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50章 插翅虎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认真地看了看有些不开心的宫芳,感慨地说。

    “走吧!先吃饭,不知不觉天都亮了,吃完了饭我们去牡丹河周围转转。然后去牡丹以东,关于成立开发区,你一定要发挥你的作用呀!”

    宫芳仰起脸,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王浩。成立开发区,自己能发挥什么作用,好和坏还不都是你说了算?

    “你决定了就行,问我有用吗?”

    王浩一听宫芳这样说,无奈的笑了笑,简直向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说。

    “你是书记,你说呢?”

    虽然四月过去了不久,五一劳动节已经结束了,可是感觉今天早上的天气依旧有些凉爽。

    在食堂吃完早饭,李清便回局里了。宫芳上了王浩的沃尔沃,安得利娴熟的打着方向,一路向牡丹河驶去。

    安得利开着音乐广播,广播中先是几首无病,让人痛不欲生的歌曲,然后突然插播出一条消息。

    “寒流警报今天白天到夜间,我市将会迎来一次大范围的降水。

    未来三天,我市西南地区、郧县、漕现、牡丹中北部、及牡丹市中西部等地有中到大雨,局地暴雨。

    上述地区局部并伴有雷雨大风或冰雹等强对流天气。

    气象专家提醒,由于部分地区此次降水偏多,需特别注意防范地质灾害,同时加强防范爆雨大风、短时强降水及冰雹带来的不利影响。

    以上是最新的气象消息,欢迎大家继续收听我们的音乐频道、、、、、、”

    受到昨天半夜突然拉网的清剿,牡丹河畔一片寂静。好像是下过了一场大雪似得,整条大街上人迹全无,万般寂静,家家封门闭户。

    这里是一片低矮的临街门头房,大早晨的全部关门,就连个炊烟都看不见,只有路边的野狗吐着血红的舌头,到处寻觅着什么吃食。

    三人转了一圈,刚想上车,就见个精壮的汉子,头上披着麻,腰间缠着白布。急匆匆的从远处跑到了一家门市里面。

    王浩疑惑的向里望去,但见这唯一敞着大门的门市内,停靠着一副大红棺材。四周围满了人,地上墙上到处都是一嘟噜、一嘟噜的白色岁数纸。

    王浩不禁明白了,这家有老人过世。

    摇头叹了口气,刚想离开,却不料一辆接一辆的摩托车,轿车,面包车,接连不停的向这里驶来。下车的人都步履急切,一脸严肃。

    他不仅对安得利使了个眼色,安得利急忙回到车中,147将车悄无声息的开走了。王浩看了眼已经换上职业套装的宫芳,满意的点了点头。

    “还是你有远见,要是穿着昨晚那一套,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宫芳瞪了王浩一眼,仰起头说。

    “休息是休息的时间,工作是工作。不过你说是我昨天的那身衣服好看呢,还是我现在的这身好看?”

    王浩张嘴便说。

    “当然是今天的好看,我只是今天见过你,昨天诶没见过。”

    宫芳一听王浩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本想作势要打,一看王浩那摸样,不禁乐了,拳头伸手变成兰花指,在王浩的身上戳了一下。

    “你就是个人精,算了,说不过你,我觉得这事有些奇怪,你看这些人,给我的感觉都不是正儿八经的人。”

    王浩点了点头,做出了个噤声的动作,没回话,宫芳也就闭上了嘴。不过心里还是小有兴奋的感叹

    他说我今天的衣服好看,那就是说我穿着那套米黄色的连衣裙和这身套装都好看了。这小子,嘴还真甜。

    正想着,就看门市房门口已经挤满了人。先是一顿鞭炮、纸钱,然后就是丧乐手们吹吹打打的准备起棺。

    棺材刚出门口,就见一辆在牡丹市来说很是气派的日系蓝鸟,疯了一般的冲了过来。

    车的直愣冲撞,倒是吓停了想要出殡的队伍。车门开处小七煞那独特的光脑袋,便探出了头。

    “丫丫的作死!死都死了,还摆什么排场!都给我听好了,放下棺材,没事的赶紧滚一边去,把该给我的东西还了,你们再办事,否则别说我王七不通情面!”

    棺材抬起来了,按照牡丹市的规矩,不到墓地是绝对不能放下来的。究竟为什么,还真不好说。

    要说这棺材里面躺着的主,真有些来头。其实来头还不小,认真讲起来,隐隐能和小七煞平起平坐的意思。

    其实也是个地下人物,人送外号插翅虎。

    只是插翅虎这只假老虎,昨天晚上被人卸了翅膀(砍下了双臂),没能再飞起来。听说当时就死了,等送到医院的时候,人早就没气了。

    插翅虎的去世,意味着一代枭雄般的人物,在这个古老的武术之乡的沉没。认真地算算,他们这一茬会武术的,还真所剩无几。

    其实不知道内情的,都在心中暗骂王七的过份。不管插翅虎与你王七有什么恩怨,人死为大,怎么也得让人入土不是。

    这些人其实多少都是插翅虎的后人与弟子,不是弟子也是跟着插翅虎讨生活的。这要算起来,都有不少劣迹。

    就没有熊茬子,虽然知道王七不好惹,小七煞不能惹。但是由于悲愤和对王七拦棺的仇视,再加上人多,几个有些本事的便开始嚷了起来。

    “我靠你妈王七,不要给脸不要脸。挡我师傅、”

    话没说完,就听‘嘭’的一声炸响,王七竟然把玩着自己手中的一把六四,很是嚣张的把嘴角的烟往地上一吐。

    随后枪口一抬,对着说话的那个人,比划着开枪的动作。

    “我王七不管那么多,我只知道插翅虎欠我一千多万。给,今天就能埋!不给,就给我抬回去。

    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好讲的。我王小七办事,大家都知道,别说我给你们脸,你们都不给我兜着!”

    插翅虎的人品要比王七好的多得多,最起码插翅虎有家有业,有房子有地。

    在这牡丹河畔的周边,在这方圆几里的地方,其实大多数都是插翅虎的私人产业。插翅虎没死之时和王七的关系还不错。

    两个人基本上三天两头就会一起去喝点酒,切磋一下武功。至于谁胜谁负,还真不知道。

    因为两个人切磋的时候,总是会避开所有的人。

    还一般不会在牡丹市的市区内进行切磋,总会开车跑到郊区或是农村的某处山中进行较量,打完后回来又都不见伤。

    别人问时两人都不说结果,只是摇头嬉笑,能搪塞那绝对会搪塞过去。所以直到今天,插翅虎人都走了,大家也不知道究竟两人谁厉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