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98章 乱成一锅粥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冯岳泽摇了摇头,认真的说。

    “你陈爸必须要告诉,这个不需要质疑,也别拖了,现在打电话吧。正好周末,打完电话,我相信他们明天一早就能到。

    你的身份特殊,别的你自己看着决定吧。其他人还是不要通知了,我想姚老爷子和你岳父也有安排。”

    王浩点了点头,无奈的拿起了电话。

    “什么,你个臭小子,这就要当爹了,哈哈哈,好!我是要去的,我正和你钱伯伯喝酒呢,老赵炒的菜。

    王浩呀,真看不出来呀,这个老赵还是个大厨的水准。哈哈哈,有了口福了。你这真是个大胖小子?”

    “胖小子,就去当兵。”

    钱沐瑾没等陈兵说完话,急忙接茬说道。

    陈兵使劲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钱沐瑾。赵誉刚正好把最后一盘菜端了上来,接话说。

    “让小王浩当兵,那是我们能说了算的?钱书记,其实当兵也不错,他们家世代当兵呀!”

    陈兵急了,焦急的对着电话吼道。

    “不行,小王浩绝对不能当兵,这婚还没结呢,孩子还没生下来呢。这操的哪门子闲心。”

    由于王浩开的免提,冯岳泽便接过了电话,对着话筒大声吼道。

    “你们这些老不死的,真是闲的蛋疼,我可告诉你们呀,今晚上总书记请我吃饺子,你们就在那喝吧。

    咱们走,王浩,我去给你写大喜字,要金笔大红字的那种,写完了让他们贴。

    你们还不来?再不来贴喜字的活我也占了。”

    说完就听电话中一片急嚷嚷的大叫,里面和一窝蜂似得嗡嗡的乱叫。

    “冯岳泽,你敢,老子到了劈了你!”

    “哈哈哈,小冯子,给我留着,我会剪窗花。”

    冯岳泽哈哈大笑的挂了电话,对王浩使了个眼色,两个人便向厅内走去。

    听到电话挂了,几个人正在兴头上,哪能听得进去陈兵的的阻揽,不耐烦的道。

    “当兵怎么了?保家卫国,建设祖国,这是每个男人的责任,是我们老百姓的义务。

    走的是正路,有什么不对吗?陈兵呀,我看是你的思想有问题。你名字还带个兵字,纯属沽名钓誉。”

    陈兵火了,瞪着眼看着钱沐瑾。

    “你是书记,少拿大帽子压我,还思想问题,这跟思想有个毛的关系。再说我们在这操的哪门子闲心,你没听老疯子说,他要和总书记吃饭吗?

    猪呀,你们都是猪呀!我们走吧,晚了汤也喝不上,这孩子我能抱抱,我们能看看该多好呀。”

    赵誉刚赶紧接话苦笑着说道。

    “钱书记,陈省长,我也觉得现在有些急,这不还没生吗,只是因为怀上了才要结婚。

    我估计呀,那面也是一锅粥。我们还是先吃吧,吃完了再动身也不迟。陈省长是王浩的干爸,那就是你的干孙子,早晚你们都是爷爷。

    就我是个伯伯辈,这不公平呀!其实我也想当爷爷!”

    哈哈哈,哈哈哈。

    屋内几个人哈哈大笑,钱木槿不禁唏嘘。

    “老赵呀,你就甭想了,你还想着当爷爷。我看呀,你这辈子就是给我和陈兵做饭的命。

    谁让你手艺好呢,还真想不到,一个婚姻的不幸把你练成了个大厨。

    算了,不说了,来走起,干了这一杯,为我们王浩的美满婚姻、还有我们大孙子的即将来、庆贺一下!”

    陈兵急忙举起酒杯,三人一干而尽。

    “嗯!这才对,我们不能将自身的意愿强行加注于孩子的身上。孩子是天真无邪的,也是无忧无虑的,孩子呀,是希望也是未来。”

    说完眼角隐隐的有一丝泪花,只是他掩饰的再好,钱沐瑾与赵誉刚也早就看到了。

    钱沐瑾正想说话,就听房门三声清响,赵誉刚赶紧起身准备去开门。

    钱沐瑾拉了一把赵誉刚,两个人往楼上走去,陈兵这才起来打开了门。

    门开之际牛建晨与邓立化傻乎乎的站在门口,笑嘻嘻的看着陈兵,牛建晨赶忙说。

    “领导,我们偷着摸进来的,门卫正好上次来的时候见过,是一个人,打了个招呼就把我们放了。”

    陈兵嗯了一声,两个走了进来,陈兵吼了一声。

    “躲什么说,是两个吃货。老赵呀,菜不够了!”

    看见钱沐瑾从楼地上下来,牛建晨赶紧小声的说。

    “钱、钱书记,您好!俺们不喝酒,不喝酒!”

    钱沐瑾爽朗的大笑,招呼两人坐好,等两个人有些紧张的坐下之后,钱沐瑾才说。

    “休息时间,不用叫书记。哎!不喝酒你们拎着酒来干什么?本来菜就不够,难道光吃菜?”

    邓立化手里拎着一大兜鲜海参,往桌子上一放,认真的说。

    “钱伯伯、陈伯伯、赵哥,你们看,我自己下水捞的。我去给你们做个葱烧海参,这刚出水才两个小时。

    本想分头送去,这下好了,赵哥,有大葱么?”

    赵誉刚拿起来一个海参,把头尾一掐,内脏轻轻地捋了捋。

    然后拿过一瓶五十多度的普通白酒,倒在碗里把海参涮了涮,递给了钱沐瑾。

    “钱书记,你尝尝!”

    “就这?”

    钱沐瑾疑惑的接了过来,见陈兵早就有样学样的拿了一个,弄好了便咬了一口,还吃得津津有味,于是也咬了一口。

    入嘴爽滑,咯吱咯吱的,别有一番味道,就是有些微腥之气。

    “哎!还行,还可以这么吃?我可知道这是好东西呀,立化呀,你这是自己摸得?海里多吗?”

    邓立化点了点头,兴奋的说。

    “钱伯伯,多,现在都不养殖了,养殖的没味道,经研究价值多少有些差池。现在改成散养,买了参苗就那么往海里一撒。

    过几年捞就行!捞上来可厉害了,都是钱呀!几百万的参苗,这上来就是几千万。

    我和牛书记上来,其实就是想给你们尝尝鲜,也想打开内陆市场。现在大家生活的好了。

    这东西一天吃一个,也就是五十块钱,我敢保证身强体健,多活十几年!”

    “五十块钱?”

    钱沐瑾琢磨着,一个工人的基本工资就是两到三千块,每天五十块钱,那干脆不活了。

    “你这是高消费呀,老百姓还是吃不起。不过滋补我是知道的,身体不适的时候吃吃还可以。

    我听说尤其是产妇,还有大病之人,吃了这个好处多多呀。”

    牛建晨点着头,等钱沐瑾说完,兴奋的说。

    “我们正在开发,搞既食海参的研究。那样就解决了海参的干制,省了涨发的程序。

    时下都是快节骤,人民快速紧张的一天工作下来,做菜做饭的都很不适应。特别是高端白领,既食海参对他们来说是首选。

    钱伯伯,您别皱眉,俺们不要钱,现在俺们完全有能力自己研发,就是想让您帮俺想个法子,怎么的快速的流入市场,打通销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