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81章 未婚先孕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想到这的贾韦全,不禁觉得来的值,还暗叹自己的好运连连。

    不仅发现了离家出走,让家里找疯了的可可,还可以趁机靠上宫芳。

    要是能进了宫芳的法眼,以现在宫家与唐家的现状,自己这个旁系侧枝,也定能开花结果。

    自己的能力在这摆着,自己的位置也在这摆着。

    以自己的实力,完全可以胜任个正省级的省长之类的实职干部。

    他坐在现在的位置上太糟心了,太小心翼翼了。说起来权利不可谓不大,位置不可谓不重要 ,但是纠葛太多,太繁琐。

    要知道自己现在位置明面上属于中央纪委直接领导,实际上是当今的总设计师直接问询。

    所以平时,有很多时候,自己在单位碰到大领导时,都是中央纪委的大领导先和他打招呼,他想先打招呼,总没有大头儿出声快。

    这落在那些有心人的眼里,便成了莫名的嫉妒,反而使他上下两难,不好做人。

    宫芳看了眼唐可可笑了。

    “你这孩子,我是谁并不重要,关键的问题是我们现在要填饱肚子,能让王大市长天天开心。

    可可妹子,你不要总是纠缠你王浩哥哥,我可告诉你呀,你王浩哥哥的未婚妻可是你的许薇姐姐,你不会不认识吧!”

    ‘咣当’

    一声脆响过后,一个漂亮精致的茶壶跌落在地,差一点没烫着贾韦全。

    别人不知道许薇是谁,贾韦全可是知道。他这几个月来经常向许向东直接汇报一些情况。

    不仅是在办公室,有时候还会在许向东家里。

    许薇挺着个大肚子,贾韦全是知道的。虽说现在还不太明显,但是许薇那个yy极品的老妈,却是说话从来不避讳任何人。

    王浩是许薇的未婚夫,未婚夫也就罢了,你竟敢不结婚就把当今第一人女儿的肚子搞大了。

    搞大了不说,你还不赶紧的把人家娶了,难道你要等着生下来,领着儿子参加婚礼不成?

    太惊人了,太逆天了,这小子玩什么呢,还跑在这当市长,市长好玩吗?

    无怪乎他一上来让都不让宫芳一下,直接便坐到了主位。你是市长不假,但宫芳才是牡丹市的老大。

    现在看来,贾韦全明白了,牡丹市真的倒了个个。市长就是书记,书记才是个市长。这其实也等于宫芳榜上了个,更有实力的老大呀!

    而现在贾韦全明白了,赵帆与唐可可却不明白。两个人即使不知道许薇是谁,也不敢问了,心中真的明白了。

    贾韦全好好地茶壶都拿不住,别说什么了。这个许薇一定大有来头,并且来头大到一听说她的名字,知道的人都会害怕。

    “哎呀!没拿住,水太烫,王市长,您千万别见怪,宫姐,我、我、”

    “说什么呢,刚冲的水能不烫吗,赵市长,喊李福上菜,这么老半天了,都饿了吧。”

    王浩打断了贾韦全的话,其实也是给了他一个台阶。

    赵帆模模糊糊的应着,身子却不慢,急忙起身向外走去。他是听明白了,也看透了。

    宫芳厉害,这个新任的市长,自己的新主子其实比宫芳更有来头,并且来头是让宫芳都感到惧怕的。

    菜早就准备妥当了,该改刀的改刀,该制成半成品的早就做成了半成品,只等着一声令下爆炒出锅了。

    李福就候在楼下的走廊里,在这里等着,既听不到屋里说话,又能随时听到吩咐。李福太精明了,一看赵帆走了出来,就明白该他上场了。

    赶紧端着早就准备好的两瓶牡丹市的佳酿‘好汉醇’随着赵帆进了雅间。

    “王市长,我给你准备好了二十年的‘好汉醇’!这是我开店那年就埋在地下的,一共珍藏了二十瓶,这酒越放越香,您尝尝。”

    “噗!”

    王浩傻眼了,不由得看了看宫芳,宫芳这个气呀!

    心中说,你看我干什么,你不是能吗?

    “这酒好呀!就它了,喝了‘好汉醇’连东南西北都找不到,某些人还会有好运呢,并且好运连连呀!就喝它!”

    ‘咳、咳’!

    王浩连咳两声,头上竟隐隐的冒出一丝细汗。

    上次就是这个酒,害得他当着宫芳的面,把手伸进了依胜雪的双腿之中。

    不但糗大了,还用手指破了人家依胜雪的身子。

    宫芳正是因为这才不开心,不高兴,小心眼嫉妒的要命,今天要是还喝这个酒,王浩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旧病复发。

    他怕了,真的怕了!

    “那什么,不行,绝对不行!老李呀,换个别的吧,这酒度数太大,明天还得工作,喝完了头晕,一晚上都歇不过来,还有别的吗?”

    李福痴痴的笑!

    “王市长,么事,您放心,这酒我都埋了二十年了,你晃晃瓶子,这里面也就剩六七两。其实酒精都跑了,剩的全是精华。

    喝喝看,不好再换,相信我没错,我干酒店这么多年,别的不敢保证,这方面我可是经常琢磨!”

    宫芳赶紧接话说。

    “啊!是吗?李总!真像你说的?那打开试试!我就不信,我也来点,度数大,难道还能大过茅台不成?”

    “好来!宫书记!”

    李福把酒放到桌子上,拿起一瓶小心的拆着外包装。

    这酒看来还真有些年头了,外包装都成了灰白色的了。那原来的大红彩印,早就没了。

    厚纸制成的礼盒一扯就烂,露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只不过封口不怎么好,竟然是套着胶帽的塑封。

    这要是和干红一样的橡木封,那一定不会跑了酒精。

    李福打开封口,依次为大家斟满了酒杯。

    顿时整个雅间之内便弥漫着一种清冽的酒香。香气清新浓郁,分外扑鼻。说起好汉醇本不是外香型的的酒,怎么会这么香呢?

    王浩不禁吸了吸鼻子,对着自己面前的酒杯闻了闻。连连点头,好久没放开性子喝一顿了。

    只是那次在玉箫阁喝了个痛快,经此以后,自己在牡丹市竟连个酒友也没有。就是有也没时间喝呀,成天忙的焦头烂额,破事成堆呀!

    宫芳也觉得奇怪,宫芳也能喝点酒,七八两酒没问题。这好汉醇也不是没喝过,变成这么香的,还真没见过。

    她端起酒杯,向王浩示意了一下,对大家说。

    “不对劲呀,别看了,都尝尝再说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