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49章 不得已的痛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是一个不羁的官宦子弟,但却生长在一个贫苦的山沟。从断奶到大学可以说没享受过什么好日子。

    现实中的他直到现在还不承认自己是个衣食无忧,满身富贵的官三代。他只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官员,做自己该做的,想自己该想的。

    身为市长的王浩,的的确确成天想的就是怎么样发展经济,怎么才能振兴牡丹,为牡丹市的腾飞而鞠躬尽瘁。

    他要为百姓谋福利,要为广大的群众解决实际的困难。他希望所有的人都不会再挨饿受冻,凭自己的力量换取幸福的生活。

    这也许是他的目标吧,也许是他的一厢情愿,总之,王浩很不能容忍有高高在上,并且向百姓伸手的存在。

    你有能力,你可以打打擦边球,或是凭真本事赚到钱。我支持你,还敬佩你。但是鱼肉乡里,对不起,不仅是鄙视,还要修理你!

    李清的下跪祈求,让王浩很反感。人能做到这一步,就证明他什么都能做得出来。我不是救世主,也不是耶稣基督,更不是如来佛祖。

    做错了就需要付出代价,代价往往是残酷的。

    宫芳现在完全不想说什么,王浩的决定就会是她自己的决定。自从王浩来了以后,宫芳突然什么也不想管了。

    她有些厌倦了,不但厌倦,反而很疲惫。她有种想过放弃,想结婚做的打算。其实潜意识里的宫芳,早就把自己定位在了他的身后。

    但是看到李清跪了下来,宫芳的心突然地有一种沉重。

    一个大男人,堂堂的牡丹市警察局的大局长,四十多岁的年纪了。

    宫芳突然有一种痛,这种痛很纠葛,很无奈,也让她感到很惆怅。

    “李清,你起来,起来说话。可能你不了解王市长的为人,他容不下任何敢对老百姓伸手的官员。

    虽然说你是无奈,可是毕竟超出了底线。

    李清很迷茫,很疑惑。自己区区得了二十万而已,是,这钱不该拿,但那也是没办法呀。

    自己是不许出警,但就是自己不说话,恐怕也没人出警吧。

    “宫书记,难道都是我的错?难道就我一个人错了,我是给他们打过了电话,说了些不该说的胡话。

    可是,即使我不说,他们也不会出警呀!我有责任,我承认,但是总不能让我全部承担吧?

    市局还是好的,你看看下面的区局。我为了保护市局不受到腐蚀,为了挽救更多的同志。

    我让他们三天两头请病假,让他们一个月只上十几天班。我不是不能向上级汇报,但我总要摸清大的方向,搞清楚局势吧。

    钱我一分没花,我等着这一天呢。请假的同志都是局里的精英。王市长,如果你想查,想打黑,请把他们叫回来。

    我、我走了,也算我最后为大家做了点贡献吧。我是个转业军人,我也有抱负,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李清说完竟对宫芳和王浩深深地一鞠躬,然后凄楚的向门口走去。王浩看着李清给他的笔记本,正看到市局的请假名单。

    二十多个人,全是干部,竟然都是局里各行的骨干与责任领导。这么多的干部,无事不上班,为什么?

    难道说警察局真的闲到了没事可做,上班只能抽烟喝水?难道说牡丹市就没案子可办,警察的工作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非也,非也!情势恰恰相反。

    “你站住!”

    王浩说完,从自己的办工桌前走了出来。走向了站住了身子的李清,伸出手来和满眼泪水的李清紧紧地握着。

    随后半抱住李清的肩膀,用力拍了拍他的后背。

    四十多岁的李清唏嘘不已,竟然哭的一塌糊涂。

    “你看懂了?你明白了?”

    “我明白了,明白了,李哥啊!你用心良苦呀!”

    一声李哥让李清心神激荡,沉默了好久。不想他娘娘腔的嗓音突然变了,变得粗犷豪放,哈哈大笑。

    随即从身上掏出个小塑料袋,里面是本纯黑的封皮证件,小心的递于王浩的手中。

    “上级命令我来牡丹,那是五年以前了。我刚接到命令,让我配合你打黑除恶。王市长,对不起,请原谅我对你的试探。

    做完这些工作我就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五年没回家了,也不知道她们都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王浩看着这本精黑色嵌着国徽的证件,只感觉双手发热。那闪闪的国徽,那金色的光环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夺目。

    原来上面早就意识到了牡丹市问题的严重性,早已有了打算。可怜这位公安部的同志,身居牡丹五年呀。

    五年来的摸索,五年来的暗中侦查。

    “李科长,难到我们牡丹市会存在有危害到国家安全的恐怖份子在活动?”

    李清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

    “不能说的这么严重,他们有迹象和邪恶势力联系过。不过现在根据我们的暗中调查来看,暂时还没有形成合作。

    也许是某些人突然一夜暴富,不需要联系与合作了吧。他的实力已经能和那些邪恶势力相媲美。

    由不得我们不重视,不小心呀!”

    打黑,必需要由市里主持,由市里出面,但是决不能现在开始。现在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局面,一定不能破坏了。

    否则人人恐慌,个个犹如惊弓之鸟,恐怕不但路修不起来,什么都得撩了摊子。

    “上面的意思是现在开始?”

    李清马上意识到了王浩的意思,于是挺直了身子,认真的说。

    “宫书记,王市长,你们放心,上级的意思是要我紧密的听从你们的安排。我绝不会耽误你们的工作,这点请你们放心。”

    “好!李科长,既然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并且一定和你很好地配合,把这些害群之马们绳之于法。

    绝不会手软,也不会包庇。天亮了,走吧,我们一起去吃点早饭如何?”

    宫芳从王浩手中接过那本纯黑色的证件。认真地看了半天,看完后直接还给了李清。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怎么也没有意识到。李清竟然隐藏的这么深,这么厉害,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是装出来的。

    这个公安部特别调查科的科长,会在牡丹市干了五年的公安局长。五年来他从没有认真地向功芳汇报过什么工作,说过什么题外话。

    看来自己这个书记做的真不到位呀,难道上面仅仅把自己当成了个摆设?

    宫芳萎靡的情绪让王浩和李清有些不自然,他们看出了宫芳的想法,看出了这个女市委书记那不得已的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