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39章 电闪雷鸣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时间一分分的流逝,透过微弱的头顶矿灯,看到在水中起起落落的战士们,徐坤不由得更加焦躁。

    忽然间他感觉自己紧紧握着的飞猫的手指动了动。难道是自己的感觉不对?还是自己神经太紧张了?

    他赶紧轻轻地摇晃了下死一般沉寂的飞猫。但是一个残酷的现实让他感觉无比的心痛!

    飞猫的手指自动的松开了,就那样毫无力气的自然的滑落在地上!

    一刹那间,徐坤感觉自己就象被一块煤矸石砸在脑门上,眼前一片眩晕,金星四冒。

    他站起身歇斯底里般的一声狂啸,脚步趔趄地走到高台的边缘,召回了水中依旧在寻找着的战士们。

    战士们心痛的游了回来,没有找到什么。什么也没有!

    徐坤只感觉自己的眼前一切都是朦胧迷茫的,看着战士们那矫健的身姿也是朦胧的。

    整个矿洞都在旋转,黑乎乎的像有着几丝晕光,天地没有,一片混沌,自己仿佛在一片混沌的世界中旋转。

    茫然地看着面前的一切,视线越来越模糊。他咬着牙紧紧地抿着嘴唇,止不住的满眼泪水,喉咙堵塞着哽咽的说。

    “用衣服抬,轮换着游出去,绝不能再沾水,决不能!”

    开玩笑,用衣服抬着两个人?还要游泳?还不能沾水?

    谁能做到?

    相信吧!这个世界上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的!

    更何况是我们的军人!我们国家的精英们!

    他们并成两排的飘浮在水中,飞猫和王浩被高高的举起,艰难而又快速地向前传递着。

    没等传到前面,后面的战士们立刻游到前面等待着。就这样一步一挪,是那样的小心于谨慎,那样的坚持与认真!

    当晨起的阳光洒满大矿沟的每一个角落的时候。一架直升机追逐着太阳的方向急速的前进着。

    满天红霞变为皑皑的白云,晴空万里。

    太阳的每一丝光线都均匀的抚慰着每一个人的创伤,当人民觉得刺眼的时候,飞机已经追逐着太阳完全的消失了。

    当大矿沟侧面的山坡上又起十座新坟的时候,军区总医院里的的一切依然在紧张有序地进行着。

    王浩早已醒来,没有一个人告诉他飞猫究竟怎么样了。

    手术室里无影灯下,止血钳、镊子、纱布、一块块的传递着。整个手术的配合那么的流畅,那么的娴熟、、、、、、

    十个村民和这个世界永别了。那刚起的坟头,不久,就会有青草在上面长出来。就连他们的名字也会被草儿遮挡、覆盖!

    一切都会被淡却,都会在人们的记忆中慢慢的消失。

    他们没能给这个世界创造出多少财富。所以他们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就属于飘渺的、或是渺小的!

    但是这次不同,这十个人的死,却死的无比有价值,无比震撼人心!

    他们走时竟然是省委领导与市委领导们在为他们主持逝者追悼会。

    因为他们死出了发现,死出了功绩,死出了一个煤矿!

    据初步探测与估计,大矿沟的储煤量相当的丰富。如果大规模连续不断的进行开采的话,可以开采一百多年!

    我们不得不承认他们死的伟的,死出了历史价值,死出了生命的贡献。

    事情就是这样,往往伟大与平凡,就是这么紧密相连的。奇迹的大厦从本质上说,就是由无数普通人的血汗乃至生命所建造的。

    他们的死使自己永世流芳,做到了真正的万古长青!

    于是大矿沟成立了‘大矿沟煤矿筹备开发处’。于是开发处的新任领导正处级干部徐坤书记为这十个人立了座纪念碑。

    大矿沟归于牡丹市直接领导,属于正处级煤炭开发建设直属单位。

    大矿沟响了!国家省里直接拨款重点扶持!

    十几个普通人的消失对我们这个世界来说,的确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可是,对与大矿乡煤矿所下辖的大矿乡的乡民们来说。

    这就是世界末日,这就是实实在在的家破人亡。

    家破了。

    父母没有了儿子,

    妻子失去了丈夫,

    儿子没有了父亲,

    他们心中的顶梁柱垮塌了,他们心中的太阳永远殒落了!

    仅仅一个星期的时间王浩便回来了,飞猫重伤需要修养调息几年之久,能不能恢复的如常人一般,那几乎不怎么有希望。

    这么严重的伤为什么竟没有死?因为当时王浩便为飞猫服食了特种兵们专用的封闭心脉的特效药物。

    不仅几乎停止了血液的流通,还暂时抑制了身体对血液的要求。

    所以飞猫得以活了下来,这种药物就是以王浩的尖角兽肉为主要配方而研制成功的。

    飞猫的气色与身体一直都恢复得很快,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是一个谜!

    王浩和徐坤走进了一家农户,女人披头散发,两眼肿的像个大桃子般的疯跑了出来。

    “哥!你回来了,你个贪财鬼!”

    随即看清了来人,女人又坐到了地上嚎啕大哭。

    “我被你害死了!被你害死了!不让你去捡那点碳,你偏偏不听,这下倒好,我怎么办呀,怎么办,青山哥呀,孩子马上要上学了!”

    呜呜呜呜、、、、

    王浩看得真切,也听徐坤讲的实在。近段时间大矿沟的这几户家庭真是没法过了。老的老小的小。

    剩下的亲人们在夜里听到风摇动几下大门,都会赶紧起身跑出来看着究竟。

    他们会撕心裂肺的呼喊着自己死去亲人们的名字。

    听完这些的王浩心中很不好受,其实他心中的负担已经很重很重了。漕现的事情还没有得到解决。

    他的身上背起了沉重的十字架,不仅是工作中,还有生活上。

    姚老的小心梗刚刚得到缓解,估计再有十几天就可以出院,即使出院了也不会再和平时一样了,那需要精心的调理和小心的维护。

    许薇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许向东甚至准备好要为他们筹办婚礼。更是认真的和他谈和很多事情,关于姚家,关于许家关于这次的营救!

    这么多事情一起分扎而来,他早就顾不得再为自己事而感到棘手,俗话说虱子多了不咬人吗。

    即使有些理不清头绪,即使忙的焦头烂额,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王浩依旧选择了先回来。

    回来后就见到了向自己汇报工作,已经被提升为大矿乡煤矿筹建处书记的徐坤。听着徐坤的汇报,看着眼前这个家庭的全部苦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