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48章 天已大亮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看到王浩坐在那悠然不动,宫芳暗叹一声不好。这小子对工作一丝不苟,绝不会容忍李清的所作所为。

    她长叹一口气,竟然娇嗔的说。

    “哼!李清,在王市长的面前你还想隐瞒?我看你那脑袋是被门挤了。在他面前你还藏着干什么?”

    李清一听,脑门上的汗便下来了。脸色一阵晕红,神色变了又变,一脸苦涩的说道。

    “领导,我,我知道我错了,主要是我不能拒绝呀。我能有啥办法,他是领导,并且主动和我交往,我总不能不上路吧,要不然,我李清还怎么在牡丹市立足?”

    为了自己能混得好,为了自己可以立足,就能置百姓的安危于不顾?就可以视国家法律于儿戏?

    “上路!立足!你就是不求上进,无法立足,也不能去做这样的事。也不能伸手,身为党员干部,身为一名警局的局长。

    利用权力阻止出警,你知道吗?你给小洼村的村民带去了多少伤痛?你知道他们有多少人现在终生卧床不起?

    你不用说了,也不用求我。我做不到无视,更做不到对你宽容!李清,你想过没有,你就是花了那二十万,你能得到好吗?

    那是血呀,是小洼村群众的血,甚至还有鬼魂,你就不怕他们深更半夜去找你讨债?”

    “领导,我知道!我知道错了。但是比我拿的多的有的是!我拿的时候就想到了今天,所以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带来了,请您看看!”

    李清呢喃的说着,从自己的内兜中掏出了一个账本,小心的递给了王浩。还有一个拷贝的录音笔。

    王浩打开了录音笔,里面顿时便传出了宋乐斌那特有的牡丹音。

    “年仅27岁便能坐上市长,你没好生想想。他身后的背景能浅了?你们跟着刘曲东去混,混什么?

    是时候了,想想后路吧!别以为自己做的事谁也不知道。上面有青天,地下有神灵,隔墙还有耳呀同志们!

    、、、、、、”

    而笔记本上竟是些密密麻麻的账目材料。时间、地点、人物、事项,都被记录的非常详细。

    王浩看着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好歹毒的心思,为了证明自己,为了表白自己。竟然早有准备。

    不过录音笔话中的意思,王浩和宫芳都听明白了。这市长位置宋乐斌惦记了很久了,本来打算着十拿九稳的会是自己。

    只是可惜呀!

    被王浩横插了一杠子,抢了他的位置。所以宋乐斌很不服气,不但不服气,还准备私下里做点什么。

    他无论如何都得拚了,本来岁数就大了,如果在退休之前上不去正厅,那可想而知宋乐斌会怎么样。

    他的打算王浩看的明白,那是无论如何也得上正厅。

    至于怎么开拓创新,经济兴市,上去以后干不干活,那就不是宋乐斌所要考虑的了。

    而宋乐斌的条件就是要求这些人都要支持他。支持的,以后我会还你这个人情,甚至开出了帮普通副市长入常的诱惑。

    在巨大的诱惑面前,宋乐斌还真聚集起了一些人。当然刘曲东一走,那些失去了依靠的,自然而然的转阵宋的一边。

    这很正常,毕竟有很多人并不看好王浩。哪怕知道王浩的背景与实力相当挺妥,也不看好,只因为某人太年轻,并且太专横。

    他们感觉依附在王浩的身边会有风险,不但有风险,还有可能没等怎么靠过去,王浩就会拔腿走掉。

    因为发展牡丹市的经济,其实就是个笑谈。他们都是这样认为的,你就是引来了一个财团又怎么样,能解决多大的事。

    有了这一项政绩,你就可以拍拍屁股去炫耀了。就可以凭借这份功劳再升一次,升了,你走了,这些人还不得再次抓瞎?

    这就是一部分人目前的想法,我们不能不说这个想法有些可笑。但它却是某些人的心中实实在在的想法。

    想入常,是很多人的想法。不仅是想法,也可以说是一个不老的春梦!

    入常的副厅才叫领导,入常以后才能高飞。这就等于以上了大学,就一定要毕业,并且取得学士资格一样。

    上了大学,并不能证明你就是很有成就。同样,升为了副厅,也并不就是说你比正处牛。

    边缘化的副厅,和实实在在的正处。自己想吧,孰好孰坏,其实谁都知道!

    入常难,难到很多人到处寻觅,到处投靠。很多人会在寻觅与投靠中死去,壮志未酬身先死呀!

    不死不行了,他那只脚已经迈出去了。走错了方向就可能永远被打入冷宫,成为对立面。

    所以有些人干脆也做的实在,爬不动了,眼看着无望了。有根稻草就要抓一把,谁知道哪根稻草后面会拖出根草绳呢?

    这是团结在宋乐斌周围一些人的真实想法,而这个李清,这个说起话来有些娘娘腔的李清。

    让王浩越来越觉得他很阴险,不仅是很阴险而是非常的阴险。

    “这都是真实的?”

    王浩真不想帮这个李清,明知道材料是真实的。这些材料交上去,可以很轻松的搞垮宋乐斌,并且牵出不少市政府的一些官员。

    但是王浩暂时没想好,他不是不想处理,不是不想拿下这些人。而是现在这几个月的牡丹市需要平稳,需要凑合着委曲求全。

    怎么的也需要先把进市区的这段路给修好了,现在牡丹市上下一条心。修路是个大事,人人赞同。

    再就是的前期建设与生态垃圾场的建造。人手不够呀,如果大力整风,开展肃查,王浩相信,很多工作一时都会陷入到被动中去。

    查!是一定要查,并且要认真的查!

    但是李清,王浩不打算用了,李清这样的人,随时都给你记着帐。并且东风来了东风倒,西风来了西风去。

    谁敢用?怎么用?

    其实这也是王浩的先见为主,王浩刚来的第一天,李清就冒了头了,所以便被王浩记住了,并且记忆犹新。

    这就是第一印象,第一印象真的很重要。

    “你还是自己主动辞职吧!我不能帮你,即使你给了我这么多的材料。李清!由不得怨恨,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李清跪下了,真的跪下了,他不想离开官场,不想就这样被清除出去。王浩很无奈,宫芳也很无奈。

    当世上所有人都把欲望当理想,把世故当成熟,把怯懦当稳健,把油滑当智慧,那只能说这个社会的底线已被击穿。

    所以我想说勇敢不是莽撞,执着不是偏激,求真不是无知,激情不是幼稚,这就是王浩的想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