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62 章 桃花开幽谷地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琢磨了再三,宫芳使劲的咬了咬牙,一跺脚,洗了洗身子。

    就那么把一字裙套到了身上,将自己的小内裤丢进小盆中,走出了洗手间。

    看到王浩依旧坐在沙发上喝茶,宫芳的脸不禁又变红了。

    那茶叶是自己一片片含下来的,而现在的自己下身镂空,轻飘飘的只有个一字裙。作为一个未经人事的女子,宫芳真的好羞涩。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王浩身前的,鬼使神差的就那么走了过去。

    开着得窗户,一阵清风微袭,使宫芳觉得自己的下体凉瘦瘦的,说不出来的别扭与委屈。

    无奈她远离王浩,不敢坐到王浩的对面,只能坐在他的身侧。可是这样一来,宫芳总感觉到自己会给王浩一个错觉。

    那就是刚刚抓了他那个地方,被他笑话,这时又主动靠近他,坐在他身边,那么他会不会误会,会不会认为自己轻薄?

    怎么说宫芳都是个大家闺秀,都是个清丽的高贵女子。她有着自己的特殊的尊严与处事法则。

    试想一个靓丽的美眉,不穿内裤坐在一个自己喜欢,想要追求的男子身边。而这个男人是那么的优秀,是那么的显贵。

    紧张只能让她无以复加!

    王浩并没有感觉出宫芳的紧张,没有任何变化的品着茶。他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的情况。

    王浩不敢起身,不敢站起来,更不敢直视宫芳的眼神。他的小弟弟硬的厉害,直挺挺的在他的腿中夹着。

    他相信,只要他现在一起身,那就会让他出丑,他的身下顿时会顶起一顶帐篷,帐篷将高高的耸立,异常耀眼!

    所以他只能喝茶,一杯接一杯。只能低着头,不敢随便看,他怕自己的感官继续接受强烈的刺激,继续被美得出奇的宫芳诱惑。

    她是那么的成熟,就像那熟透了的桃子。更像一个红苹果,华贵端庄,靓丽耀眼,很想让人使劲的咬上一口。

    可是低头何处啊!

    低着头装作思考,装作品茶!

    眼神却不由自主的顺着宫芳那抬起的腿,叠压在一起的光泽如玉般的小腿,袭向那更加诱人的大腿。

    慢慢的偷偷地向那已经散开的一字裙摆里滑进去!

    想看个究竟,想探个明白,不过的确看不见什么。

    宫芳本就很紧张,里面全空,只能紧紧地一腿压着一腿,装作大方的巧妙地遮掩。

    可偏偏女人对于男人的目光是那么的敏感,是那么的有所警觉,她强烈的感觉到了一丝炙热的目光。

    那目光如火如电的袭向自己那玉体玲珑的美腿。那目光是那么的火辣,那么的肆无忌惮!

    仿佛早已穿透了她的一字裙摆,透过她的裙子,看到了自己里面的芳草凄凄、还有那一片深谷高峦!

    那里正小溪流水,水漫金山!

    莫名的!

    奇妙的感觉!

    是那么的让人禁不住胡思乱想,禁不住越遮越乱!

    自己越是夹紧,越是紧紧地夹住双腿,越是感觉下身的湿润越盛,竟然隐隐的有要溢出而流的感觉!

    宫芳赶紧伸手,慌里慌张的,忙不迭的,一下子把自已的裙摆绕了一圈,顿时把那一双浑圆性感的大腿,裹得严严实实。

    让王浩休想再瞧见里面的一分一毫!

    同时她旖旎的轻哼一声,很是羞涩的、气愤地看向王浩。

    “哼!小淫贼!贼眉鼠眼的再敢乱看,小心我挖了你的眼睛!”

    王浩赶紧咽下自己的那口茶水,其实水喝到嘴里,刚才根本就没顾得上往下咽。

    “老鼠?怎么会,这是办公室呀,还这么高的楼层。奇怪了,你告诉我在哪里我去抓来做个试验!”

    而王浩刚来牡丹,根本不知道牡丹市的土语。在牡丹市,讲小老鼠,其实就是讲贼,还特指淫贼,采花贼!

    这还得归功于牡丹市的好汉们,归功于水泊梁山的一百单八将!

    一百单八将里的武二郎力擒采花淫贼千古流芳!擒的还是西门庆,捉到的还是自己的嫂嫂潘金莲。

    王浩话一出口,宫芳立刻给想歪了,自已骂的贼眉鼠眼,说的明明就是王浩。而他反而要说去抓老鼠做实验,那不是要和自己做实验?

    做实验什么意思,都是大龄男女,还是孤男寡女。宫芳面如桃花,一伸手就锤向王浩,口中吐气如兰,生气的骂道。

    “你、我恨死你了,我打死你这只大色狼!你、你、没人性,你讨厌,我恨你,就知道欺负我!”

    王浩皱了皱眉头。

    “什么?又打?大色狼,我说,美女,不会吧,我们不知道谁比谁色,是谁伸手便抓人家那个地方,哈哈哈,怎么了,你怎么了?”

    让王浩没想到,宫芳轻锤了王浩一下,竟然就那么作势趴在了王浩的怀中,开始轻轻地哭泣。

    一个女人,一个身居高位的女子。她有着太多的无奈和委屈,更何况现在还把自己逼到了如此的境地,竟然下体空空的坐在王浩身边,任凭他的取笑!

    宫芳委屈之极,也顾不上羞辱与激愤!她哭了,就那么趴在自己暗恋已久的男人怀中,轻轻地哭泣着!

    王浩愣了一下,他被宫芳哭的有些莫名其妙,她哭什么?我并没有做什么呀,难道我应该做点什么?

    她在怨我没有对她上下其手,怨我不懂得赏花惜玉?

    罢了,罢了!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呀。

    想到这里,加上自己的忍耐即将达到了极限。

    被宫芳无端的一趴,那紧耸的胸压在自己的腿上,更令只穿着单薄衣裤的王浩情不自禁。

    他有些拘束,有些紧张的将宫芳环在胸前,轻轻地拍着美人的后背。而此时此刻,宫芳侧身趴在王浩怀中。

    那一字裙更加紧绷,不由得轻轻上翻,只一下,只一瞥,顿时让王浩血脉喷张,只感觉体内热血翻滚,如同滚滚的沸水般不能停歇。

    一片雪白!

    一片粉白!

    白中一抹凸起的两处高原就那么侵袭着王浩的双眼,那么的让他疯狂,让他鼻血喷涌!

    由于一字裙的紧绷,随势而上,不仅是宫芳的大腿露出,还露出了她那娇媚浑圆的臀部,在那浑圆的双臀深处,是一抹更加亮丽的风景。

    那里一定是山花烂漫、芳草萋萋鹦鹉洲!人间四月桃花开、水泽涟涟幽谷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