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66章 三轮拍案惊奇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无怪乎他的眼神会奇怪,会闪烁不定,会心思模糊。

    无怪乎他看自己的目光怪怪的,不敢直视自己,面上还带着不屑于疑问。

    他一定是误会了,他一定是在想我是个不良的女官,在想我是靠身体上位,想我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现下少数的女官员,女领导不都是这样吗?好死不死的,这还让自己根本无法解释,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向他说明。

    我要怎么说?怎么解释?难道说我抓住了你的那个小鸡鸡,我兴奋了,我情不自禁的湿了下身。

    望着镜中自己那半裸的屁股,望着镜中那白洁无暇的肌肤。宫芳哭的梨花带雨,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自己欣赏着,爱惜的抚摸着自己的玉体,无奈的一头钻进小被窝中蒙着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王浩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思量了半天。总觉得不对劲,具体什么地方不对劲,他却说不上来。

    想了半天也没个头绪,其实是王浩潜意识里就不相信宫芳是那种靠身体上位的女人。

    因为宫芳给他的感觉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想要和她交际搭边就得付出九牛二虎之力,甚至出了力人家也不搭理你的那种女人。

    她太高傲的,太清高了!

    清高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清高到让人望而却步!

    这样的女人是绝对不会放纵自己的,更不会出卖自己。她们把自己看的比什么都重要,除非你能征服的了她。

    而谁能征服的了她?王浩笑了,数一数自己周边的,放眼整个s省,乃至整个z国!

    王浩不相信,无论是自己认识的,或者是不认识的,听说过名字的。

    他相信,没人能征服得了这个女人,没有一个人能够打动她!

    因为王浩在遐想中明白了,他突然意识到也懂了的一个让他感到很头疼,也很棘手的问题。

    她想追他!

    这个女人傻了,她看到了自己那天和依胜雪胡来,还清楚得知道自己有不少女朋友。

    那么今天她这样做的目的不言而喻,她想要他,并且不能说出口,只能假装走光的吸引,其实内心中却是期待被自己抚慰!

    王浩突然起身,站起来大步的向门口走去。

    他想去看看她,想和她说清楚,说个明白,可是走到门口的脚步就那么止住了,不由自主的停歇了。

    去了说什么,怎么解释,怎么拒绝?王浩不由得开始徘徊,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来回的踱着脚步。

    他自言自语的腹诽着,心中既期盼拿下,又坚决地拒绝。矛盾,冲突!更何况他以向许薇保证,向许薇承诺过。

    许薇已经有将近四个月的身孕了,决不能惹她生气,绝对不能。

    王浩挠了挠头,回忆着刚才与宫芳的一点一滴,一拍脑袋,抓起了桌上的电话打向了宫芳的办公室。

    可是里面却传来小秘书那动听的声音。

    “王市长,非常对不起呀,宫书记不在办公室,刚刚出去了。我发现她,她好像不是很开心,并且让我转告你晚上她不能做饭了,只能改天请你吃小排了。”

    “啊!你确定?她真的出去了?你为什么不陪着?你这秘书怎么做的?”

    小秘书被王浩一训,顿时有些底气不足的说。

    “这,这个,书记她,她好像哭过,说,说,她想回bj市,想回家看看。她回家收拾东西了,不让我跟着。”

    王浩心中一愣,急忙装作若无其事的说。

    “啊,看来是想家了,我知道了。也要双休了,她和我说过,五月了吗,到母亲节了,那就这样吧,再见!”

    王浩说完把电话叩上,起身便向外面走去。走出市政府好远,也没见一辆出租车,真是郁闷,这地方还真麻烦。

    正在他有些焦急的时候,身边停下了一辆摩托三轮改造的黑出租。

    “小伙子,坐车不?去哪?”

    “啊!大爷,你能把我送到牡丹河畔吗?”

    大爷看了王浩一眼,点了点头。

    “五块钱,上来吧!”

    王浩赶紧上车,三轮一路颠簸着就往前跑。

    “小伙子,不是本地人吧?”

    “嗯,到这边来看看,听说牡丹花好,可惜没看到。”

    大爷骑着车回头看了王浩一眼,这还真是个棒槌。

    “你这个孩子,牡丹四月就开花,这都五月了。不过花依旧会有,只不过不是盛花期,我和你说呀小伙子。

    牡丹市各大牡丹园的花期都不尽相同,比如说大牡丹圆的花期比较早,4月初就开花了。

    但是谢的也早,下旬就不行了,省培育基地花期适中,国家培育基地花期较晚,还有,我们牡丹河的源头,牡丹湖畔南部山上有高山牡丹。

    那里的牡丹5月初还是有花的,就是太远了。如果你专门来看牡丹还是4月中旬最好,正是盛开季节,而且适逢世界各地的友人们来赏花,很热闹的。”

    王浩听完,感叹的说。

    “大爷,你说的外国友人我怎么没看到呀,好像市里也没举办过什么活动吧?”

    老大爷减了减油门,长叹一声,感叹万分地说。

    “那些王八羔子,还指望他们。牡丹市世风日下呀,一个女人坐天下,迟早是要垮台的!

    不要说搞些什么活动,就是想搞也搞不成。我听说新来了个市长,倒是很有能力,上来就给我们修路,还as发动老百姓积极参与。

    工资当天就发呀!不错,真不错,这样我们还有点盼头。只是听说把工程包给了大地包厉鬼,那就不知道是为什么了。

    兴许拿了不少好处呀,只是还没传出风声。哎!什么东西,就没一个好官,好好地工程,怎么能交给那个王八蛋!

    前天我还去看了看,这个社会大哥还真有一套。亲自坐镇指挥修路,倒没敢偷工减料,听说还往里面垫钱。

    市里没给钱,也不知道是真的是假的。总之我不看好呀,不是个好苗头!小伙子,外国友人怎么会和我们市政府打交道。

    都私下里和政府官员打交道呢!那钱都进了私人的口袋了,怎么能轮到我们普通老百姓,你呀,还是年轻啊呀!

    算了,我也不说了,说多了生事。活了这么大年纪了,我也看开了。不该管的你就是想管,也得有那个能力不是。”

    哈哈哈哈!

    老大爷说完自嘲的哈哈大笑,又加起了油门,三轮车便卯足了劲向前跑着。

    王浩傻了,真的有些傻了。

    自己就是个大傻逼呀!

    牡丹之乡啊,牡丹之乡!远来的客人,送银子的主都被人领到自己家里去了,他这个大家长还被蒙在鼓里。

    干部们搂钱都到了这种地步,还怎么能顾及到百姓生活,还怎么能想着工作,想着国家,想着身上肩负的使命与责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