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03章 你被停职了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他紧步上前,小声的对许炳春解释。

    “徐市长,车上的是牡丹市的宫书记。他坐朋友的车来京里办事,你看孩子们不小心挂了宫书记的车,宫书记也没准备追究,还是过去吧。

    堵了这一路的车,影响也不好。那可不是走私的拼装车,实际上就是徐良的朋友开车追尾了。

    下车后,看到宫书记的朋友长得漂亮,还想挑逗人家小女孩呢!”

    许炳春这个气呀,你季长云在说什么呀。我的儿子什么德行我能不知道,我平时管的严呀。

    再说他的朋友都是企业家的子女,能随便147动手拉扯女人,只怕是那些小女人看到高富帅想要主动往上靠吧。

    刚想发火,心中一沉等等,刚才季长云说车上坐的是什么牡丹市的市委书记。

    那是个什么人,开玩笑,牡丹市就是s省的一个穷的不能再穷了的四线城市。被发配到那干书记,还能是个好鸟。

    “你放屁,什么牡丹不牡丹的,我说季长云呀,你私自枉法,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但是你在栽赃陷害那就是诬陷。

    你大小也是个领导,我许炳春平时没得罪你吧,你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你今天要是不秉公处理,我就找人处理。”

    季长云真生气了,自己上前小心的解释不说,你许炳春仗着是市委领导,还真是官大想压死人呀。

    得,你想怎么拽,你就怎么拽,我坚决不配合。

    “许市长!请你不要干涉法纪,按道理这件事情你要回避!你是肇事方的父亲,我现在要依法办事,我请求你离开!”

    季长云真火了,宫芳在车中听得明白,还真想不到这个小小的交通指挥中心的大队长,敢和自己的市长顶牛。

    虽然许炳春是个副市长,但也是季长云的领导。说什么回避,那就是明着翻脸,这事只能许炳春自己提出来,季长云说出来了就是叫板。

    宫芳感觉自己有必要下去了,事情关系到自己,一味的躲在车里让季长云为难,也不是宫芳的个性。

    他刚要下车,不想前面又开来了三辆警车。呼啦啦的下来二十多警察,一部分去维持交通,疏导堵塞的车辆,另一部分便围到了季长云与许炳春的身前。

    带队的不是别人,正是bj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廖启明。

    廖启明一脸严肃的看了眼季长云,认真地走到许炳春的身前,笑呵呵地说。

    “哎呀,许市长,你看我来晚了,接到马部长的电话,我是一刻没停呀。”

    说完对季长云严肃的说。

    “怎么回事?老季呀,一个交通事故,对方开的走私车,还是尾灯不亮。这你都处理不好?

    对方还下车打人,你看,现在徐良和马德利还躺在地上,你没叫救护车?这都要出人命了,你这大队长是怎么干的?”

    许炳春一脸奸笑的看了一眼季长云,他来时和廖启明商量好了。不行就拿下季长云,把这个金子般的好位置让给廖启明的亲信。

    廖启明当然愿意,帮中组部的马副部长办事,他烧香都来不及。再说凭空拿了个好位置,他的嘴都有些乐得合不拢了。

    许炳春嘲笑的,狠狠的瞪了一眼季长云。

    “廖书记,这事牵扯到我的孩子,我还是回避的好。我没发言权呀,我只是以一个父亲的身份,在现场看看我的孩子,他伤势严重呀,严重呀!”

    “胡闹,开故障车上路,严重违反国家法纪。季长云,你知法犯法,包庇违章车辆,我现在宣布你立刻停职,请你去局里交代问题。”

    宫芳心中一震,先说自己的车是走私车,而后又是故障车,现在又要凭空停了季长云的职。

    别开玩笑了,廖启明比季长云仅仅高一级,虽说他是政法委书记,但是停一个大队长得职,这是要冒政治风险的。

    季长云坚定地看向廖启明,心中笃定的说。

    “廖书记!我反对,你的决定有误。我是根据国家的法律法规在办事。是根据中央的精神在执法!我请求廖书记收回你刚才的话,不要无端的下决定!”

    季长云言语之中相当的凌厉,话语之中全是敬语,不仅有威胁之意,还有警告之意。

    按照国家法纪办事,根据中央精神在执法,你廖启明再武断的作出决定,那你就是违抗国发,与中央作对。

    廖启明哈哈大笑,张狂的看了一眼季长云身后的交警大队肇事处理科牛科长,就有了主意,说道。

    “小牛呀,现场的情况你都看明白了吗?你说说看?”

    牛科长一愣,现场他看的不能再明白了。季长云的前后表现他看的清清楚楚。宫芳的工作证他也是扫了一眼。

    自己的头儿敢和市长政法委书记叫板,那就是有持无恐。但是自己就是个小处长,无端的卷入这场风暴之中,他感到很无奈。

    一面是自己的现管领导,一个是自己的主管领导。他筹措再三,看了眼那豪华的劳斯莱斯房车,正好看到宫芳转头的一撇。

    他的心莫名其妙的有了一丝震颤。如此年轻的市委女书记,要说身后没人,要说季长云发了疯的对她维护,除非季长云得了脑神经。

    说不上车中之人是上面某个大佬的那什么,一定是!要不季头儿不可能发疯。季长云平时的为人牛科是明白的,对于这样的事件,基本上就是不参与,能躲就躲。

    “廖书记,这事很简单,道路监控中心有录像,并且很清晰,记录了时间的整个过程。

    季大队长秉公执法,我一定按照领导的指示精神,认真的办事。不过具体的事情经过,还是请书记到局里看看录像也不迟!”

    牛科长言语之中,就有了为季长云开脱之意,也是在明示廖启明与许炳春。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尽量将事情圆过去,妥善处理。

    而廖启明却不知道,这个牛科长说是服从领导的指示精神,这个领导是季长云呢还是自己。

    刚才电话中许炳春,已经三言两语的说出了事情的大致经过,即使你前车没违章,但是你打人,还导致把人打坏了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是无法更改的。

    廖启明显然没有听出牛科长的明示,一摆手故作严厉的说。

    “同志们呀!对于时下的不正之风,我们是要严肃纠正的,对于有些人的乱伸手,妄自违纪,置国家法纪与纲纪于不顾,就要严肃的处理。

    一个肇事,引发出暴力的殴打事件,一个大队长竟然不管不顾,还要放打人者离开。你们说说,这是什么,这叫什么?

    季长云同志,我以bj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的名义,现在郑重对你宣布,你被停职了,等候进一步的处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