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00章 三女遇险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都说菩萨好拜,小鬼难缠,依胜雪还没发话,宫芳几个正在诧然之际,司机一把推开了车门走了下来。

    围着自己房车的正是撞了自己车的肇事司机。对方五个都是年轻人,一身酒气,并且气焰冲天。

    看到司机下来后,为首的一个带着个黑边眼镜的年轻人,很气势的拍了一下房车的车顶。

    “你的破劳斯莱斯挡了我的路。”

    “是你的布加迪威龙没长眼才对。”

    司机不甘示弱的回应道,在牡丹市自己凡事不必出面,要等他出面那就是往死里尅。

    在京城,自己就是从京城里出来的,想当年跟着少爷纵横南北,没少风光。

    现在少爷没了,更没说的了,首长把自己几个当孩子般的看待。即使你再牛,你再横,开的是布加迪威龙,老子也不醋你。

    “哎吆嘿!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你一外地人,你胀饱什么,知道你爷爷我是谁吗?”

    “你爷爷我是谁你没必要知道,我只知道你爷爷我现在很生气,孙子,即使你叫我爷爷,今天我也和你没完。”

    “我咔!你他马找抽,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他爸是bj市副市长,说出来吓死你,我说,你赶紧道歉,原地给我们爷磕个响头,这事就过去了。”

    一个脖子上带着个粗大的金链子的男子,匪里匪气的叫嚣着,看意思一句话不同意就能动手。

    没等司机说话,前面suv上下来了两名保镖。一共是五个保镖,依胜雪带来了三个人,一个开车,两个在前面的suv上开道。

    两个人一见后车出事了,赶紧跑了下来,开玩笑,这么多年了,就没给依胜雪出过力,在牡丹那是玩的人都变懒了。

    没想到回到京里倒真遇上上不开眼的了,得,多希望能一展当年的雄姿,也活动下身子骨。

    “崩豆,你他妈傻呀,和他费什么话,干他丫的,让他穷得瑟!”

    开房车的司机外号叫崩豆,因为这小子就像个豆子似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蹦起来。

    崩豆笑了笑,伸手一指戴着眼镜的年轻小伙子。

    “你爹算个屁,你赶紧给你爹打电话,让他过来赔我车,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这里前行拐弯就是你爹的办公大楼,别说我不给你脸。”

    哄!黑眼镜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挑衅过,不要说自己报出了名号,对方还知道前面拐弯,自己的爹就在那里办公。

    那是个什么地方,那是全bj市的权力中心。黑眼镜也不是个傻子,知道自己可能碰上了个硬点子,退是退不了了。

    难道还能低头认错,喊对方老大赔不是?

    这个黑眼镜做不到,只能转头看了一眼一直不出声也没说话的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年轻男子。

    此人风流倜傥,一身高档的外事西装,小头抹的铮亮,就和被牛舔过了丝的。五官白皙干净,咋看上去,真有点小白脸的味道。

    看到黑眼镜看自己,金丝眼镜露出一抹凶狠的微笑。

    “怎么了,徐良,你办不了了,办不了充什么大尾巴狼。”

    金丝眼镜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把拐着自己胳膊的一个小美人儿往旁边一推。

    “你先玩会,哥哥我拍拍苍蝇,乱哄哄的,真烦人!”

    小美人扑哧一笑,乐了。拍着手,一个劲的叫。

    “打死他们,臭苍蝇,苍蝇总是围着大粪乱飞,除四害,美化环境!”

    小美人说完,自己身边的人没笑,金丝眼睛还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崩豆几个却乐了,这说的什么呀,我们是苍蝇,那他们岂不是大粪。

    看到崩豆三人狂妄的嘲笑,金丝眼镜不恼反笑。

    “给你们脸了,我说外地猪,没进过京,就没见过,没听说过?

    还真是有钱呀,看看,这身上穿的都不俗呀。清一色的八匹马呀,黑西装!行as!你们主子真舍得下手本,谁的人,划个道吧。”

    崩豆一愣,还以为来了个什么硬点子,没想到出口就要探自己的底子。划下道,我划了,你接得住吗?

    老首长近年都很低调,早就指示不准惹事,这倒好,你惹了我了,还让我划下道。

    正想说话,就见劳斯莱斯的中门大开。依胜雪与唐可可走了出来,宫芳却在里面坐着,依旧没动。

    宫芳心急,让他们两个下来看看,她不想出面,京里她太熟了,可是面前的几个小青年自己却不认识。

    也是,年岁的原因,自己在京里满大街跑的时候,这些孩子还没成人呢。听其中的一个叫徐良,还说他爹是副市长,宫芳更生气。

    许炳春的儿子,bj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

    宫芳摇了摇头,徐炳春还真没怎么接触过,但不是宫家战线上的人,想想和王浩也没什么瓜葛。

    现在的宫芳办事很小心,潜意识里自己已经把王浩当成了自己的夫君。与此同时,王浩身边的人,王浩所在的阵营,那都享受宫芳的豁免待遇。

    依胜雪见宫芳生气,心急想走,又见宫芳点头让自己出来处理。

    她真压不住火了,其实也想早点和宫芳一起回去,参加婚礼吗,怎么也得打扮修饰一下,买买衣服做做头饰。

    更何况这个婚礼,潜意识中依胜雪很是纠葛。她打着十二分的精神,要和许薇比一比。

    要精心的化化妆,看看到底是新娘美,还是我这个外室靓,就是只当宾客,我也要惊艳全场,这就是无声的抗议!

    宫芳的本意是让依胜雪下去,赶紧处理完走人,没想到依胜雪与唐可可一亮相,事愈发的变得复杂了。

    “你们是什么人,撞了我的车,还敢找事。崩豆,我们走,记下他们的车牌,回头处理。”

    “唉喓嘿!美眉!靓妞!”

    “我咔!纸妹!”

    “话不能乱说,是你的车挡了哥哥们的路了。我说,小美女,你挡了哥哥的身子,就当挡个彻底。

    外地人不要紧吗,这是京城,你别害怕,跑什么呀,有哥哥几个罩着你呢,怎么样,跟哥哥我们认识认识,哥哥带你去逛逛这繁华的大都市,也让你开开眼?”

    金丝眼镜彻底地认为依胜雪怕了,以为他们是外地人,更何况下车后亦不敢亮身份,想的就是赶紧脱身。

    这无端的刺激了金丝眼镜,使他更有信心证明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更何况,哪见识到这么清纯的妹子了,京里的妹子不是时尚大方的要命,轻轻一逗就往身上扑,再就是什么歌星小姐,官家小碧,牛眼看人之流的。

    而依胜雪的纯,唐可可的靓,那是真美,美的如同天山上盛开的雪莲,美的犹如大明湖畔的夏荷。

    一个无端的清纯靓丽,一个绚丽的尽情绽放。好一对姐妹花,好一对人间圣品!

    就是九仙神女下凡间,就是瑶池河畔的撒花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