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13章 永不放弃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赶紧上前护住了许薇,没想到,男人却不是要打许薇,而是抱住了自己的女人,一个劲的向许薇与王浩道歉。

    “对不起呀,真的对不起,是我们不好,都是我不好,我媳妇心情不好,心情不好。耽误了你们行车,您千万别恼,要打就打我吧,我替我媳妇向你们道歉!”

    夏雨更加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男人,而女人突然间怒声的呵斥起来。

    “梁宽!你还有没有点人性!你还知不知道疼我?我被人家打呀!梁宽,我是看透了,他不就是坐了一辆好车吗?他们不就是有钱吗?

    你就这样看着我被打?就这样看着我受委屈。我说要死,你还要拦着,我还活个什么意思,什意思呀!”

    “夏雨,别胡闹了,我们回家吧,这辆车和我们楼总的车一样,很值钱的,你先前一阵乱拍,恐怕人家真的要我们赔,那我们就会没钱办酒席了。

    夏雨,回家吧,我以后真的会给你买房子,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夏雨,相信我,我们走吧,再晚了,恐怕末班车也没了。”

    王浩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半了。还别说,一会象山周围真就没车了。

    “我不跟你走,回去又能怎么样。婚宴办完了又怎么样,我们的孩子怎么办?产费呢?孩子能生下来吗?

    梁宽!我想要这个孩子,我真的想要,你要知道我已经30岁了,属于大龄产妇了,梁宽!

    我该怎么办呀!”

    女人终于委屈的靠在自己男人的肩膀上呜呜的哭了,哭声渐渐的变大,渐渐地成为嚎叫。

    她哭泣着,模糊的乞求着。

    “这位小妹妹,我对不起你,砸了你家的车,你就原谅我吧。我真是逼急了!我们办了婚宴,就连产费也是个问题呀。

    你是不知道呀,看你也像是有了身孕吧。现在去医院生孩子,不要说是去市医院,就是社区街道的三流小医院,生个孩子就要一万多。

    我真是没办法了,我求求你,你就放过我们吧!你上车赶紧回去吧,我不再闹了,就是心情紧张,明天就要结婚了,紧张,所以,所以、、、、、、”

    “所以发发小脾气,使使小性子是不是?”

    许薇摇了摇头,有些低沉的叹了口气。

    王浩也是一声哀叹!

    一个婚房

    一个生产手术费

    无端的沉重,无端的压抑!

    真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呀!

    他是个大夫,当然知道所谓的产费,现在去医院生孩子,本来能顺产也说不能,要的就是剖腹产。

    理由很简单,忽悠你不损伤你的产道,以后你和老公的‘爱’生活还是那么的紧凑!再就是,剖腹产不疼,你半梦半醒之间什么都成功了。

    其实最主要的就是赚钱!

    说白哦了,就是一个钱!

    顺产你在医院大不了住上四五天,而剖腹产那至少两个周,甚至一个月!

    你想想两个周,医院可以赚多少钱,一天不说多,床位费,三四个吊瓶,再加上其他的口服药,换药什么的,大有搞头!

    再说住房,两个人,没有两家父母的帮助,想在京里贷款买套房子。不要说是在京里,王浩相信,就是去他现在所主管的牡丹市买套房子也要将尽三十万。

    “这个,这位大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月收入多少呀?不会连产费都交不起吧?”

    梁宽叹了口气,深深地摇了摇头,拒绝了王浩递过去的特供中华。王浩小愣了一下,还有人不抽他的中华?

    想了想,郁闷的笑了!

    平常的老百姓,谁知道你抽的是什么?就是吸烟而已,拽什么拽!还不是都冒烟!

    “小兄弟!谢谢你呀,不吸了,戒了!我就是个软件设计师,没什么名头,一个月好了也就七八千,没名头不行呀。

    干我这行,要是有人捧,再有点关系,那我早就火了。

    我上学时有几项设计还得过全国大奖呢,现在,哎!不说了,小兄弟,回吧,不耽误您了,对不起了啊!”

    王浩心中一震。

    “设计师?哪方面的?”

    “哎!城市规划与园林设计!没出路呀,我同学,人家现在做酒店家装设计,现在车房都买了,我就是抹不开这个劲!

    我一直有个想法,我想设计一个人人都称赞,人人都说好的城市。这个城市不需要有多大,哪怕是个三线城市,再不行四线,实在不行,那就一个区,一个县!

    可惜呀!这么多年了,我设计了这么多年。没一个人说好,没有一个人领导采用!

    其实我知道不是我的设计不好,而是我的设计都是老百姓所需要的,不适应现在的官老爷们的实际需要。

    他们需要的是高架桥,需要的是大通道!需要的是政绩,是明面上华丽的标志,让人一眼就能看得见摸得着的。

    不是我这种扣扣索索的,什么也看不见,投资小,却不见政绩,没大油水可捞的小设计方案。

    也是我俗,我傻,我白上了大学呀!小兄弟,实在是对不起了,再晚就没车了,我明天还要结婚,我先走了。”

    男人说完,从自己的衣兜内掏出个纸巾,轻轻地抹了抹女人的泪水,长长的舒了口气。

    “夏雨,我们回吧,我爸妈会担心的,行吗?他们把房子都卖了,为了我,现在租房子住,还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夏雨,我们回吧!产费你不要担心,我真的会努力的,行吗?”

    小女人呜呜的哭着,哭得更加悲泣。

    “你这个白眼狼,娶了媳妇忘了娘!你爸妈把房子卖了,那她们怎么办?难道一辈子租房子住?

    一辈子寄人篱下?

    他们都老了,老了老了,还不得安稳!梁宽!我真是看错了你,没想到你这么自私,想不到你这么没人性。

    我其实就是窝囊,也就是发发小脾气,我喜欢象山,所以经常来这里。我说的都是气话,可现在怎么办呀,老人家以后怎么办呀?”

    梁宽痛苦地蹲在地上,也抱着头近似呜咽的长吁短叹!

    是呀,父母总不能租房子住一辈子吧,他们为了自己,为了儿子,把自己的房子都卖了,听说家里值点钱的都卖了,为的就是给他筹首付。

    想到这的梁宽再也忍受不住了,丢下了自己随身背着的文件包,又猛地踹了几脚,大声地吼道。

    “我成天把你们当做宝,日日夜夜呀,我设计出来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呀!苍天呀,大地呀!天见可怜呀!”

    却想不到夏雪,赶紧去抢夺梁宽丢在地下的文件包。抢过来抱在怀中,像抱孩子一样的,小心的抱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