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68章 女上男下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一听宫芳这么说,王浩的心里就是一阵莫名其妙的躁动,宫芳的年轻美艳,是王浩坚决所要抵制的。

    她今年不到三十岁,细算也就比王浩大三岁。可是按照年岁来说,是应该成家的了,但却偏偏一直至今小姑独处。

    市里大多数人都是不了解宫芳的,更不要说宫芳的详细身份。他们只是知道宫芳省里有人,身后之人还是省长冯岳泽。

    起初大家都在猜测,按说宫芳这么大的岁数,不结婚在外面来说有些说不过去。但是在官场中,那就不算什么了。

    女同志干事业,不要说岁数大了没结婚,就算一辈子不结婚的也不在少数。她们为了事业,为了工作,只能舍弃自己的青春年华。

    知道冯岳泽是宫芳的老师这一消息传出去之后,很多人立刻明白了,自作聪明的传开了。

    女弟子呀!关门女弟子!

    其他的话很多人不敢说,笑话,谁敢说,难道自己的官不想干了?

    尽管他们相互眼神示意也好,暗自悱恻也罢,关于宫芳与冯岳泽的关系猜想,也只能在自己心里面歪歪一下。

    还不敢歪的太大,这些人怕,真怕哪天自己一不小心,嘴秃噜了也好,说梦话也罢。把自己心中那点小想法吐露了出去。

    随便非议领导,还非议省委领导,这样的大帽子,可不是这些小副厅、正副处们能戴得起的。

    尽管谁都猜测着宫芳有可能是冯岳泽的小情人,有可能宫芳是借助着自己的身子上位的。

    但时间一长,这些人反而看淡了,想开了。加上目前笑贫不笑娼的思想观念使然,还有宫芳平时的为人处事。

    大家倒是有些佩服宫芳,佩服她的少年得志,佩服人家的年青有实力。

    怎么说王浩可是知道宫芳的真实来历,知道这个女人决不能随便的招惹。这是要付出代价的,弄不好,也许会引发出点什么争斗。

    姚家与许家其实根本就是一家,而姚李两家联合同时制约任家。剩下的只有居于中间派系的一些小家族代表,而宫家,就是这些代表中的一员。

    如果自己稍微不谨慎,惹怒了宫老爷子,吃了人家的孙女,还是唯一的孙女,王浩不敢想象,不敢想象自己会承受多么大的打击。

    而现在她的孙女正让自己抱着,是的,就是这么抱着,王浩只感觉自己的双臂僵硬,就连自己的身子也无端的像个木头。

    其实内心之中挣扎不已,胸前的宫芳,如同软玉入怀。是那么的柔然,那么的芳香,还是王浩所喜欢的青纯玉女,披肩长发。

    而宫芳更是惆怅满怀,她心中渴望已久,对于这个拥抱,对于这种被揽入怀的期待,宫芳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了。

    现在就是被他抱着,实实在在的被抱着。

    但是却被抱的这么理性,这么僵硬。他连自己的胸都不敢靠近,只是把他的手轻轻地环在自己的腹部。

    是我真的不够漂亮,还是我真的没有魅力。是我天天板着脸冷如冰霜,吓到了他,还是我就是没有女人味,不够吸引他?

    宫芳又哭了,眼泪一滴滴的落在了王浩的衣袖上。无声的哭泣,最能伤人,无声的眼泪也更加巨大。

    宫芳伤心欲绝,难道说自己牡丹市第一美人的传说是假的?难道说牡丹市那些道听途说的议论都是对她的奉承?

    大颗的眼泪不住的滴落在王浩的衣袖上。怎奈一件单薄的衬衣早就被浸透!

    王浩不是没感觉,他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怎么劝,该怎么说,该如何解决。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许薇不允许,那就是两家的争端!

    宫芳无声的哭泣,终于使她承受不住了,变成了幽怨转而痛不欲生的哀鸣。

    “你就这样决定了?哪怕抱着我也是这般的僵硬?难道我就不如一个开娱乐场所的小女人,就真的不如她放浪,没有她娇媚?”

    王浩只能紧了紧自己的手臂,却是依旧不说话。

    “浩,我不是引诱你,你误会我了,我是清白的。上午在办公室中,我不小心、不小心被你的那个、那个东西搁到了。

    我以为你裤兜中装着个什么东西,怕压坏了,所以、所以才会伸手去摸。

    但是,但是我从没有摸过、摸过那个东西。所以,我被吓到了。于是跑到洗手间,只是我在里面越想越紧张,越紧张就越想。

    我、我、我虽然不知道,没见过,但是电脑上总该有吧。我、我就那样湿了身子,在、在、所以,我、我没东西换,只能、”

    宫芳终究还是说不出口,话说了一半哭的稀里哗啦。王浩傻了,真的有些被感动,被震撼!

    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没经历过的女人。还是身居高位,高高在上的美女!

    她能向自己解释,能开口说出这样的话。这说明什么?说明她股注一振了。

    除非自己答应她,除非自己接受她。否者今天以后,两个人要么在一起,要么就是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

    还怎么再见面,还怎么相互搭配干工作?

    开玩笑!

    想起小秘书的话,王浩更加的徘徊。‘可能是书记想家了,她回去收拾东西,不让我陪,要回家’?

    这是什么意思,那不就明摆着宫芳不想再回牡丹市了吗?这一走,其实就是个借口,就是永远的逃避,一个交代!

    给两个人的交代!

    “我知道你的想法,知道你喜欢我。可是芳芳,你想过没有,我是要和许薇结婚的。而你又是宫家的人,你想过吗?

    如果我做出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不!要是我侵犯了你!哎!怎么说呢,我能说我也是喜欢你的吗?

    从见你的第一眼开始,从那次老鸦屯的邂逅。

    芳芳,只是我不能,我无时无刻不在坚决的阻止着自己,我在对自己说,不要,千万不要。

    你明白吗?

    我们的身份,我们双方的家庭,我们的责任,还有我们的使命。

    你想过吗?

    你是宫家的唯一继承人,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你是要往上升的,是必须要有一个家,一个明面上,实实在在的家作为后盾的。

    假如你升到了省长,书记,甚至更高!

    那么我们怎么办?难道还是偷偷摸摸?难道还是让我不敢承认,不负责任?”

    王浩不知道,也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自己说的话管不管用。他只知道宫芳疯了,他被宫芳疯狂的吻着。

    不顾一切的压在了身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