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67章 上来抱抱我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默默的想着,信步使然,阴霾的天空厚重的乌云带来重重压力,使他突然感觉在苍茫的天地之间,是这么的悲凄而无助。

    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困扰自己,什么样的境遇让自己如此的困惑?

    或许让他感觉真正要飘雨的是自己的内心深处,心总在愁云密布时落寞地哭泣。

    他为了牡丹呕心沥血,他为了艰苦的征程煞费苦心。

    可是还是有这么多人的不理解,还是有三轮老汉的嘲讽。让车停在河畔,王浩付了五元的车资,漠然的随着牡丹河畔向前走去。

    天上的云越来越低,心情越来越压抑。一个人游荡在这牡丹唯一的河畔,王浩的心落寞而无奈。

    他好像没有焦点,没有方向,由着感觉,信步前行。

    依旧是哪个突兀的平房,依旧是哪个曾经的院落。

    王浩不禁有些不解,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怎样排除那漫漫长夜的落寞,怎么驱除孤单,怎么打发恐寂?

    看看刚刚离去的车辙,王浩悲催的长叹一声。瞧见四下无人,一个纵身高飞而起。可怜这高高的院墙,怎能阻挡有心人的侵袭。

    思绪还在飘远,宫芳依旧在哭泣。她不能向他去解释,不能向他去叙说。王浩看着门口那大大的福字,便想起第一次到这里的经历。

    只这一个福字,就能看清这个女人。她的心思怎么会这么简单,怎么会这么肤浅?

    这绝对不是宫芳,绝对不是他内心中真正地表达,即使她想去勾引,去撩拨王浩,也绝对不会是在办公室中,不会那么的轻易那么的让你不解。

    王浩明白了,他误解了宫芳,宫芳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更不是那种轻147浮的女子。怎么说怎么想,王浩却无法解释她空空的下体,无法解释为什么会是那样的旖旎。

    心之所示,情之所伤!

    走向正屋的门口,便听到里面低低的哀鸣。

    声音是那样的哀怨,是那么的忧伤,如夜间山野孤零零的庙宇传来的凄鸣,使人不禁感叹,哭泣者承受着多么深的幽怨。

    门没锁,王浩径直入内,宫芳却没有发觉。萧瑟的躲在被中,依旧蒙着被子在沉沉的哭泣。

    王浩也不禁凄然,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会让她有着仿佛无尽的伤悲。

    无论是家庭还是事业,无论是物质还是生活。她比任何人都强上百倍,比任何人都胜出太多。

    富者也有着忧伤!

    这个世界给与你的都是公平,让你享受了物质的丰盛,只能在精神上给与你更多的不如意。

    你喜欢精神的创伤,还是物质的贫乏!

    苦累永远伴随着我们,无论是精神或是物质!

    王浩不知道如何去抚慰,无何去寂寥她那多年的忧伤。

    心思一动,转而坐在了宫芳的床畔,发出他那特有的、具有着无限诱惑与魅力的磁音。

    “你是书记,组长必须要你来做。我做副组长,找你商量,你不在,我只能来这里。”

    宫芳大惊,身子一趄,半爬起身。看到了床头的王浩,宫芳紧张的心突然平缓了。是他,是他我有何惧怕!

    她忘记了他是怎么来的,忘记了为什么会来到他的身前。只感觉一切是那么的坦然,好像他的到来是理所当然。

    就像回家!

    “浩,你来了,还需要谦让吗,这个组长由你来当,我宁愿在身后为你保驾护航。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需要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

    即使从长效机制的角度考虑,从完整的计划来安排,我看有必要成立一个指挥部。我就是政委,你就是军事指挥长官。

    其他的都是你的团长、连长、排长,乃至士兵。你做就是了,何必还要谦让?”

    王浩委婉地苦笑,轻轻地拢了拢宫芳那有些零乱的秀发,认真的说。

    “我来是想问你一件事,一件我很不理解的事!

    宫芳的心莫名的一阵悸动,莫名的一丝惆怅。

    “该来的还要来,该问的还要问。我不想解释你今天上午看到的,我无法解释,当我、当我、”

    王浩把手只轻轻地压在宫芳的唇畔,声音笃定地说。

    “我知道,你不必解释。这次的活动为什么没有纪委?没有马书记的参加?还有宣传部、组织部、政法委?

    市两办和一些相关市直单位也应该掺于进来吧!我想要的是全市总动员,要的是高态施压,就是一种绝对的高压态势。”

    宫芳凄婉的一笑,摇了摇头。

    “市里全面打黑,他们怎么会不参与。只是我,我上午和你说的时间没有那么具体,没有那么的完善。

    作为成员单位,就是人事变了,组织还在。这样就始终保持一种高压态势,对扰乱社会秩序的犯罪分子露头就打,决不手软。

    涉及干部的,由纪委和组织人事部门处理,违法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你总不会认为我也被腐蚀了吧,我也堕入其中?

    其实我是被腐蚀了,只是腐蚀我的人,我无法确认,也找不到,也许命运就不会让我找到,哪怕他就在我的面前。

    世界上有一种最大的无奈,那就是你明明拥有,你明明知道见过,其实心中还在妄想,还在期盼,还在等待!

    那么是无力也好,憔悴也罢,痛苦也好,失望也好,哪怕会一场梦,一场无端的负累,也会去追寻,也会去希翼!”

    她在说什么,王浩不尽明白,只是感觉到了一种决心,一种不屈不饶的信心,还有一种配合,一种绝对的支持。

    她的决心如此之大,她让纪委、组织部参与,摆明着就要动干部,这样也好,如果不下定决心,以铁的手腕来抓,恐怕还是事倍功半。

    那么动干部,自己是否需要早作准备?目前的态势,如果一抓到底,如果大网深拉,怕是牡丹市一夜之间就会陷入到半瘫的境地。

    “你的的意思我明白,但是我抓落实的同时,你也要考虑人事的安排。现在如果深挖深究,我怕我们市吃不开,我怕?”

    不想宫芳笑了,呵呵笑着打断了王浩的顾虑。

    “你放心,不论何时,不论什么时间,我们的储备干部资源都是充裕的。想当官,想升官,想往上爬得多了。

    你怎么还是这么不开窍,怎么这么傻。浩,你上来好吗,你能上来抱抱我吗?我不想和你谈工作!现在不想,我不想谈,什么也不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