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25章 是非曲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而此时此刻县警察局监控室内严肃的坐着五名一身戒装的人员。这几个人威风凛凛的,一看就不是寻常人。

    他们的装束很特别,就连干了这么多年警察的警察们也没见过这种制服。像军装又不像军装,说警服又并不是警服。

    已经六个小时了,曹秘书也想了六个小时,经过疯狂复杂的心理斗争,这小子现在孤注一振了。

    是生也是死,是死也是生,兴许搏一把,自己还有个活头,不博那就等着纪委的人把自己送上刑场吧!

    他在监控室里哈哈大笑着,对带头的制服男说。

    “马科长,要不我们开始行动?您放心,这都落了黑了,天马上就看不见了。只要把他们押解出去,到了你们的地盘就行。”

    制服男马科长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严肃的瞪了曹秘书一眼。

    “不忙,这事急不得,怎么也得到十点以后,别看你们这个地方人少,能谨慎还是需要谨慎!”

    曹秘书哪等得了那么久,他只觉得这些人有些古怪,究竟怎么古怪他也说不上来。

    “进了车里谁能知道?我看还是准备动手吧,夜长梦多呀!”

    马科长不禁皱着眉头想了想,样子有些古怪的看了看曹秘书。

    “我说了算你说了算,你要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执行第一套方案!”

    马科长认真地安排着,面部表情严肃而谨慎,表现的一点也不慌乱。曹秘书看了看这个所谓的马科长,心中暗骂

    奶奶的,瓢把子的二把手,素质都这么高。看来毕竟是牡丹市的老帮派,的确有经验。

    暗骂归暗骂,其实曹秘书心中如火如荼般的煎熬着。怎么说这事就在玩火,那不仅仅是拿前程在赌,其实堵得是自己的身家性命。

    他早看出来了,怎么说自己现在也是和匪联手,羁押的也是市委的正厅级干部,牡丹的一市之长。

    如果真的出了遗漏,那就是千古遗臭!

    所以他知道,现在as所有对于转移王浩的行动做得都非常的到位,参与此次行动的人全是牡丹市直接过来的人。

    相信即便是外面风闻了点什么,也一时找不到头绪。哪怕最后怀疑到了自己这面,那也没证据。

    权势斗争、人和人的较量就是这么的复杂!

    关押室里竟然吹起了冷风,好高级的关押室。竟然装着空调,现在又是初春,再加密不透风,情况可想而知。

    王浩几人尽管不住的活动着身体,但是还是感觉寒气逼人。再加上中饭和晚饭都没吃,一时间还真有些耐不住。

    自己一颗热血之身,满腔的报复。一心想着为国家为百姓创造好的生活,想着发展经济、改善民生。

    却不想到头来,会让这帮王八犊子把自己给冤枉了。看来什么事都是有其意义的,自己没开市政府一号车下来,还真是个错误。

    但是究竟为什么要抓自己,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想玩自己,王浩还真想不明白,刘曲东?

    他敢吗?也许吧!自己把他逼得狠了,还要对他进行调查,这里又是他原先的老巢。

    他暗视曹操这么干,还真能说得过去。但是曹操就能这么傻?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那只有一个解释,曹操有问题,并且问题很大!他的把柄深深地落在刘曲东的手中!

    “我咔你妈的刘曲东,我对天发誓!老子要是出去了,我修理不死你,我就不姓王!

    哎!只是可惜了,也不知道能发展到什么地步,明天就是市委召开常委会的日子。马上就要落实公路的修缮工作,也不知道怎么进行与安排的。”

    王浩自言自语了半天,想到这急的像个热锅里的蚂蚁般团团乱转!自己必须要出去,但是怎么才能离开呢?

    这时,就听外面楼道的大铁门吱呀呀的被打开了。不一会便见自己的羁押室铁门上的小窗口被打开了。

    “过来拿饭,尼玛的,给老子快点。”

    没等王浩走过去,就见那铁门处,仅能通过一个小碗的小窗口那递进来一个盒饭,王浩倒是接了过来。

    不吃饭不行呀,这里面太冷了,冷的没办法坚持,更何况盒饭正呼呼的冒着热气,看样子非常的诱人。

    大米干饭和辣椒炒肉,还真不错。

    他刚想吃,就听自己的衣领处传来飞猫的声音。

    “端着饭,转回身,背对着门,假装狼吞虎咽的吃完,门上方有视频监控。想办法把饭装进外套内兜中,吃完把饭盒扔到地上。

    等五分钟趴在地上装死,饭中我估计有大问题。”

    飞猫声音小得不能再小的交代着,还好王浩倒是听清楚了,于是照着吩咐做了一遍。

    不一会扔了饭盒,就躺在了地上。

    监控室内的几人哈哈大笑。

    “怎么样,还是这下省心吧,我就说,给这几个兔崽子来点安眠药。这样才省心,要不一会折腾起来,说不定就会出问题。”

    又等了一会,看着监控画面中羁押室内的人都睡了过去。

    马科长看了看表,对大家点了点头,一挥手。六个人行动有序的拆下了监控器的硬盘,换上了新硬盘,急急忙忙的向羁押室走去。

    到了羁押室几个人把王浩他们五花大绑的绑了起来。分两次才把王浩一伙给抬上了一辆金杯大面包。

    于是趁着夜色静悄悄的驶离了漕现警察局,一路加速,匆匆忙忙的向山上驶去。安得利小心的用脚顶了顶王浩。

    王浩作势回应了一下,看样子李宁与王乃言是真着了道了。晕乎乎的睡的正香,什么也不知道。

    四个人像四头猪般的,被装在卸了后排座的车后尾处,倒是没人看着,人都坐在中前排座上。

    “看样子是上山。”

    飞猫随着车的颠簸,故意的颠到了王浩近前,凑到王浩耳边说。

    “我感觉是回牡丹,难道还能把我们弄到山里宰了不成?”

    王浩也借着车后座的掩护,趴在飞猫耳朵上说。

    “难说!你看这些人的衣服,全是假的,我敢说这些人绝对不是好人。”

    飞猫严肃的断定着现在的形势。

    “那怎么办?”王浩焦急的问。

    “跑,有机会就跑。”飞猫小声的回答。

    “可是他们两个呢?”王浩郁闷地问。 “我们一跑,他们暂时只能追我们,所以他们就是安全的。你别想这么多,听天由命吧。”

    飞猫严肃的劝着王浩,他不能对王浩说,暂时顾不上了,管他们干嘛,能跑了就行。

    他知道王浩的为人,绝对不会放下自己的人不管,这样说或许能劝得了王浩。

    没想到王浩真的点了点头,于是飞猫暗自庆幸。就见他脚尖轻轻一抖,自他的鞋尖边处弹出了一把薄薄的刀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