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37章 伟大的经验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可悲的是经验,往往是最害人最能迷惑人的东西。事情往往随着经验在发展,越来越会背道而驰。

    而沉迷在经验中的人,却总是一脸笃定,自信在那曾经的缅怀和绚丽的梦幻中。

    太阳早已西沉了。黑幕和人民的情绪融合成一片同样的漆黑。

    钱沐瑾焦急的看了看手腕上那已经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老上海,时针的箭头正指向了八点。

    他有些沉不住气了,这里只有他最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与后果。那恐怖的后果不是他可以承担的,也不是在场任何一个人可以承担的。

    远远地一架军用直升机轰隆隆的开了过来。人群更加激荡,难道说还会有什么领导要来?

    许向东在苍茫的黑幕中走了出来,钱沐瑾和陈兵两腿像灌了铅般的迎了上去。任何人都没有说话,一队武警战士们威风凛凛的警戒在三人周围。

    “现在时间晚上八点十分,在九点整,九点整!”

    许向东只说了半句没说完的话,这句话谁都知道是什么意思,也知道那不可承担的后果。

    因为塌方实在太大,村民们几个小时的连续劳作,早已累得半死不活,好在塌陷已经结束,看样子暂时不会再出现什么情况。

    又是徐坤指挥着从中段开挖,所以就不用钻进坑道中,也不会造成什么伤亡。

    救援的群众与官兵们,象苦役犯一般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忙忙碌碌的抬着无穷无尽的沙土。

    许向东默默的走到挖掘机旁,一脸期待的等待着。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那么的严肃与低沉,没有人再说一句话,也没有人再胡乱吼叫。

    炭黑的灰尘与粉面使他们的身上都象被墨汁泼过了一般,他们都在拼命的挖着,就连许向东也举起了铁锹。

    等待是无尽的煎熬,与其等待,不如动手!

    这黑压压的一片身影,无比焦急与认真地挖掘着。只有从他们的肢体活动上,只有那一回头能认出的眼白,才方可辨认出这是一群活物。

    许向东不愿再往下想,他不愿意想象任何他不愿意承受的结果。他的情绪变得阴郁起来,对现场指挥的徐坤满满的失去了信心。

    这是一个方圆五百米的大塌方,即使某个最小环节的失误,也会引起全局的偏离。

    经验为什么还没有发挥效用!

    为什么外层早已打开了,却是还没有见到一个人,就连先前支撑在矿洞中的圆木也不见踪影。

    徐坤站在车上冷静的思考着,双手死死地抓紧扶手。他看得明白,任何人都看到了许向东的到来。

    武警不让说话,没有人敢去欢迎。大家知道,现在救人要紧,他都动手了,他可是当今第一人呀!

    每个人都有疑问,每个人都不敢出声!

    无端的救援工作秩序井然,无端的压力排山倒海!

    长年累月的经验告诉大家,越是大领导的到来,越是说明事故的重大。更何况是当今第一人的到来?

    这几乎就不可想象!

    突然在一片纷乱中,看见挖掘机挖出了一根钢梁,人群沸腾了,几乎象闪电一般潮涌了过来。

    大家惊叫着,就见几个黑影如狸猫般的跃了上去,仔细的端详着这跟钢梁。

    所有干活的人都跑过来了。武警们立刻用探照灯打了过来。许向东、钱沐瑾、市委领导也快步跑了上来。

    徐坤从挖掘机上跳了下来,脸色疑惑而不解的看着这跟钢梁。

    这不是坑道之中的东西,他敢发誓。对于郧县的大小井矿,他的心中一清二楚。

    大矿沟煤矿里绝对不会有钢梁。

    因为这是个早已废弃了的煤窑,里面已经没有采挖的经济价值。也就是说,大矿沟的煤已被挖干净了。

    现在的村民们就是在掏那点碎皮屑换点家用而已,也多是不完全的煤矸石与碎杂!

    但是钢梁哪来的?为什么会有钢梁?大矿沟早年封矿的时间,里面所有有价值,有再利用意义的东西,早就被县里的专业队伍清除的一干二净了。

    这么长这么粗的一条大钢梁,少说也值一万块钱。不拿走,那不是个傻子吗?

    “日自己国人!”

    “对,是秘密!”

    “早先的,王八羔子,一定是!我们的祖宗呀!呜呜呜!”

    不少村民们激动了,上前握紧钢梁就开始嚎啕大哭!

    乡长沈浪飞急忙跑上前,指示乡里的党员干部们,把呼喊着的群众们拖了开来。他小心谨慎认真地向许向东讲解了事情的大概经过。

    原来在日本人占领时期,这里就是个采煤大区。整个采煤区被日本军队团团包围,他们抓了周围村里的大部分的轻壮劳力,到此开采煤炭。

    据说当时的规模相当的大,究竟有多大谁也不知道。只知道最后这里出了一次大事故,事故大到当时整座山都沉了一部分。

    再后来日本军就撤离了,听说前线吃紧,他们被我们的军队打得节节败退,于是都去打仗了,也顾不上煤矿了。

    煤矿在‘日自己国人’撤离时又被炸毁了,所有的矿工都没能出来,全都埋在井里。

    就剩下这个明面上的小煤窑一直保留着,坚持到了现在。

    这么说这根钢梁可能就是以前‘日自己国人’侵略我们国家的证据?那么说这山底下难道是个大煤矿不成?

    再一想,许向东不由得全身一片细汗!

    难道说全沉下去了?王浩被砸进了无底深渊?那么说就不可能有活下来的机会了,绝对没有!

    无情地挖掘机证明了所有人的猜测,挖到原来的坑道正中间,底下竟然露出了黑幽幽的深不见底的一口大井!

    井究竟有多少米深,谁也不知道。有经验的村民拿来了试验用的火把,刚要往下丢,便被徐坤一把拉住。

    “胡闹!里面要是有瓦斯怎么办?”

    地矿局的同志们赶紧拉来最先进的仪器进行探测。还好,没有发现异常,不过据经验井深大概不少于几百米。

    几位战士在自己首长的带领下,赶了过来。纷纷请示下去探测,许向东琢磨再三无奈的点了点头。

    为这些人亲自带好了一切保护用具,配备了早就准备好的器械,才在紧急调来的钢缆的运送下把它们送到了井底。

    黑暗中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道什么地方,隐约的发出了“噗通、噗通”的声响。

    牡丹市武警中队长与矿工出身的郧县安监局的局长,带着五名战士们安全的到达了井底。可是他们愁了!徐坤细细的打量着周边的环境。

    “这是个回风巷!估计下面的水不能很深,看样子这里透水很严重,初步估计能有十多米深,大家小心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