口,可以看到里面的小桥流水、曲径通幽,还真别有一番情趣。

    王乃言摇下车窗,对着两扇巨大的铁门就喊。

    “赶紧打开门,大白天的关什么门,防盗吗?岂有此理!”

    飞猫也有些不解,好端端的,关的哪门子门?自己去哪不是夹道欢迎,好生接待的,哪见过大门紧闭的?

    “王主任,通知过他们我们要来吗?”

    王乃言摇了摇头,认真的说。

    “没!我没敢自作主张。还真反了天了,不过办公室到是下发了,你这几天要下去的文件,请各县做好准备。”

    王浩点了点头,正要接话,就见大门的小门开处,探出来一个大盖帽的脑袋。一看是个穿着身内保制服的门卫。

    门卫一见门口这辆破吉普,当时就笑了。

    “我说,你丫的有毛病呢,嚷什么嚷,也不怕大头听见,我说你犯得哪门子邪病,不关门你让我等着开除呀。

    神经病。大头们现在都睡觉了,现在下班了,你有事等会来吧,都响午了,尿性!”

    王乃言一个高跳下车就火了,对着保安就是一脚。被急急忙忙走下来的王浩给拉住了。

    “王主任,你看你,和他叫什么劲,咱们不进去了,我们先找地方吃点东西,颠了一路了,也饿了。”

    却不想,这个内保也是没脑子,你不想想,敢在县政府门口给他一脚的能是小人物。

    其实这也是活该这丫的倒霉,他不是别人,正是漕现县委书记秘书的小舅子,曹大邦。话说曹大邦大字不识几个,成天无所事事。

    寻到政府部门给书记当秘书的姐夫,给自己揽了这么个差事,那抖得不能再抖了。姐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人家对他姐夫敬仰,自然对他也就点点头表示认识而已。凡事看的还不是他姐夫的面子,可他到不这么觉得。

    他觉得自己了不起了,那在古代可是县衙大老爷面前的差役。怎么说自己手中的电警棍,也就是那古时候的杀威棒!

    再说他姐夫还给他弄了个内保队长,那在古时候他就是县衙的大班头呀!

    谁敢不服,谁敢不听他当当?他一直都这么认为,也一直都把自己当棵葱。可是今天他这棵葱被人掰了葱叶了,秏了毛了。

    这小子还真是好汉不吃眼前亏,掉头就往门里面跑。

    还不忘把门给带上了,王乃言被王浩拉着,也没法追,不过见王浩松手了,到是上前狠狠地踢了大铁门一脚。

    其实王浩早就气愤不已,只不过装的一脸安然之色,内心中很是气愤。

    漕现的书记县长很拽的嘛,我来了,都敢不迎接,这个可以按下不说,因为自己没通知,王浩也反对形式主义。

    可是事不是这么个事,市政府有下文,那就应该睁着眼盼着自己来呀。自己下去不是件小事,明面上不通知你,暗地里打死王浩,王浩也不信漕现会不知道?

    这说明有人打了招呼了,有人要给我点眼色火看看。好吗,既然你要给我个下马威,那我就给你们玩一手绝的。

    这也怪不得王浩,任谁也是一样。堂堂的市政府一把手,被拦在自己主管的县政府大门外,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其实不管怎么说,王浩此时丢了人了。堂堂的市长,还在市政府的秘书长与办公室主任面前被人挡在了大门外。

    笑话!千古奇谈!

    人家不待见自己,王浩只能摇头苦笑,王乃言陪笑着,几人就想转身上车先去吃饭。

    不料正在这时从门内冲出十几位穿着内卫制服的彪形大汉。这些人清一色的制服,手提警棍,倒显得威风凛凛!

    几个人也算识货,警棍都是高伏的电警棍。看到这些嚣张的人,王乃言不禁皱了皱眉头。

    这些人不光仅仅是将王浩与自己围了起来,竟然还骂骂咧咧的。为首的正是刚才挨踢的那小子。

    就见这小子双眼之中流露着绝对的杀气!手中竟然拎着把六四,玩着花样的指着王乃言叫骂着。

    王浩急忙拉住即将要暴走的王乃言,对面的小子猖狂至极,这种情况之下还是先不要起冲突为好。

    至于怎么处理王浩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说来也怪,刚才还没怎么有人的街面上,这几分钟之内就聚满了人。还有不少人匆匆忙忙的向这边跑着。

    跑过来都驻足观望,有那看不见的个子矮的,就翘着脚,伸着脖子往里拱,还真是好奇心十足。

    看热闹的老百姓们多是周围沿街做买卖的小商铺老板与店员。他们唧唧咋咋的说着话,还都认识这个拿着枪的曹大邦。

    “我靠,这几个怎么惹上大邦了,完了,有好戏看了。”

    “可不是吗,不死也得脱层皮,看样子是外地来办事的吧。”

    “可不是吗,不懂规矩,进衙门哪能随便进?”

    “自古衙门口朝南开,没有银子莫向前。老爷悠然堂上坐,小民愁兮苦难言。”

    正议论着,就见曹大邦吼了一嗓子。

    “妈了个巴子,都叫唤个鸟,没看见我正办事吗?大家给我做个证,也别说我欺负外地人。

    啊,你们说说。我看这个大门,这可是你们说的县衙!这是衙门口呀!

    这能随便进吗?这几个倒好,不但扯着嗓子叫门,还他妈踢我,不光踢我,还敢踢人民政府大门。

    这是什么行为,你们给我评评理。这是反动派呀,要造反呀。你们说我不教训教训他几个,这事能这么过去了?”

    曹大邦说完,转身愤怒的用手枪指着王乃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