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33章 你是谁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外表憨厚的莽汉好像回过来了神,王浩说的有道理,这可不是小事,那坑道里还有自己的本家呢。

    “二狗子,你自己回村叫人,大兄弟谢谢你的提醒,走,救人要紧!”

    憨厚的莽汉叫沈东方,郧县大矿乡沈家沟人。话说这条沟叫大矿沟,沟里还真有煤矿。

    不过已经属于无开采价值的废弃煤矿了。产量小不说质量还不好,早在前清时期倒是兴隆了一阵子,不过现在基本被掏空了。

    县里的矿冶局也来实地勘察过,最终得出的结论无开采再利用价值,也就封矿把井口回填了。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间开始,这个井口又被沈家沟的村民们给扒开了。村民们扒开也就扒开了,要说乡里也知道一点。

    大矿乡的乡民们祖祖辈辈以煤矿为生,直到实在掏不出煤了,才断了对大矿沟的念想。

    乡长沈浪飞也是土生土长的大矿沟孩子,所以对沈家沟的村民们私自去扒拉点剩煤炭,倒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没料到会出事,那里就没什么碳了,就是再掏,顶多能扒拉点煤渣而已,多以煤矸石为主。

    老百姓们不容易,也没啥副业,扒拉点煤渣子换两个钱,买个油盐酱醋的,你还能怎么管。

    走到井中的王浩就愣了,这完全是个废井。一看就有了年头了,掌子面上的支架都散了不少。

    塌方处在半深处,还好这是个直筒井,不是直直的通向地下的那种。而是横向山中的那种。

    可当下仅仅四个人,还没什么工具,就连把铁锹都没有。

    王浩举着火把看了半天,一个腾身抓住了半空中的一块木板。使劲一拽拉了下来,飞猫上去伸脚一跺成了几半。

    于是也不搭话,四个人各自拿了块木板就开始往外扒土。

    塌方的多是沙子碎石,大的有半人来大,小的也不小,一个人抱起来也非常吃力。四个人忙忙活活的扒拉了二十多分钟。

    仅仅往前推进了五六米,可是这样也不行,土都堆身后面,再往前巴拉的话,恐怕会把这几个人埋在里面。

    王浩一看,让两个村民在后面扒拉土,自己和飞猫在前面扒,这样一倒换,还能留出些空隙。

    正扒拉着,就听外面一阵混乱,一大群村民们哭爹喊娘的闯了进来。进来后的一伙人立刻就向沈东方冲了过去。

    那真是抓起来就打,挥着拳头就揍。愤怒的村民们吼骂着,踢打着。终于激起了王浩的愤怒。

    “都给我住手,你们还想不想救人了?现在不是算账的时间,他应该是领人来挖煤的吧。

    大家听我说,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时间,是需要打通一个坑道,赶紧的救人!你们打他有什么用,他最熟悉里面的情况。

    那么就让他在前面领着我们干,还不动手,你,把你手中的铁锹给我。对,把人都分开,妇女们在外围,男子汉跟着我往里冲呀!”

    王浩的话还真好使,刚说完,村民们就冷静了下来。经过刚才的一番发泄过后,便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就在这时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跑进来一个中年汉子,汉子一口地道的郧县话,指着几个壮小伙大声说。

    “小兔崽子,赶紧给我下去,把拖拉机给我开进来。给我往外运土,你们也去,随着装车。”

    吩咐完,中年人直接走在了最前面,拿起铁锹就开始挖土。看了王浩和飞猫一眼,还疑惑的点了点头。

    王浩也对他点了点头,手下不由自主的赶紧加快了速度,还别说有把铁锹在手里,干起活来就是得劲。

    “大叔,你说话还真好使,我看他们都听你的,也不吵吵了。”

    “那是,我说话不听?我是村长!现在就是吵吵也没用,祖辈留下来的经验,只能这么挖,能扒拉出来一个就能救一个。”

    中年汉子全身使劲,那铁锹淋得飞快,王浩赞许的点了点头。

    “我看人太少呀,没通知乡里?”

    “通知了,在后面,马上来,我们先挖,凭经验得有一阵子。哎!”

    王浩一听通知了上面,心中的一颗大石头才放了下来。有人来就好,就怕一边挖一边踏呀,那可就麻烦了。

    有了村长的带领,现场的救援工作进展迅速,又推进了十五六米的时间,就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土里土气的精干小矮子跑了进来。

    人没到嘴就开了骂了,等他到了面前,一把夺过身边一位村民的铁锹。照着村长的屁股就是一脚。

    “沈毛犊子!我干你奶奶。你是不想让我干这个乡长了,我雷你个二大爷,我被你害惨了。

    说了多少次了,不准来挖了,让你看好了,你就是这么给我看的。县长书记都知道了,看来我得回来种地了。”

    王浩一看这形势,心中比较欣慰。对乡长说。

    “你赶紧安排人给开始挖,另外有没有这个坑洞的图纸,给我找来,还有你要注意随时的再次塌方情况。

    让村民们注意安全,你带电话了吗?马上调集一些木料来对掌子面进行一下加固。你就不要动手了,到外面去指挥吧。

    还有县长和书记到了,马上让他们进来见我。你还不去?难到真不想干这个乡长了?”

    乡长沈浪飞摸了摸自己的脑门,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王浩。

    “嘿,你小子,说话真冲。还别说,说的一套一套的。真有道理,好吧,我去安排。那什么,你们都注意安全呀!

    听这小子指挥,我看他像个大学生,有文化,都给我赶紧干,我去调木头。”

    说完还拍了拍王浩的肩膀,转身走的时候,嘴里嘟噜了一句。

    “奶奶个球,出个大学生也留不住,穷乡僻壤的,哪能留得住人才呀!人才呀!”

    沈浪飞还真有一套,不一会时间就调集来了十几台拖拉机。还运来好几车木头木板的。

    这面挖他那面则满头大汗的站拖拉机上扯着嗓门吆喝着。协调工作做得很到位,抢救工作开展的井然有序。

    幸亏通知了县里,一时之间,大矿沟里各种救援车辆、救护车、救援设备、专业人员都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县委书记张君与县长牛宝山共乘一辆212吉普车,一路颠簸的也到了。下了车的张君一眼就看见了站在拖拉机上,大声吼着的沈浪飞。

    沈浪飞赶紧跳下了拖拉机,几个箭步跑到了县委书记张君面前。张着嘴结结巴巴的半天没上来话。

    张君与牛宝山气的手指着矿洞,就往里走。沈浪飞只好小心的在后面跟着,王浩一边看着图纸,一边指使着人员往哪个方向挖。

    一边动手帮着挖,飞猫也一边挖,一边警惕的观察着周边的环境。还好,每推进一步,就会有后面的村民小心的支上木头架子,看起来一时倒显得安全。

    张君一眼就看见拿着图纸,指挥着村民们干活的王浩,不仅点了点头。看着周围井然有序的救援工作,心中很满意。

    “这位小同志,你是谁?来铁锹给我,我挖会,你休息一会。你还会看图纸?不简单呀,年纪轻轻的,你是学什么专业的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