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04章 有人要整蛊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好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照廖书记这么一说,一个交警大队的大队长随随便便的就这样被你停职了?

    身为党的干部,身为人民群众的领导。我们办事要有根据,要负责任!这位同志说得好,有现场录像,廖书记你看了吗?

    是非你弄清楚了吗?”

    说话的正是bj市的市委书记于向东,于向东身后跟着bj市的市长裘海鑫。

    当宫芳的电话打给了于向东,这个正部级大员相当的气愤。宫芳!他都惹不起,不是惹不起,而是不能和宫家作对。

    又一想,那个精灵古怪的王浩在牡丹当市长,隐隐的有风声传出,王浩去牡丹为的就是摘下富丽堂皇的牡丹之花!

    看着正和自己在一起研究问题的裘海鑫,于向东摇了摇头。

    “老裘呀!有人要整蛊呀,你有没有兴趣呀?现在他们颠倒黑白的水平真是一流呀!”

    裘海鑫一脸茫然,在这个京畿要地,还有人敢颠倒是非?那是要去的,听于向东说完了情况,裘海鑫连声叹息。

    好一个廖启明,这是于向东有什么想法呀,这可怎么办,再一看许炳春,那不正是自己的得利干将!

    于向东和裘海鑫无奈的笑了,裘海鑫只能装傻,又问了问于向东。于向东严肃的向他解释了一番自己的推想。

    裘海鑫这才和于向东一起来到了现场,开玩笑,自己必须要来,来了即使不说话也是一个姿态。

    意思就是要告诉王浩,王老大,我来了,你的女人我在保护。我大义灭亲,我割袍断义!

    廖启明冷汗连连,肇事车辆上的人至始至终都没有下来。只知道人家是个牡丹市的市委书记。

    可是牡丹那个穷地方出来的市委书记竟然能请得动于向东,就连裘海鑫也来了。

    廖启明看向于向东的眼神就开始跳跃,见于向东的脸色难以捉摸,又见裘海鑫的脸色冷峻淡漠、严肃漠然,知道今天的事情,不好逃过。

    他暗叹晦气,如果不是接到马诰基的电话,自己怎么会跑到这里处理这么一个破事!

    这好端端的双休日,在家让老婆烫壶小酒,和孩子们聊聊天,享受一下天伦之乐,那有多好。

    可现在不一样了,人家请来了自己都请不来的人。开玩笑,以于向东的身份,恐怕事件已经上升到了一个他不可想象的高度。

    本就该两厢一合计,赔点钱拉到的事情,现在倒好,引发成了政治斗争。

    他现在想起了车上的人,低着头,于是话锋一转,呐呐地说。

    “于书记,裘市长,我也就是想严肃风纪,这不只是先停职,等候调查,我,我,我的处理有些武断。”

    能当面认错,于向东对廖启明还是想隐忍的。这后面一定有故事,具体什么故事等下就应该明白了。

    他相信自己出面了,对方也一定会出面。他和裘海鑫严肃的点了点头,裘海鑫也不希望把事闹大,自己的得力干将还在旁边车上坐着抱着自己的孩子呢。

    你看那熊样,装的这个好呀,哎!许炳春呀,你可真让我为难! 正想着,一辆挂着中组部车牌的黑色a6行驶了过来。z国中央组织部副部长马诰基在秘书的陪同下下了车。

    他来的一路就在想,到底这个王八蛋给我惹了个什么事情。不就是挂了一个长得漂亮的女人的车吗?

    是什么样的女人这么高贵,是什么样的势力让中央委员于向东都现身了。老于都去了,自己再不去,那事就大了。

    马诰基并不知道他儿子撞了谁,只知道是个女人。但是他并不慌张,因为电话中说是追尾,没有人受伤。

    只是自己的孩子被人打了,受伤的是自己一方,再说被人打两下他认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在他眼中,世界上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自己的地位在这摆的,自己的关系网也在这摆的,凡事丝绪万缕,都能理清。

    实在不行那就动动关系,找找中间人,牵个线搭个桥,也许以后还成了人脉。

    但这事偏偏就请出了于向东,不禁于向东到了,裘海鑫也到了。马诰基有点活见鬼,照眼前的形势来看,这是想要私下解决估计是要麻烦了。

    于向东身为bj市的市委书记,其特殊的身份地位使马诰基有些抵触。也不知何故,他下意识地总有些排斥于向东。

    自己是中组部的一名副部长,还是第一副部长。自古组织部见官大一级的老传统使马诰基很是飘飘然。

    再说自己给廖启明亲自打过电话,自从姜海洋下到地方以后,廖启明对自己还有点意思。

    可是比起原来姜海洋坐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时,廖启明差的有点多了。就这么个小事情到现在还没办利落,他真有些怀疑廖启明的工作能力。

    现在到了,看到于向东那不冷不淡的表情,说实在话,马诰基还是有点畏惧的。因为于向东担任bj市书记之后,bj市各项工作,特别是反腐的力度前所未有的高涨。

    不仅仅是bj市在动,就连中央各部委都在纷纷效仿于向东的手段。一时之下接连砍杀了几名厅级高官。

    他知道于向东身后靠的是鲁家,那是红色的鲁家。他听不少厅级高官私下里感叹,鲁家就认一条路,那就是棍棒子之下出孝子!

    鲁家紧靠于向东的脚步,马诰基清楚,按理说自己是李家的人,他很清楚,李家和姚家之间的关系。

    微妙呀,自己也就是个副部长,从级别和隶属上,都不该出面,但此时不出面不行呀,自己的孩子不是牵扯在其中吗!

    没想到于向东等马诰基刚走近,便张口问道。

    “呵呵,马部长,真是闲情逸致呀!想必你也是为了此事而来,不知道马部长打算怎么处理呀?”

    于向东先发制人,不等自己了解情况便要发炮,是否心急了一点。其实也是当面让马诰基下不来台。

    意思很明显,这是我的地盘,我的事,你算哪根葱。你在背后搅合的翻天覆地,还有脸往这跑?

    马诰基脸色发绿,于向东不亚于特意的告诉自己,凡事我都清楚,你和谁关系密切弄的这么乱七八糟,你赶紧想办法吧。

    其实也不凡善意的向自己提出警示,对方来头不小,还是谨慎行事。

    但自己不了解情况,看到儿子孤零零地躺在地上,身边一个女孩在那焦急的抹眼泪。

    马诰基就急了,他就这么一个孩子,儿子要是出事了,我还闹腾个啥,我这一辈子就是为了孩子活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