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42章 谁都动不得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冯岳泽说完便挂了电话,剩下这个s省国安厅的大佬,傻呆呆的直愣愣的站了老半天。

    康晓明清醒了,他明白了,干了一辈子的国家安全保卫工作。再不明白,那就只能说康晓明是个屁。

    他二话不说,立刻召集国安厅全省市一级的主管领导们进行视频会议。

    会议上严肃的强调了加强对所有厅级干部们的安全保卫工作。把王浩的事例向大家做了主要的说明。

    并且当时在会议上就对牡丹市国安局的局长陈飞,做出了工作调动安排。把自己的亲信,s省国安局的实力派大将,李云龙调到了牡丹市任局长。

    李云龙兼任着省国安厅的副厅长,调到牡丹市工作那就等于明着降职使用。

    但是降职吧又说不上,人家还兼任着s省国安厅的副厅长。

    并且会议上康晓明亲自宣布,如果李云龙在三天之内,调查不清楚王浩遇刺的真像,那就直接向省厅提出辞职!

    如果调查清楚了,那就为他申报国家特等功勋!

    这个决定让全省各个地区国安厅的大佬们明白了一件事情。

    王浩!

    国宝!

    大熊猫!

    谁都动不得!

    没等开完会,康晓明就见秘书拿来了自己的手机。一听马德江打来的,请省安全厅和省公安厅联合办案,赶紧应声答应下来!

    实力派就是实力派,在知道并且和明确的清楚,安得利抓到了一位凶手的情况之下。

    李云龙愣是没有前去要人,并且比安得利早一步的控制了,制造这次事件的幕后真凶——漕现的老温头。

    经老温头交代,目标直指李鬼,李鬼出资一千万暗地里买王浩的人头。

    想对李鬼实施抓捕,却调查到李鬼正在组织人,为王浩大力的修路,那是即出钱又出力。

    他慷慨解囊,全力垫资不说,还调动起牡丹市周边的村民。干活的工资一天一结算,分段小包工,干得多赚得多。

    李云龙本来不想去见王浩,因为他很自负。有能力的人其实都这样,放眼天下,感觉舍我其谁!

    但是现在要抓捕李鬼,就会打乱王浩的布局,就会影响王浩的发展大计。

    王浩不会不知道真凶是谁,既然他知道还要用李鬼。那就说明现在不能抓李鬼,必需得让他干完活再说。

    于是他不得不以汇报工作之名,前去市委面见王浩。

    见到王浩的李云龙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子太年轻了,年轻的就像自己大学刚毕业的儿子李小龙。

    王浩把李云龙迎到了沙发前坐下,亲自为他泡了一杯茶。倒让李云龙感到有些拘束,人家毕竟是牡丹市的一市之长。

    是正儿八经的正厅级干部,论级别比自己高一级,不管年不年轻,都是领导。亲自给你上茶,说明人家低姿态,重视你。

    “哎呀!王市长,谢谢了,这怎么好意思让你亲自动手,我自己来,自己来。

    我昨天刚到,就准备来向你汇报工作,只是一时局里太忙,没抽得开身,还请原谅呀!”

    王浩暗暗发笑,心中想

    你不在肚子里面骂我就不错了。

    因为我你才被下放到了牡丹市,好好地省城待不了了,跑到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受罪,能不骂我?

    但是人家李云龙没表示出什么,王浩却不能当不知道的。王浩做人光明磊落,于是开诚布公的说。

    “哎呀!李叔叔!听说你是当兵出身的,我的祖上都是军人。对不起呀李叔,都是我的事连累了你。

    我知道你为什么来牡丹,但是我听说康厅长好像两年后那就是连任两届了?李叔呀!我还小,你就把我当个侄子看待吧!”

    李云龙端着茶杯的手晃了晃,从王浩那声叔叔一出口,李云龙就有些莫名的发愣!论年纪排辈,这不可能,但却只能这么排呀。

    那今天来说,王浩要和自己讲私人感情?

    不能呀!两个人没牵扯呀,更谈不上粘丝带缕!

    可这声叔叔又是这么的让人不能拒绝,这声叔叔还是认真地,不带那么一点牵强?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什么?

    正愣神想着,就见王浩给自己递了一根烟上来。李云龙赶紧接过来点上,吸了两口便睁大了眼,开始仔细的端详着自己手中的烟。

    疑惑!

    不解!

    正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就见马德江从外面推门走了进来。

    王浩一见马德江出场了,赶紧站起身,规规矩矩的叫了声马叔叔。

    李云龙也赶紧站起身,立正站好,把身子绷得挺直,对马德江一个敬礼,认真的说。

    “一班战士李云龙向班长报道!请班长指示!”

    马德江眼圈一红,竟然凄楚的低下了头,偷偷地抹了把眼泪。然后抬起头手指着王浩,颤颤歪歪的说。

    “首长!首长的,孩、孩子!我们、我们的孩子!”

    ‘哄!’

    李云龙只感觉天旋地转,手中依然端着的茶杯‘吧嗒’一声落在了地上,化为数辦。

    张着嘴,哆嗦着嘴唇,看着王浩,他就那么看着,那么认真地端详着。

    看着那浓密的眉毛,俊朗的脸廓,刚毅的身姿,帅气的外表。

    他的眼神迷茫了,他的思绪飘渺着。慢慢的远走、远走,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深夜。

    “小龙,到!”

    “和班长撤!”

    “不!首长!小龙就是死!也得保卫首长!”

    “放屁!你丫的再不滚,我毙了你,执行命令!”

    “首长!不!”

    “嘭”的一声枪响,子弹在李云龙的脚下冒着青烟扎进了泥土里。李云龙依然像没看到似得,挺着身子盯着王镇山。

    “你走不走,不走都得死!下一枪我直接先送你见阎王。”

    “我不走!”

    说完这句话的李云龙,就被王镇山一个飞扑压倒在地上,随即一排密集的子弹如雨点般的扫了过来。

    他被王镇山死死地压着,一丝都不能动。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首长哆嗦了两下子,首长中弹了!

    子弹和喊杀声阵阵逼近,马德江和annie打出两颗单兵火箭弹,方才阻止了敌人的缓冲之势。

    王镇山爬起身,严肃的看着自己的部下们,认真真的乞求着!

    “都走,我和annie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能活一个是一个,记得要帮我照顾儿子,要把他当亲儿子养!

    我告诉你们这些小子,哪一个不听我的命令,我就是做鬼也会回来和你们算账的。

    走吧!我跑不动了(王镇山捂着自己血流不止的大腿),我不走,annie也不会走的。”

    说到这的王镇山对马德江使了个眼色,趁annie不注意,一掌切在了annie的后颈处。

    正在给王镇山包扎着伤口的annie,身子一软,慢慢地倒在了王镇山的腿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