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07章 当面教子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所以等凌越的话说出来后,一转身,身后一个人也没有,四周的警察都跑到马路对面去维持车辆秩序了。

    场面一度有些失控,因为凌越的脸越来越红,话说出来没人执行,怕是不好收场了,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司机,司机硬着头皮走到了宫芳面前。

    “你是宫芳?牡丹的宫书记?请吧!”

    宫芳冷笑着没动,司机抖着胆子就要抓宫芳的胳膊。

    我们不得不佩服这名司机,凡是斗争都需要有个牺牲垫背的。司机出手了,没想到等他的手抓实了宫芳的胳膊之际。

    侧面的唐可可一个飞腿袭来,稳准狠的正中司机的腰部。

    就见司机一米八的身子被小小的,灵俏的唐可可给踹出去了两米多,硬生生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一动不动了。

    踢完人的唐可可这还不算完,虎了吧唧的走向凌越。

    “你叫什么?老头?你脑袋秀逗了吧,敢指示你的手下非礼我姐姐,我去你的!”

    没等凌越反应过来,哪来了这么个小女孩,自己便被狠狠地踢了一脚。

    唐可可的高跟鞋厉害呀,那后跟像锥子一样的尖锐,竟然刺穿了凌越的裤子,穿进了大腿,瞬间一抹血迹便浸湿了凌越的裤子,鲜红的血顺着凌越的裤脚流了下来。

    这下可不得了了,司机本想躺在地上装死,这事他出不了手哟。可是看到自己的首长受伤,他无需考虑,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从自己的腋窝中掏出把六四便对准了唐可可。

    “袭击中央首长,对不起,你被捕了!”

    话音刚落,唐可可身后冲过来三名壮汉,还有一名冷气袭人的美女。

    三个大汉都端着枪,对着凌越的司机。

    “把枪放下,你身后是首长,你不想死就说一声。”

    没想到凌越的司机还真坚强,面对着三把对准自己的枪,依然不动声色。

    “就是死,想要伤害首长,请从我的身上踏过去!”

    话没说完,便见唐可可一扬手,司机手中的枪,奇诡的掉落在了地上。而唐可可身后的三名壮汉也恰如其好的收起了自己的佩枪。

    钱沐瑾和于向东火了,当着自己的面掏枪。还真就无视我们的存在,于向东厉吼一声。

    “廖启明,还不给我把这个用枪对着钱书记的犯罪分子给我抓起来?”

    廖启明那汗如同爆豆般的直落,两腿打着摆子,对远处的警察挥了挥手,跑上来两个人直接把菱悦的司机铐了起来。

    任海涛一脸严肃的扶着凌越,认真地帮他检查着伤势,他刚才已经打了电话。就在他把凌越扶起来的时候,他事先安排好的两卡车军警呼啸着冲了过来。

    “包围起来,同志们!一定要保卫首长!”

    这帮兵也不知道是哪来的,也不管什么警察,什么钱沐瑾于向东的,上来便将他们团团围住。

    而此时的凌越已经被卫生员做了紧急包扎。他也没什么事,只不过被鞋跟带着踢掉了一块皮。

    包好了伤势,凌越气势更胜,仿佛知道今天就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他一头钻进牛角尖里了,指挥士兵就要拷宫芳,和跟随着宫芳的人。

    钱沐瑾一声冷哼,事态现在已经上升到不可预测的程度了。假如今天宫芳被带走了,那么形式完全的会发生变化,将会一发而不可收拾。

    “干警同志们!保护好宫书记,保护好好人证物证!”

    廖启明赶紧动员道。

    “同志们!保护钱书记,保护于书记,保护裘市长,现在是发挥你们的责任,现在是实现你们从事警察事业的誓言的时候了。

    正是党考验你们的时刻,正是人民需要你们的时刻!坚决不能让有心人伤害到我们的书记何市长!”

    说完首当其冲的带领着自己的干警,挡在了宫芳与钱沐瑾于向东的身前。

    说实话,干警们很紧张,开玩笑,与公安部的大部长作对。他们不想,但是不紧跟着廖启明的脚步,恐怕死的更惨。

    现场的情况很明显,两名大佬对一个大佬,并且两名大佬身边还有自己的主管领导!

    所以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

    正在事情紧急之刻,一辆车悄无声息的开了过来,下来一位年轻的身影,年轻人很是淡然的咳了几声。

    “哈哈哈,很热闹嘛。保卫首长的演习工作大家做的都不错。”

    年轻人的话刚刚说完,身后车中又下来一名老者,老者一身布衣,面色红晕,神采威严!

    老人被年轻人搀扶着,慢慢的走到了任海涛的面前,毫不犹豫的伸手手来,当着现场这么多人的面,狂扇了任海涛两巴掌。

    “你这个不肖的东西,你在这干什么?你z石油的问题都处理完了吗?”

    任海涛尽管唯唯诺诺,还还是一身桀骜不肖的样子。

    “我路过,我也没干什么,凭什么打我!”

    老爷子气的浑身颤抖,手指着任海涛对凌越说。

    “他没脑子,你也不考虑一下?凌大部长呀!你就这么来迎接钱书记入京?要不是王浩告诉我你来接人,我还真不知道你和钱书记有交情。”

    说完不等凌越接话,哈哈大笑着走向钱沐瑾。

    钱沐瑾与于向东也赶紧走上前来,认真地说。

    “任老,您怎么有时间来这里呀!我们正演习呢,欢迎老领导前来指导工作!”

    任康年点了点头,转身对俊朗的年轻人招了招手。

    “王浩呀,快过来,钱书记你认识,我再给你介绍一下于书记。于书记可是我们bj市的市民们人人传诵的好书记呀。

    不仅仅是做官,你无论是做官还是做人,都要向钱书记与于书记认真的学习!”

    王浩赶紧上前,与于向东紧紧地握着手,心中坚定的说。

    “于书记,我是王浩,请于书记以后多多教导!

    自己的父亲上来就打自己,打完还批评了凌越一句,便径直的带着王浩走向于向东。

    使任海涛感觉到颜面大失,他瞬间便苦憋成了一个大红脸,平时见惯了场面的他,哪这样被当场羞辱过,他竟然一时语塞,愣在当场!

    一般来说,父亲打儿子,有些理所当然。当面教子,背后教妻吗!这也是z国五千年的封建恶习,却被广为传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