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499章 三花入京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要说自从牛建晨、邓立化入主y市以后,由于他和邓立化都属于任期中提拔,两个人又有赵誉刚给打下的底的,还有王浩引来的大批资金。

    可以说他们两个如鱼得水,把y市经营的风生水起。

    在y市的生产总部早已落成,现在正向y市下辖的县市区分支。

    与此同时,国务院早先出台的针对y市的特殊规划,也提前得到了落实。整个y市正奋起稳步的向前迈进。

    市民与政府一个口号,打造一个沿海开放的大都市,向国家级二线城市迈进。

    而y市的特殊沿海优势,紧靠海岸线于沿岸的几个国家,达成了更为详细的合作经济方略。

    于是各国的独资、合资企业纷纷而来,有国际大财团的先头作用。可以说,y市,迎来了她历史上招商引资,利用外资的最高峰。

    企业的陡然增加,投资的不断加大。极大程度的加速了y市服务业与第三产业的发展。

    现在的y市市民,不要说二十几岁,就是五六十岁的都在上班,都在工作。就这样,还是缺乏务工人员,还是岗位不断地增多,而就业人员急缺。

    而沿海的渔业生产更是紧张,好多大厂子,大单位都找不到人,就别说艰苦的渔业生产了。

    牛建晨这次和邓立化前来,大部分原因还是为了渔民养殖业的问题。只是借助一个海参而把问题引了出来。

    当然,这样的事情,完全不必要和省委领导进行求助。如果你连人员问题都解决不了,那还要你们这两个人干什么。

    他们来其实有个更大的打算,这个打算正是针对王浩的,所以说,借海参引出话题,是两个人早就想好了的。

    牛建晨正向钱沐瑾汇报着,而一辆suv与一辆豪华的劳斯莱斯房车正一前一后的,快速的沿着高速向京城驶去。

    宫芳坐在依胜雪的劳斯莱斯里,依胜雪眉目如雪的看着宫芳。

    “宫姐姐,你真的只是带我去参加婚礼而不是要搅闹婚礼?”

    宫芳抬起了头,理了一下依胜雪有些微乱的鬓发。

    “胜雪,你想结婚吗?”

    依胜雪没说话,坐在依胜雪左边的唐可可却接话说。

    “哪个女人不想结婚?宫姐姐,不要告诉我你不想。自欺欺人,既然喜欢就嫁,嫁不了也要嫁!”

    “可可,你不懂,不要瞎说。宫姐姐不能结婚,她不能和他结!即使能结也不能结。”

    “好了好了,我败了,被你们打败了。这都说的什么呀,说了一路了。竟是禅机,当你们是尼姑好了!

    爱不是禁制,是自我的感受!爱了就需要回报!我不想听你们的乱七八糟的什么理由,即使那是你们的理由,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知道,你们这次不嫁人,那么就会永远的嫁不了人。不要骗自己了,谁痛苦谁知道。”

    宫芳使劲地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说。

    “胜雪,你来,李鬼知道吗?”

    依胜雪摇了摇头,也叹了口气。

    “不知道,不过车没了他会知道的,车有定位,他应该想到我有可能是去老东西那吧!”

    “老东西,你个傻丫头,他是你的父亲。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既然认了你,你又是他的唯一,那就原谅了吧。”

    依胜雪冷若冰霜的看了一眼插话的唐可可,坚定的说。

    “不!永远都不,我要让他痛,痛到永远,痛到死不瞑目!”

    唐可可吐了吐舌头,她不敢再说什么了。

    依胜雪的一眼不亚于一把寒刀,还是冰冷如锋的那种。仅仅是刀光一闪,便会让人无端的颤栗,感到心悸。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恨,是一种什么样的仇!

    唐可可不想再去追问,更不想知道,快快乐乐的不是很好,她甚至有些后悔陪着这两个神经病惜惜的女人同往。

    车下高速,渐渐地驶进市区。说实话,近年来京城的车太多了,多的不仅是二环三环开始堵,就连五环也在拥挤。

    suv还好,可是劳斯莱斯房车就有些惨。由于挂的是地方牌号,以前在牡丹市横行惯了劳斯莱斯,现在处处受制。

    司机左躲右闪,越走路越窄,正全神贯注、小心翼翼之时,就听‘嘭’的一声,自己的车被吻了。

    车被吻了,司机还不担心,但是一听车内一声惨叫,他的冷汗瞬息之间就下来了。

    车里面坐的谁?是小姐!不是李鬼,要是李鬼的话,这名司机也就会问问而已。李鬼是指使不动他的。

    他当了一辈子兵,还真没把会点功夫的李鬼放在眼里。车是自己老首长给小姐的,就连和自己一块下来的四名兄弟——李鬼身边的保镖,也是小姐的。

    老首长说了,这辈子首长欠他们兄弟几个的。看在以前出生入死的份上,就是拼了性命,也得帮着老首长保护好他这仅剩下来的唯一的女儿。

    首长和女儿的心结还没有解开,没解开自己就得更加小心的陪着,更加小心的想办法帮扶着。

    更何况小姐是这么的可爱,这么的美,以前从未见小姐笑过,天天冷冰冰的,现在好点了,来了个王市长,小姐笑了。

    小姐不但笑了,还很开心,还留王在她的屋内过夜。兄弟们一商议,把这件事匿了,没有上报首长。

    也算是对首长的一次背叛吧,但是确实对小姐的一次忠诚。

    听到后车厢中的惊呼,与惨烈的叫声。司机还是吓了一跳,车速并不快,但也不能排除意外。

    在小姐没有通知自己的情形之下,他打开了驾驶室与后车厢中间的电动隔离挡板,打开后还真吓了一跳。

    小姐被宫芳压在最底下,而那个有些来路的唐家小姐,却摔倒在车厢内小茶几的旁边。

    “小姐,您没事吧?宫书记,唐小姐?都是我不好,都怨我!”

    三个女人坐好了身子,依胜雪对自己的司机笑了笑。

    “还好,吓死我了,后面怎么不长眼呀。真是的,宫姐姐,你压死我了,真想不到你身子这么重,可是看起来很瘦呀!”

    女人就是女人,关键时刻还在想着胖瘦。话刚刚说完,就听自己的车窗被人拍的啪啪响。

    “下车!下车!土老帽,不长眼呀!尼玛的自以为开个破房车就牛逼,占着这么宽的路。你丫的拽给谁看呀,有钱了不不起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