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02章 为她担着雷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对于季长云宫芳还是知道的,只是季长云并不了解宫芳而已。它不仅不了解,宫芳这些年一直都在地方,根本淡出了京城人的视线。

    “呵呵,季大队长,幸会,幸会,经常听家父提起您,近年来首都的道路交通工作做得相当不错,不过还有待改善呀。

    你们的815大练兵很受上面重视呀!越是节假日,你们就越辛苦,真是辛苦你一个,幸福千万家呀!”

    季长云有些疑惑,宫芳张口就提自己的政绩,自己就是因为这件事办得好,才被提了个大队长,听说当时还受到上面敬爱的首长表扬。

    细想一下,宫芳姓宫,口中的家父能是谁呢?姓宫的上面并不多,最耀眼的!

    轰!

    季长云职业的感觉到了点什么,他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五雷轰顶。今天这是怎么了,出门不看黄历的,喝水被呛走路被驴踢呀!

    姓宫的上面那是当今的副总理呀,再往下其子也是当今发改委的副主任!再看这个宫芳,怎么看怎么像电视上面的那人,特别是那眉眼。

    还有这气势,京里老早就流传出一句话,宫家女主挑大梁,谁娶了宫芳那就等于娶了五分之一的天下!

    这在现下的太子圈里,是人人皆知,人人眼热呀。

    宫家是老革命出身,铮铮铁骨的老枪杆子。那身边围着的子弟,围着的都是红色的,都是赤胆忠心的,各镇一方的大员虎将!

    相比许炳春一个常委副市长来说,你就是个副部级干部,你算个毛呀,能和宫芳比?

    自己要是借机靠上了宫芳,靠上了宫家,那还愁什么?

    “宫书记,这事,哎!这小子撞了你,可是我不出面不行呀,他是许炳春,常委副市长,那许炳春的,哎!”

    宫芳笑了笑,这下差点没把季长云给笑晕了,这笑容多么温暖呀,就像春风一样,暖洋洋的,真受用!

    “季大队长,真难为你了,你把我车号记下,回头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我有急事,我先走行吗?

    我知道你为难,你要不打个电话和许炳春说一下,说下情况,我回头亲自和他解释。另外这是一万块钱,你给那个凯越车主,让他去修修车。”

    季长云哪敢拿宫芳的钱,更何况他看见,宫芳还是和一个长得像个仙子似得小女孩借的钱。

    他不仅有些叹气!

    宫家的清廉是出了名的,光靠工资,想这一万块钱,说不上就是宫芳三个月的工资呀。

    “宫书记,你走吧,我处理,这事和你没关系。钱本就不该你出,再说,这还没处理呢。有事我担着,我还不信许炳春就能因为这事和我计较。”

    季长云故意把计较两个字咬得很重,他就是要宫芳明白,自己为她担着雷呢。哪天要是这雷点燃了,那我就有资格找您帮忙排雷了。

    宫芳又笑了,掏出一张自己的私人名片,伸出自己如葱似玉的兰花指递给了季长云。

    “季大队,这是我的私人电话,有事你打给我,我是真焦急,实在没时间了,我先走了。”

    季长云点了点头,赶紧把宫芳的工作证小心的还了回去,认真的收起了宫芳的名片,朝身边的小交警一瞪眼,示意赶紧放行。

    没想到警车刚动,马德利身边的小美人不愿意了。无不尖酸刻薄的朝马德利怒了努嘴。

    “本以为你是个人物,我这清白的身子都陪了你大半年了,你说让我上戏,现在连个戏影都没见着。

    现在看看,你也就是个棒槌,自己兄弟被人打了就白打了,自己刚才被人打趴下了也就趴下了。

    人家又能打,又有道行,看看,交警只看了看人家的驾驶证,便放行,而你们呢?等着处理吧,还和我说什么京城。

    我看就是垃圾党吧!可怜的我呀,真是白白的挨了一巴掌,你没看到刚才那个野蛮的女人是怎么打我的吗?

    我为了帮你打架,被人扇,你连个屁都不放!我是明白了,真是看清了你、、、、、、”

    马德利再也受不了了,对着开动的警车就是一嗓子怒吼!

    “给我停下,尼玛的虎胆傻逼!敢私放肇事车辆,真拿我马德利不当盘菜不是。爷爷我还和你叫上了,敢打我,就得付出代价。”

    马德利说着,直接打起了电话。也就五分钟的时间,宫芳的车被马德利的小兄弟们上前挡着。

    季长云指示警察把人拖开,可是这两个赖皮干脆直接躺在了宫芳的车前。他们明白,马德利火了,那就是事要闹大,自己跟了主子这么多年,还不知道该怎么办?

    季长云也火了,指示干警掏出手铐把这两个赖皮铐起来,名头是扰乱执法,妨碍公务。

    不想宫芳的车窗又开了,对季长云做了个禁止的动作,季长云这才作罢。不过这样一闹,还真和徐良翻脸了。

    徐良也明白了,看来车里的女人比自己的实力大,要不季长云不可能变卦。

    所以他第一时间给自己的父亲打了个电话。电话刚放下,对面来了一辆黑色的轿车,车停稳后下来一位大人物。

    说是大人物,来的正是bj市副市长许炳春。许炳春看了一眼季长云,季长云急忙迎上前,不想许炳春仿佛没看到季长云一般,径自从他的身边走过,来到了马德利的身边。

    季长云倒吸一口凉气,许炳春没有留一点回旋的余地,看样子认定了自己是胳膊肘往外拐,委屈了他的儿子。

    想想无奈地看了一眼打开车窗的宫芳,不想宫芳还是对他笑了笑,意思是让他沉住气。

    许炳春和马诰基是党校同学,又是私交好友。他们不但私下里关系不同寻常,还同属一个阵营,听说许炳春的上位便是马诰基使得劲。

    对于季长云,许炳春完全可以不给面子。你是个厅级干部怎么了,但是你上面无根无萍,就靠那么丁点的成绩入了某人的法眼,你就可以拿我许炳春的孩子不当人看?

    走上前问明了情况,许炳春大吼一声。

    “胡闹!季长云,你要干什么?一个普通的交通事件,对方开个拼装的走私车,尾灯不亮导致追尾,你这交通指挥大队长是怎么干的,不想干了你可以不干!”

    季长云心中一愣,许炳春这就是定性!把事情定位普通的交通事故,也怨自己,上来就对徐良说了那么句尾灯不亮的屁话。

    这下倒好呀,被真实的利用上了,看来许炳春就是明摆着要针对自己了,谁让自己风向转得快,上面没人呢。

    但看到宫芳那坚定的微笑,季长云明白了。宫芳现在都不下车,那就是摆明了不想下来,凡事让自己打头阵。

    得,考验我季长云的时候到了,我千万别再模棱两可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