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53章 火速支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死者为尊,死者为大!这是不顾及在场的所有人的感受,对于这百十号社会小哥们的漠视!

    人都是有尊严的,这些人更讲究脸面。大嫂在灵柩前被污,这要是传了出去,这些人还怎么混?

    不被人笑掉大牙就怪了!

    肯定大家会说,谁谁谁跟着那谁混,人家都欺负到了头顶上了,站在他头上撒尿,他连个屁都不敢放。

    这一句话就行了,以后谁还敢找他们办事?谁还能瞧得起这帮人!

    面对这些随身抽出了砍刀,向自己跑来的小混混们。王七动也不动,只是慢慢的把手伸到了自己的腰间,却依然矮身抱着小家碧玉。

    小家碧玉很怕王七,被王七抱着不禁浑身颤抖。她的心中有种快要憩息了的感觉,感觉全身无力,吓得面色苍白。

    就连嘴唇也慢慢地失去了血色,面目煞白,没等后面的小弟们冲上来,小家碧玉竟然两眼一瞪,生生的给吓晕了。

    她怕!真的怕!

    当王七抱住她时,他就感觉王七要抢自己走。感觉王七会把她往死里揉搓,怎么都要和她算算总账。

    问问她这些年为什么要背叛他,问问她为什么要移情别恋。她怕,她从自己丈夫身上的伤,早已见识到了王七的阴狠于毒辣!

    王七生气了,小家碧玉晕了,还是晕在自己的脚下,就那么萎靡了下去,瘫倒在自己的脚边,像个死人。

    为什么?为什么?

    王七大吼一声!

    “究竟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

    王七的一声吼,是那么的威严,是那么的气势不凡!就见他头上的发丝耸直,怒眼环睁,一声力吼竟引来一声春雷!

    雷声轰轰烈烈,震的拿着刀要冲上前来的小弟们不由得顿了一下脚步,身形刚停,却给了王七机会。

    王七抽出了枪,毫不犹豫的对着冲在最前面的人就是一枪。

    枪响了,不是一声,而是两声,让人疑惑的是,倒下去的不是插翅虎的小弟,竟然是王七!

    王浩在安得利的保护下,在宫芳的跟随下,慢慢的走到了王七的面前。

    伸手在王七的脸上拍了拍,再转身一看。死一般的沉寂,身后鸦雀无声,每个人的身边都站着两位警察。

    警察也不客气,咔嚓咔嚓的给这些送葬的,持刀的带上了手铐。

    还是王清冠反映的最快,他疾步上前,走到宫芳与王浩身边,竟然舔着脸笑了笑。

    “哎呀!宫书记,王市长,怎么你们也来了?哎!这帮兔崽子们,我阻止不了呀。还好我报了警,还好,还好。”

    王浩愣了一下,这慌撒的,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呀。

    “你报的警?报给谁了?人呢?”

    王清冠急忙四下里看了看,竟然随手往前方一指,王浩疑惑的随势看去。就见一辆早已破的不像样了的普桑,像拖拉机一般的开了过来。

    刚停下,车门开处就见袁飞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对着王浩赶紧叫了一声王市长,然后又对着王清冠说。

    “王部长,车,车不利落,耽误了,耽误了!请您原谅!”

    王清冠很是一个自信,很是一个大气的挥了挥手!

    “这个吗!怨不得你们!你看,人家比你们来的早吗!你这车呀,该向王市长打个申请换一辆了。

    警车跑起来和个拖拉机似得,能不耽误事,要不是宫书记与王市长到的及时,恐怕我这条老命,今儿个就得交代在这些小兔崽子们的手里了。”

    王清冠说的冠冕堂皇,说的神采飞扬。好像他就是那独闯敌营,凭借自己的三寸不乱之舌力主劝降,摆平敌营主帅的说客一般。

    王清冠的话声刚落,王浩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接起来就听到里面一阵吵杂的纷乱吵闹声。

    “王市长,您在哪?麻烦了,出了大事了。泰和庄的道路拓宽拆迁工作,进行不下去了!

    一些拆迁户干脆躺在挖掘机前,还都是老人,八九十岁的老人,我们连拉也不敢拉呀。

    现在我们已经被村民们包围了,被包围了!过来的警察们也被包围了。我怕出事呀,我告诉带队的民警方国政绝对不允许开枪。

    可这小子不听呀,向天放了两枪了。群众们被惹恼了,干脆把警车给推翻了,还要点火!看样子想把我们活活的烧死在里面呀!”

    电话中赵帆的声音急切而带着哭腔,他负责的市区、泰和庄段的道路翻修工程,看来阻力不小。

    王浩赶紧指示安得利开车,同时指示公安局长李清和市武警支队紧急联系,请求火速支援。

    市委将整个道路的修建工程硬性的定为国庆献礼工程,现在拆迁受阻,进不去出不来的,并且引发了群体事件,警察们还开了枪。

    这事无论如何都要好好的处理,稍有不慎就可能全局崩溃。牡丹市的市民争强好胜,好斗之风狠烈,如若不然,真有可能引发小规模的流血冲突。

    工程耽搁不起,可自己的承诺更耽误不起!全力打造一个新牡丹,摆脱全省倒数第二的帽子,容不得半点拖拉呀!

    王浩打完电话皱了皱眉头,这些市民们真是懒惯了。说好的拆迁费怎么能变卦?太不像话了,成天不干活懒散惯了。

    以失去家园为理由,敲市政府的竹杠,看来对民众的素质教育绝不能放松,一定要痛下决心来整治了。

    “把王七给我抓起来,他没事,我那是麻醉枪,先关起来,等候处理!”

    王浩说完转身上了车,宫芳是修路工程的总指挥长,也要跟着去,却被王浩阻止了。

    王浩现在不了解情况,只知道现场一定很凶险,一个女人,王浩不想给自己增加负担。

    没想到宫芳生气的自己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王浩只能摇头苦笑,当着这么多的民警和社会小哥们,王浩怎么也不能和宫芳发生争执。

    车子在阴云密布的牡丹市内穿行,王浩的心上下漂浮,怎么都感觉自己像那挣扎在海面上、波浪中的一叶扁舟。

    扁舟随着波浪上下起伏,左冲右突。而牡丹市道路的颠簸不堪,正应了王浩心中的巨浪,他的心也瞬间阴霾阵阵,上下起伏的翻飞着。

    这么大的城市,也许是天色的原因吧。路上竟不见一个行人。整条大路上只有辆车在跑,这叫一个宽敞,这叫一个无限制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