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17章 婚车编队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再进来时许文静便被姐妹们给推到了前面。王浩也不犹豫,抱起许文静就往外走。

    柔柔弱弱的许文静总是那么的小鸟依人,她娇声微叹,芳息轻糜。

    “文静,你很紧张?文静,今天你就要嫁给我了,你高兴吗?”

    “夫君,文静死都愿意,一生与君相随。”

    许文静的话无端的刺激了王浩,这个女人总会给他带来欣慰,带来慰籍。总会让他心神一震,感到无端的爱意与责任。

    是的,婚姻何尝不是责任,何尝不是肩负!

    既然爱了,既然选择了,就不能放弃,就不能不珍惜,不能不用心的呵护与关切。

    爱是两个人的付出,爱是两个人相互的依靠,相互的敬仰与遵守。

    王浩把许文静放到了宾利中,看了看车中的三位新娘,心情大好,不禁随口说。

    “老婆们,老公我继续给你们抢姐妹去。”

    佑兵咂了咂舌,他现在才知到了王浩的意思。没有伴郎,伴郎就是伴狼呀。卧榻之侧岂能允许恶狼的存在。

    宾利车厢里能坐下六个人,还是加上王浩。于是后面的只能被放到保时捷上。相续下来,王浩竟累的气喘嘘嘘。

    许薇生气的咒骂着。

    “累死你,老黄牛!”

    王浩上车正好听到,不禁傻笑。

    “俺是地主,需要老黄牛,多犁地,广种田,撒下万般精品种,来年收获千倾粮。”

    “我打死你!”

    许薇、宫芳、许文静、袁小艺、寒雨蝶娇怒的要争打王浩。王浩赶紧作罢投降,摆出唯命是从的姿态,赶紧求饶。

    “老婆大人们,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老公,我这孙悟空再厉害,也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不是,今天咱结婚,给俺猴子点自由,俺也拽一把。”

    宽阔的京都主干道十车道单向封闭,火红的保时捷车队花样百出,司机都是精挑细选的特勤安保队员。

    驾驶婚车对他们来说,真不亚如吹灯息腊。其实他们的主要责任并不是驾驶婚车,而是做好绝对的安保工作。

    王浩的婚礼是姚家对外推出的一次重磅炸弹,意思就是重点推出王浩,告诉大家,姚家后续有人。

    98辆火红的保时捷由一字长龙慢慢的幻化成了星子阵型。王浩的宾利先锋出击,一举冲出,身后跟着两辆火红的保时捷。

    继而旁边的保时捷又突然冲出,宾利慢慢的减速,又隐身与保时捷的火海。

    这时在前面十八辆骑警的开道下,火红的保时捷组成了十个编队,护卫者中间的三辆婚车,排成了一个红色的婚车甲阵,大气磅礴的向京都国际大酒店驶去。

    而就在此时,很多人都注意到了,在婚车阵容的上空,九架轰鸣的直升机正跟随着婚车方队缓缓的前行。

    直升机也做着花样飞翔,仿佛如灵秀的飞鹰,又如同美丽的白鸽翱翔云空。

    京都国际大酒店门口,飞猫一身笔挺的西装,正指挥着几百个特勤人员换装成服务生的摸样,在紧张的警惕着四周的情况。

    许向东死都不同意姚老的安排,这么势利,这么夸张。结个婚搞成如此阵势,他实在是无法接受。

    通过现场视频,看着这豪华的车队,许向东像个孩子般的笑了。

    看到路人们指指点点,竟然相互拍照留念,许向东直摇头。简朴在哪里,老革命老传统在哪里?

    现在人的思想观念真的是改变了,面对炫富不但不指责,还一味的跟随,一味的叫好与支持。

    是心态,还是社会风气,是人变了,还是社会变了?

    正在许向东认真地观看之时,只见完全被封闭的道路对面,竟然驶出了一辆z京0001打头的,上面标示着城管执法的江铃皮卡。

    皮卡耀武扬威的横向停在了路中间,从上面下来几位身穿城管制服的执法人员。正当他们做出喝令婚车禁止前行之时。

    开道的骑警已经把皮卡紧紧的包围,骑警很不客气地说。

    “同志,这条道路前后十里地,已经被外国友人,国际财团出资十个亿,临时租用半个小时。请你马上离开。”

    不想两位城管执法人员很认真的说。

    “放屁,扰乱城市交通,破坏城市形象,征用!问过城管大队吗?问过市城管局吗?你以为这是小商小贩,摆个摊,卖个鱼,随便交给我们几百块就算了。

    告诉你,今天不给我们两个亿,休想从此过。

    我管你婚车不婚车,我管你结婚不结婚,老子的一亩三分地,老子说了算。要不你就不结婚,要不你就从新结。”

    硬点子,找茬!

    王浩通过车中的步话器,听得明明白白。

    两天前自己原来楼下的烧烤店老板就给他打过电话。

    说什么,到了夏天了。城管又开始收费了,不让干烧烤。说白了,给城管大队交上五千块钱,你怎么干都行。

    不交钱他们即使在室内烧烤,城管也是不允许的,说什么不准干烧烤,只要干烧烤就得交钱。

    敛财敛到如此的地步,明目张胆的立个项目。我说收费就收费,手中握着权,不用白不用。

    王浩深深的摇头,城管,现在不光管起了烧烤,还要管自己结婚。

    大有深意呀!

    看样子我结婚也得和你打个招呼,招呼打得不好,我的婚就结不成了。这还是京城,还是京畿要地。

    王浩知道,这不是城管的问题,这是针对姚家与许家,是针对自己而来。

    对方嚣张的叫嚣,一出口就是两个亿。王浩笑了,他不得不笑。而车中的宫芳却是愁苦难当。

    城市管理局的大班椅上做的正是自己的表哥。

    自己今天嫁人,家里面都知道。说实话,宫芳这次回来,根本就没回家。

    她只是给家里去了个电话,说自己今天结婚。而王浩一没有去自己家下聘礼,二没有去打招呼。

    不是不去,而是王浩先前去了,宫老爷子不让他进门。

    也是,人家一个活生生的大姑娘,就这么能轻易地嫁给你了,还是个填房?

    无名无份的不说,你事先竟一点苗头都没有?

    所以宫老爷子很生气,不禁生气,他把姚家送来的请柬一撕两半,并坚定地指示自己的外孙子,开上你的车,把他的婚车给我拦下来,死也要拦下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