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55章 难道都傻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让李鬼来施工,其实就是想以暴制暴,以力抗力。让绝对实力的李鬼能利用他的手段,把路暂时修整一下。

    难道王浩就是弄不来资金?就是搞不到捐款?非也!即使搞不到投资与捐款,王浩还能搞到贷款。

    路修好了,一样可以建收费站,收费还贷。对于王浩来说,这是绝对的下下之策,王浩不打算使用而已!

    再有就是修路的问题,恰恰发生在牡丹河畔的事件之后!

    王浩不由得奇怪,自己刚刚用麻醉枪击倒了王七,这边修路的问题就引爆了,并且还起了争执。

    群众们不但掀翻了警车,警察还敢不听命令擅自开枪?

    难道真有那不要命了的群众?真有那敢无视国家法纪的狂暴村民?真有那敢拼了这身警服我不要了的带队领导?

    他傻?他也傻?你傻?我也傻?都傻!

    王浩走在最前面,安得利紧随在王浩身侧半米之内。宫芳坐在车147中,她被王浩的吼声吓怕了。

    “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在这坐着,我不想你出事!”

    吼完王浩推门便下了车,就那么赤手空拳的向村民们走去。

    现场的情形愈演愈烈,泰和庄的村民们手持粪耙、铁锨,里三层外三层的把赵帆和警察们围得水泄不通。

    就连市政道路修建工程公司的挖掘机和推土机上也站满了人。

    “乡亲们!乡亲们!大家好!大家好呀!我是王浩,是牡丹市的市长。这是怎么回事呀,有意见和我说说,我给大家解决吗!

    都转过身吗!对,转过来,我们来个现场会议。我前几天来过,大家不会把我忘了吧!

    我说过,只要你们需要我,只要你们谁遇到了困难,可以随时找我,我马上就会到!有什么困难和我说吧,打人掀翻警车可是不允许的。

    你给我闭嘴,法是法,情是情,问题是问题!我的话没有说完,还轮不到你说。我再次问问大家,补偿款足额足户的发放完了吗?”

    王浩恩威兼施的开场白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小伙子打断了。可惜王浩没给他机会,马上阻止了小伙子的叫嚣。

    处理群众事件,就是要按自己预想的思路走,慢慢的引导群众,对他们动之以理、晓之以情。

    一定要让自己占据上风,无论是在气势上,还是在语言表达上,都要胜他们一筹才有可能把事情圆满的解决。

    否则,你开口没说两句话,那就会被群众的吼声,被他们的怒火湮灭,更有可能使他们感觉你无能,好欺负,从而一发不可收拾,引发暴力流血冲突。

    现场的多是壮年男女,老人都在挖掘机与铲车下面躺着呢。听王浩说完,人群便炸了。

    “你是个骗子!什么市长,你个混官!给钱,钱在哪呢?在哪呢?不给钱你们就想拆迁?拆了你让我们住哪?住大街上?”

    “我告诉你,你们这群狗官!不给钱,就让那大爪子车从我身上压过去。我们不怕你,市长!好大的官呀!我们这里祖上一品大员都来过,来过十几个!”

    “就是,装什么大尾巴狼,拿大奶子吓唬小孩,以为爷爷没见过?”

    噗!

    王浩有些晕了!

    和这些没文化,没素质的野蛮村民们对话,使他感觉头痛。但是钱竟然没到位,钱没发?

    一个亿的捐款不是拨给李鬼了吗?市财政局还派了财务小组,亲自为李鬼解决其他的赊欠款问题。

    李鬼!那是说曹操,曹操到呀!这个曹操可不是漕现的曹操,漕现那位正在牢里交代问题呢。

    就见李鬼带着百十个精壮的社会汉子,一个个开胸坦怀得,光着膀子,刺龙画虎的向这边跑来。

    人没到,吼声四起。

    “草泥马的我让你给大爷我上眼药,泰和庄是不想在牡丹市存活下去了!”

    “弟兄们,挡鬼哥上进的路,咱们平了这群猪狗!”

    哄!

    王浩的头都大了,对面泰和庄的村民们也紧张起来,纷纷举起了他们手里的粪耙铁锹,准备以死相拼。

    对于李鬼,村民们是惧怕的,特别是现在官匪一气的情形之下!

    “流氓!官匪一家!我们没活路了,大家拼了吧!”

    “住手!放肆!王市长在此,我看谁敢胡来!”

    安得利一声大吼,那身如铁塔般的身子,威风凛凛的站立在群众与匪徒之间。顺手一抓,就见一个手举着片刀的小混混随势而起。

    被安得利轮了几个圈,呼呼的带着风声抛出去了十几米远,方才落地滚了七八个滚,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如同死了一般。

    这一手露的漂亮,现场顿时一片死寂。

    静!出奇的静!

    只有那天空低低的云彩,只有那旁边新吐出嫩芽的枝条,向人民宣示着这是人间,不是地狱!

    王浩今天总感觉要出事,也许是和天气有关吧。天气阴沉,气压就低,就像有口闷气憋在胸前怎么也吐漏不出来。

    他有些焦躁,大吼一声。

    “李鬼!怎么回事?你还敢动刀?钱款为什么没有发放?难道你想私吞不成?”

    李鬼应声走上前来,对王浩略微的一鞠躬,身形有些低媚的说。

    “哎呀!王市长呀!这些刁民闹事,实在是我的不是。还请王市长海涵呀!钱吗,不是不发,实在有些打不开呀!

    材料!土石方!石子、沙子!哪一项不得要钱,那一点能少了。就是不全给,也得先预付一点不是吗?

    怎么说他们也得有使费,有消耗吧,也得吃饭,也得加油付运费不是!我都给垫付运费了。

    实在是打不开点了,市里才给了我三千万,那一转手就没了,我的人,你看看,你看看兄弟们,面黄肌瘦呀,那是一分钱没看见呀。

    不但白干活,还自己倒贴着油钱上班。你也知道,这些小子们张狂惯了,出门就打车呀,我让他们骑自行车,他们和我说宁愿意走着走,也丢不起那人!”

    王浩心思一转,哈哈笑着说。

    “李鬼呀,你可真是个鬼精明。这事还真怨不得你。但是你是怎么领导他们的,怎么教导他们的?

    拿着刀子来干什么?难道砍人不成?我也没让你发补贴款,只是让你丈量个数字,上报给道路修建公司。

    然后市里统一发放,怎么你的最新数据还没报上来呀。我听说赵市长的人丈量的数字和你的对不上号呀,差了不止一截呀,究竟是什么原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