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96章 冯岳泽的惊诧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顺着冯岳泽惊诧的目光望去,姚为民正步履缓慢的走来。冯岳泽愣了一下,急忙走下语茶亭,迎上前去。

    “老领导!您、您好!我是冯岳泽,老领导、”

    “呵呵呵,冯岳泽呀,好吗!都好,走,坐坐,喝点茶。我147得陪陪我的大孙子呀,好长时间没看到他了。”

    冯岳泽有些晕,说实话,他真的很晕。

    他清楚的记得,王浩在桃花街出事时候的经历,那时候许向东匆忙的身影与焦躁不安的问讯。

    这现下又被姚老爷子称为大孙子。

    冯岳泽再也坚持不住了,心中的那一点疑惑早就烟消云散了。他真心的谢谢自己的好运,谢谢自己的明智。

    如果不是自己抓住了王浩抛过来的橄榄枝,如果不是自己聪明,事事都和钱沐瑾陈兵商议,他相信,现在他坐的这个位置怎么也不会轮到他的头上。

    姚老爷子笑呵呵的坐了下来,王浩赶紧为姚老爷子斟满了茶。

    在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以后,姚老爷子随便的问了一句。

    “你是来参加婚礼的?”

    冯岳泽愣了一下,婚礼?谁的婚礼?能来此参加婚礼的,那身份就别提了。

    “啊!老领导,我是来干活的,我来帮忙。”

    “嗯?干活?”

    姚老爷子不禁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冯岳泽。

    冯岳泽心中笃定,说什么自己也就是个帮忙的,绝对不能做宾客,帮忙自己就是主人,那就是说自己帮着家里人做事。

    虽然他不知道究竟是谁结婚,但是姚老爷子这样问自己,一定会是王浩的哥哥姐姐弟弟或是妹妹的。

    管他的,就是帮忙。

    “老领导,我就是帮着王浩挂挂对联,贴贴喜字,迎迎客什么的,这不正好是双休。

    王浩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是他的领导,他有喜事,我就得露一手,写写大喜字我最拿手。”

    姚为民还真不太了解这个冯岳泽,但只是说不详细了解。冯岳泽做到了省长之位的时候,姚为民就知道有这么个正主儿。

    笑话,他是干什么的,还能不知道冯岳泽。

    可是实话说,冯岳泽的脾气秉性具体什么样,姚为民还真不是太清楚。再加上他省长任上也没有太大的功绩。

    仅仅作为利益交换,使任家与李家同意了冯岳泽的gd省之任。

    可是这个冯岳泽倒好,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前前后后这么多天,就不知道登门哎拜访一下。

    说他身后有人吧,姚老还真看不出来,没人吧这个人还有那么点独断。

    假如没人支撑的话,gd省那个官场势力复杂的政治漩涡,冯岳泽看来玩的还可以。

    只是还没有掌握的了漩涡的真正流向,总是在外围排旋。其实真要发展gd省,想要主宰gd省,也就一句话。

    深入其中,随波逐流!

    这个随波逐流可不是说,跟着水势的流向,一味的漂泊。

    作为gd省的主宰,第一人,必须要深入其中,看到里面的花花草草,才能知道什么光景是春天,什么样地花开的花期长!

    “决定了?当帮手?”

    冯岳泽总觉得的姚为民的话大有深意,一个帮手有什么决不决定的?

    可是仔细的回味,心中一颤,坚定的站起身来,一本正经地说。

    “已经决定了!”

    不想姚为民吖了一口茶,品了品慢慢的咽下,随即哈哈大笑,挥了挥手,指示冯岳泽坐下说话。

    “你是他的老领导,你又叫我老领导,领导好呀!即是领导,也是师长。王浩还小呀,正需要你们这些老领导的扶持与帮助。

    你能来参加他的婚礼我很高兴,你能来做帮手而不是贵宾我更是欣慰。岳泽呀,我很想知道,你师从何人呀?”

    由冯岳泽换成了岳泽,这正是官场之中最常见的拉拢手段。冯岳泽也终于知道是谁要结婚了,敢情是王浩这小子。

    看来自己又蒙对了一次,帮忙,那是必须的,王浩结婚,自己不仅可以帮忙,有可能的话,他还想做证婚人呢,可是他知道,自己的资格远远的不够。

    他目光坚定的看向姚为民,老领导问他师从何人,这就是要探自己的底子。这也是很多人疑惑不解的原因之一。

    很多人都不明白冯岳泽究竟是谁的人,他主张的、认同的是谁的理念。模糊之中不少人都相互传诵。

    有说他是李家之人,也有说他是任家之人。

    因为gd省本就是李家掌控,前任书记莫名的巨额财产在高速上被曝了以后,身在gd的李家人都接到了李老爷子的命令。

    绝对的服从冯岳泽的安排,那意思就是冯是李家的接替。而身为任家的子弟们却也接到了任老爷子的警告。

    不可与冯岳泽为敌,凡事三思而后动,一切静观其变,意思还隐晦的说能靠拢就靠拢。

    所以gd的干部们都有些晕,那本就汹涌的漩涡,现下便更加汹涌。只是表面上无论多么汹涌,但其深处却是急促的细流。

    正应了gd省的发展方向与形式走势。

    飞速、稳妥、高效!

    所以无论gd省现下的常委会上大小事情商讨的多么激烈,总会在冯岳泽出声后换来一些,表示持有异议、却不坚持的赞同。

    就连冯岳泽自己有时候也不明白,也不懂。他没有什么靠山,也没有什么身后力量在支持自己。

    他唯一的力量就是王浩,唯一的选择就是钱沐瑾与陈兵这个小圈子。

    说实话,冯岳泽这个省长的上位就有点大有深意。正是换届之时人选无奈的更替,上层争斗的结果。

    s省不但是个人口大省,还是个经济大省,都想掌控s省。所以换届前的斗争相当的激烈。

    却不想书记被依附着总理的钱沐瑾获得了,这个大家都表示认同。

    钱沐瑾的为人很多大佬还是看好的,虽然钱不是他们的人,但是钱却给予这些大佬们相当不错的印象。

    所以当放弃了书记之争的时候,便无端的更加惨烈的选择了省长之位。

    于是各方云动,纷纷角逐。只可惜爱得深便会伤的痛,你方唱罢我登场,几名候选人变成了相互斗争的靶子目标。

    于是不是隐私被揭漏,就是更有意思的事情被摆上了桌面。这下倒好,正当各方偃旗息鼓之际,有人提出了明面的建议。

    在有能力,并且本该提升的候选干部中进行考核。

    就这样,冯岳泽交了好运,轻轻松松的坐上了s省的宝座。

    这事姚为民是知道的,但是姚为民还是不解,要知道,身为省部级的官员,必须要有自己的执政理念。

    而这个理念绝对不是独立的,不会是一意孤行的。那必须要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得到自己同盟的j绝对支持与帮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