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08章 几许怅然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可虽然是儿子,但这个儿子大了,并且身为高官。即使是父子,任海涛觉得他的爸爸也该给他留点颜面。

    你就是训我几句,那也不是不可以。但也要有底线吗,也要给我一定的尊重,给我点尊严,我是个官呀!

    你教训我无妨,也需要给我维持一点自尊吧!现在倒好,训斥都免了,直接打人,还直接打脸!

    并且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其中还有这么多的小兵,小警察。人言可畏,三人市虎呀,这以后传出去,你让我的脸往哪搁?

    任海涛心中屈辱难当,想反驳,打自己的是他的父亲,打得还理直气壮,他确实有些莽撞,看情形刚才父亲不来,也许双方真能打起来。

    要真打起来那就坏了,幸好自己事先警告这些大兵不准带枪。而对面的民警也是赤手空拳。

    想想他摇了摇头,打起来就打起来,士兵和干警们对练习武,相互切磋对抗演习吗。

    钱沐瑾和于向东不是一直在吆喝演戏吗?

    想到这任海涛真的不想就这么沉默,当他见到王浩那气势凌人,神彩飞扬的样子,心中更加堵得慌。

    又是这小子,为什么每次都是他?他又和自己的父亲搅合到一块去了。任海涛实在是不甘心,他感觉太伤人自尊了。

    不止任海涛不甘心,一脸难堪,凌越也是脸色大变,他紧握着拳头,想不通任老爷子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马诰基暗叹一声,离得很远,却看得明白,他知道今天这一关不好过了,急忙低头掩饰起来。

    再看徐炳春!见到马诰基低着头不停的擦汗,他就更不用说了,感觉自己的腿肚子都在转筋。

    全身不停的哆嗦,怀里的儿子抱也抱不住了,一不小心就把徐良摔在地上。

    徐炳春真的怕了,他不是没经历过什么事儿,只是没有见过,真的从未见过如此高规格的对决! 任海涛终于憋不住了,现场的形势越来越诡异。他看到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如同霜打了般的茄子一样不禁有些蔫,好像还有些信心动摇。

    于是他发作了。

    “爸,今天这事是他们打人,欺人太甚!这一切都是针对我们任家而来的。今天的事情绝对不能这么算完,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要讲原则,你要顾及大局,我也要讲,凌部长,我还是要求你把行凶人员抓起来。打了人还要摆威风,没国法了不成。”

    任海涛的话顷刻之间像一发炮弹般的命中了凌越的心窝,凌越也对任康年说道。

    “老首长,我不服!你看看,他们连我都打,不禁打,还把我打伤了,这算什么,难道打得就是我一个人吗?

    你要是不管,我就向上面反映问题,我不信,我一定要反映,我不信我们的中央首长也会不管,也会放纵行凶的打人伤人份子!”

    没想到任康年很镇静,他没有接话,而是平和的看着凌越,却不看自己的儿子一眼。

    他对自己的儿子很失望,很失望。对凌越的不理解很无奈,很感叹!

    你们还想往上找,恐怕你们不找,人家也会说的。都是一群不开窍的蠢货呀!

    任老爷子突然间感觉自己有些累,一股从未有过的疲劳感觉袭上心头。看看身边的王浩,再看看站在王浩身侧那么年轻的宫芳。

    任康年突然觉得自己很老迈,突然觉得任家很老迈。老迈的没有一丝生机,没有一丝希望!

    正当他无奈的观望,无奈的看着凌越之时,一个无比俏丽洒脱的身影,蹦蹦跳跳的跑了过来。

    这个美丽的,让任康年神情为之一振的身影,上前摇摆着他的胳膊,轻轻地叫了一声。

    “爷爷!王浩哥,你们怎么都在这,这是怎么了?”

    王浩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任彩蝶,竟然感到有几许无奈,几许怅然。

    他觉得自己好像有什么地方做得有些不对劲了,可是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劲,王浩却一时想不起来。

    “任彩蝶?你怎么来了?奇怪!”

    任康年哈哈大笑的看着自己的孙女,疑惑又感叹不已。

    马上就是王浩新婚的日子了,自己这个孙女该怎么办呢?今天的王浩还是一个人,可身边早已经是珠玉满怀。

    究竟还能不能容下,还会不会给自己的小孙女挤出一席容身之地呢?

    任康年不敢想啊,也不敢去猜测。看王浩的摸样,看自己孙女那故意讨好的神态。

    任康年无不感觉一股悲泣的苍凉,一股心酸的无奈。

    “钱书记啊,于书记!我先告辞了!告辞了!凌越啊!你跟我走,走吧!”

    钱沐瑾与许向东赶紧回声礼送任老爷子上车,看着任彩蝶扶着任老爷子上车缓缓的离去。任海涛使劲的一跺脚,也转身径自离开了。

    而他指使来的那些士兵们,便在自己队长的一声令下后,纷纷上车,悄然而去,至始至终也没和钱沐瑾于向东打什么招呼。

    钱沐瑾端详着离开的大卡车,看着那卡车后面被遮挡的严严实实的车牌,暗自点了点头。

    于向东一声冷笑,严肃的说。

    “来路不明呀,真乃奇兵!”

    一场冗长但又影响深远的追尾事件,就这样毫无结尾的落下了帷幕。

    而透过现象看本质,至此,京城各方势力的大比拼,各方云集,为了各自的利益的精彩表演,一时使王浩眼花缭乱。

    他感到惊奇,感到凄然的同时,也感到了意外,感到了担忧。

    惊奇的是唐可可的虎头虎脑,凄然的是凌越的作为,意外的是任老爷子的态度耐人寻味,担忧的是还有很多别有用心的人,这次根本就没出场。

    通过这件事使王浩认识到了自己有很多地方、很多局势、甚至说有很多方向都把握不准。

    这么好的机会,没有当场便撂翻几位大员,王浩非常的后悔。

    马诰基与许炳春之流的不是王浩所愿。他们肯定会像长江水一样被付之东流的。

    这件事明眼人都能看出王浩在里面所起到的作用,但是就像大马拉小车,有点雷声大雨点小。

    任家的力量确实庞大,也隐隐地露出了冰山的一角。如果不是自己找任老爷子出马,现场就有可能失控。

    任海涛过于聪明于心急的的布控,确实有能力做到他想做的事情。假如他一意孤行,还真有可能挑衅于向东的权威。

    不仅是于向东,就连钱沐瑾也只能干瞪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