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82章 喝活了一个酒厂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听宫芳这么一说,几人便端起了酒杯品了一口。

    王浩真怕了这个好汉醇了,所以喝完只是看着贾韦全与赵帆不说话,意思是想听听他们的意见。

    在级别上自己不如贾韦全,就是在人脉关系上赵帆也不敢托大,所以赵帆也看向了贾韦全。

    贾韦全以前重没喝过这酒,喝一口有些愣神,不由得又小抿了一口。

    “这是地方酒?还别说,这酒确实不错,入口绵软,口味纯正,竟隐隐有国酒的风范!”

    宫芳听后微微的点头,端着酒杯仔细的看着好汉醇的酒色。

    赵帆以前也喝过好汉醇,不过现在早就不喝了。便宜没好酒的理论,赵帆深受其影响。

    喝好汉醇还是自己以前干小科长的时候哟!

    现在已经是市委常委副厅级干部了的赵帆,那还会再喝几块钱的好汉醇,不要说他自己不喝,他媳妇也不会往家买。

    十几年了,今天重新领略到好汉醇的风味,品着这入口绵软,回味无穷的牡丹老白干,竟唤回了他不少年轻时的记忆。

    “酒好!人品好!说起这酒,其实领导你不知道。这还是县太爷赏给好汉打虎英雄喝过的庆功酒。

    当年武松路遇三碗不过岗,醉卧景阳冈。凭借一双肉锤,打死伤人性命的大老虎。回到县里,县太老爷就赏的这酒给武都头。

    哎!多少年的历史了。我年轻的时候,那时候穷呀,我们都是壮小伙,干起工作风风火火,喝起酒来也不相上下。

    十五六年了,喝的就是这酒。这酒还别说,真不错!”

    宫芳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是不错,可惜了,这么多年的历史,没发展起来。我听说我们市很多酒楼都销售我们自己的好汉醇,要是能发展出去,那就厉害了。”

    李福瞪着眼紧盯着王浩,王浩疑惑的举起酒杯,对李福示意了一下。李福赶紧给自己倒了点,品了一口。

    然后狂拍大腿,欣喜的说。

    “就是这味!我找到方法了,哈哈哈,找到了!

    宫书记,王市长,还有远来的朋友,恕我斗胆了,我的说说。

    这酒好是好,只是没成为品牌,没打响名头。生产工艺传统,就是土法。现在为了求产量,更是没法说。

    和以前的酒质差大了,经我这一埋窖,还真给我找到了。上次王市长来我这就说,我不能光做酒店。

    酒店赚几个钱,也帮不了太多的人。所以我就在想,是不是换个思路,换个方式?

    这段时间我就在研究这酒,我们好汉醇酒厂已经破烂的不像样了。酒厂的老师傅们那日子简直没法过呀。

    我想,我想把酒厂买下来,只不过我听说那是市企。但是现在外债累累,根本没法活了呀。

    如果能卖给我,我用心打造一番,我相信。好酒必须是要精心147打造的,经过加工,精包装,再要是能上上广告。

    这简简单单的几元一瓶的好汉醇,我能把它卖到几十元几百元,甚至上千元。我不怕投资,我时下有三千多万,我准备全都投进去。

    只是这市里的酒厂,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卖给个人。我打听了一番,酒厂早就想卖,只是没人愿意买。

    这酒厂现在归市里轻工业局管,是轻工业局的下属单位,还不是市里的直管。”

    王浩用心的听着,眼神不时地看向赵帆。赵帆急忙接话,认真的说。

    “这是我知道,还属于我的分管范围。认真说起来,这酒厂我还去过。也是我的失职呀,当时去是为了买他的原浆酒。

    那时候年轻,过年能喝上好汉醇的原浆,真实的不错了。好汉醇在低档白酒中算是比较绵软的一种,就是没什么名气。

    以前我们国家经济不景气的时候还可以,好汉醇销量占据了我们国家的大半个北方城市。

    现在不行了,原料赊欠款听说就能小一千多万。轻工局早就不堪重负,听说局里发福利,年年都是好汉醇,有时候发一半工资,一半好汉醇。

    让大家自己卖,卖出去了顶工资。酒厂的员工更不用说了,不要说医疗费福利待遇,每个月的工资都是发酒抵账。

    这都维持了五六年了,越来越差劲,再这么弄下去,我估计这酒就没了。不过卖给个人,那不行,改制还可以。

    李总实在想做,可以驻资入股,与轻工业局各占股权的多少。这个我听说,国家有政策,具体是什么政策,我明天给你个答复,你看可行?”

    贾韦全想了想,又喝了一口好汉醇,认真的说。

    “好烟和好酒,在酒桌上说不分家,靠的就是一个名气。客人来了上好酒,即使条件有限,也会尽力而为。

    没名气就会渐渐的淡出市场,久而久之被人遗忘。

    至于私人买市企,要看这个企业到底怎么样了。是已经濒临破产的边缘了,还是实际上早就破产了,只是没能宣布。

    我也接手过不少这样案列,很多贪官把原先很好的企业,通过申报破产的方式叫行卖给私人,其实暗中获取暴利。

    要真是这个酒厂不行了,李总你完全可以通过正规渠道买下来。个人与轻工业局合股驻资?”

    说到这里,贾韦全摇了摇头,并没有接着往下说。

    宫芳点了点头,认真地考虑了一番。

    “酒厂合股,也无非就是地皮和那些破旧的设备。酒的利润大,做好了其实你多缴点税,多为牡丹做些实际的贡献,效果是一样的。

    现在我们国家提倡私营经济的大力发展,鼓励个体创业,大力发展中小企业。我看还是个人买下来为好,王市长,你的意思呢?”

    王浩点了点头。

    “上菜呀!这等菜呢!要是给我,就一句话,买断!一次性的!你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你就是个好企业家,没什么公私之说,大公极为无私。

    只是三千万,少了!拖欠的原料款就有一千多万,三千万你搞什么?工人工资的补发,福利医药费?

    我看需要两个多亿,你也别愣神。这酒厂前段时间我从哪走的时候看过。占地面积不可说是一个小呀,那是一个大。

    只是大成了笑话,满院子里都是草呀。有一人多高,我还对李秘书说,难道这是一个废弃的厂房?

    要做,你就做大!就要做强!就使他闻名全国,上央视!

    现成的老总在这坐着。怎么样唐总?有意向吗?

    让我说,你这临时的主持还是不要做了,李福这人我看了,你们合伙,救活一个企业,也不是失为一段佳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