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05章 不好惹的主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他对于向东和裘海鑫笑了笑,心思一转,连忙说。

    “哎呀!于书记,裘市长,你们都在呀。我听说我家孩子惹事了,还受伤了,我就是来看看孩子,这事我不能算完,按道理要避嫌的,我先去看看孩子,去看看。”

    人家这么说,于向东和裘海鑫只能点头,反而还安慰一句。

    等马诰基一离开身边,走向他的儿子,就听于向东摇头叹息。

    “瞎扯谈!不能算完你又能怎么样!”

    裘海鑫也是暗骂一声,马诰基清醒得很,看看孩子?明睁眼漏的借口,你来了,难不成我们能下命令抓了你的儿子不成!

    不过他也清楚现在的事不太好办,于向东的暗骂,马诰基的不算完,廖启明的胡闹与承认错误,许炳春的装傻。

    他不仅有些头大,至始至终车内的宫芳都没露面,还真沉得住气,看来真想要点说法了,女人不好惹呀,更何况是有势力的女人。

    这也就是追了个尾,你还把人打了。要是给个深明大义的男子,那早走出来打打招呼,说几句话就过去了。

    但显然宫芳是得到了什么暗示,究竟是谁要借这件事搞点什么呢?还是有什么大想法?

    你马诰基和许炳春也是,你孩子惹事了,也没受伤,你在那装什么呀。让孩子过来道个歉走人不就完了吗,真想闹大不成?

    裘海鑫心里还在纳闷,于向东却轻轻地碰了他一下,缓步的向一辆奥迪v6走去。前面又来了三辆v6、清一色的s省牌照。

    前面的是0001、0002再后面竟然是y0001。

    三辆一色的v6要多气派就有多气派,要多大气就有多大气!这是怎么了,交警和民警都有点傻眼。

    一看就是省委大员的车,赶紧指挥让出道路。

    而现场中的马诰基与许炳春更是惊心,这是怎么了,难道碰了下牡丹市市委书记的车屁股,难不成竟捅了s省的马蜂窝了,这竟然飞出了一群马蜂?

    一瞬间马诰基才明白了什么,s省省委书记钱沐瑾一下车他的脑袋就‘嗡’得一下开始响。

    再看看,这么一个小小的事情,竟然惊动了两名中央委员,而以钱沐瑾的身份最大。

    钱沐瑾一下车,现场的局势都变了,他的警卫员直接指示现场的警察维持秩序,做出了中央安保队形。

    警察大都参加过首长外围警戒任务,一听说是s省的省委书记,还都有些傻眼。廖启明竟然现场通过步话机,指示现路段暂时限行。

    好吗!所有的一切都向高端发展,所有的事情都对马诰基不利,看来自己今天就是个坎,过不过得去,只能指望自己的家长了。

    马诰基一想,你们找家长,我也找。我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呀,我就是到现场看看我的孩子,有必要吗。

    你钱沐瑾不在s省待着,为了这么点小事你跑到京里要我命呀。

    这要是传出去,我护孩子的名声板子上订钉了,以后升迁无望呀。再一想这都是和姚家有关系的人,那就是针对自己,针对任家了。

    他毫不犹豫的、掩饰着,掏出了电话,把现场的情况简单的向任海涛做了汇报。

    任海涛刚升任为z石油的老总,心中对自己升为老总的前前后后颇为不爽。为了这个老总,任家竟然向姚家做出了巨大的让步。

    凭什么,你姚家想干什么,杀人不过头点地,现在竟然指使将近六十的钱沐瑾欺负到京里来了。

    可是钱沐瑾不是姚家的人呀,难不成钱和姚家达成了什么协议不成?凡事要为姚家出头?

    一个宫芳,有些过了气的宫家!宫老爷子退了后,宫家还有什么!这怎么就牵扯到了钱沐瑾,怎么就又和姚家挂上了钩。

    我任家不出声,你就认为我们真的好欺负呀。任海涛生气的抓起电话,一番紧密急速的交代下来,他便坐车向事发现场赶去。

    任海涛冷冰冰地下了车,他下车之时公安部大部长凌越也正好赶到。

    凌越没下车,正等着任海涛。

    其实现场和于向东说话的钱沐瑾早就看到了凌越的专车,了解完情况,钱沐瑾和于向东隐晦的笑了笑。

    于向东小声的说。

    “钱书记,风声大呀,这是要请雨呀!”

    钱沐瑾无不认同的点了点头。

    大笑话呀,真是大笑话,一个爆菊引发的笑话,说出去都会笑掉大牙。就是个追尾,竟然请动了三名委员。

    看来都是闲的没事干了,看来都蛋疼!

    钱沐瑾暗示于向东王浩新婚的消息,也隐晦的表示了自己是来参加婚礼恰巧经过。于向东这才释然,他突然就明白了,王浩其实已经成为了姚家的代表力量!

    看到这么多车川流不息的从眼前经过,即使道路暂时限行,还是不时地有o字牌照的车子从面前开过去,虽然是外地车辆,但不凡一二号车为多。

    于向东暗暗地感叹!姚家,真的不可小嘘,哪是一个任海涛可以左右的,他早看到了故作气势与凌越一起走向自己的任海涛。

    却和钱沐瑾故意的一边说话,一边向宫芳的车走了过去。现在就是一个姿态,一个泾渭分明的as姿态,我走向谁,我就是喜欢谁。

    宫芳不能不下车了,两名中央委员都为自己而来,还走向了自己,她赶紧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宫芳下来了,自然感到愤愤不平的唐可可与依胜雪也随之下了车。这都是烈女子,都是不好惹的主。

    宫芳有些不好意思的和钱沐瑾与于向东打了个招呼。

    刚叫了声钱书记于书记,便被唐可可打断了。

    “钱伯伯,于伯伯,我是可可啊,我被非礼了,你们可得帮我啊,我不我就找我的爷爷去,哼!”

    两位大佬面面相觑,这都哪跟哪呀,唐可可是谁?他们还真不知道,钱沐瑾便有些疑惑的看了眼身前的宫芳。

    宫芳感觉到了钱沐瑾的疑惑,于是小声的解释着。

    “钱伯伯,于伯伯,这是唐家的可可,牡丹市的娇客呀,王浩拉过的投资商!这位是依胜雪,就是捐资亿元为牡丹市修建道路的大企业家,依胜雪依董事长!”

    又是震惊,又是王浩,又是与他有关,王浩的投资商被人非礼,与王浩有关系的女人被欺负?

    捐资上亿元的大企业家被人非礼?钱沐瑾和于向东的脸不由自主的晴转多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