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29章 熊满飞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许向东的话加重了语气,并且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许薇人精似得心思,哪能不明白他老爸的意思。

    她见到王浩的第一句话就是说。

    “爸爸说你不配做牡丹市的市长,第一是心智不够完善,第二是不懂得平衡之道,第三是不够隐忍!”

    王浩当然明白许薇的意思,尤其是许薇最后一句话,特别的加重了语气。并且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眼中流露出了明显的暗示。

    许薇尽管脸上是一脸的笑容,但语气的加重,无端的警示王浩,时候未到,时候到了,一切会报!

    所以王浩想起了许薇的话,也明白了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去做。

    熊满飞今天过来,一不是真心为王浩来送祝福,二也不是像他说的接待外宾恰巧路过。

    王浩知道,他是存心要来,来了就是为了向王浩宣示自己的存在。一对腕表,端的是珍贵,端的是寓意高深,一表情深。

    哪堪大有作为,大有打算!

    相安无事,便是一表情深,你给我面子,我也给你脸。否则那就是记忆犹新,你端着盘子我端着碗。

    盘子里碗里都有肉,可惜的是端盘子的是王浩。盘子中的肉一目了然,而碗里的肉需要抄底才能看见。

    他对他恨之入骨!

    他对他防之又防!

    自从姚老认了王浩这个孙子,熊满飞自信满满的以为,凭借自己现在的实力,凭借他现在的身份。

    姚家也好,王浩也吧,多多少少的应该给自己一些回旋的余地吧。所以他送了一对瓷瓶,意思就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平平安安的,相互就这么着了。

    但是王浩很不给他面子,不禁是王浩,就是姚老也没有任何教育之方。

    王浩小不懂事,你姚老也不知道做个表面现象?即使是表面的,我熊满飞也会适当的欣慰。

    我的礼送了,心意到了。你竟然不安排你的宝贝大孙子来回敬一下,来意思意思。

    人都是吃味的,我知道自己以前对不起你们,但是事隔千秋,我愿意化干戈为玉帛,你意何为?

    真想不到,一过就是七八个月,直到现在。王浩要结婚了,娶得还是许向东的女儿。难道你们更是眼珠子长在头顶上?

    真的看不见我的存在?

    好吗!你们看不见,那我就自己凑到你们跟前。在你眼前晃来晃去,我看看你是否真的忽略我。

    在此之前熊满飞曾经找过自己身后的人。而他的大佬却告诉他,该怎么走就怎么走。

    历史上,古往今来,历朝历代都不可能是一盘菜。只是要求他尽量委婉,能交好就不要明着翻脸,其他的便不用他操心。

    试想到了熊满飞这个级别,到了他的这个层次。还要这样步步小心,谨慎为营。那么王浩怎么办,王浩该和他如何相处?

    可惜的是王浩一开始对此人的印象就不怎么样。更可况他还是害自己父亲的人,只可以说是自己的世敌。

    其实王浩对熊满飞,抛却个人的恩怨来说,熊满飞还是不错的。最起码他入主发改委以后各项政策都是贴心为民的,全心在为基层服务。

    所以王浩不打算和他现在就闹翻了,也不打算现在就和他过不去。说白了,自己好多项目都需要过发改委这一关。

    只是前些时间修路,自己的方案报了上去,到现在一直如同泥牛入海。王浩知道,这就卡在他的手中。

    按理说自己一个小小的牡丹市,审批根本无需经过熊满飞的手。可惜的是,什么叫渊源,什么叫溯本究源。

    人家等的就是这一天,期盼的就是这一刻。

    熊满飞被王浩领到了姚老那桌,说实话。这有些抬举他,但是现场看来也只能领到姚老这桌。

    因为钱沐瑾与冯岳泽直向王浩使眼色,不仅使使眼色,就差努嘴了。他们不想和熊满飞坐到一起,说白了,有陈兵和马德江坐在那里,钱沐瑾早就知道了来龙去脉。

    人啊,到了他们的层次,能不参与就不参与,能回避就回避。其实也是个立场站队问题。

    按说这几个人级别都一样,理应坐到一块。

    看到熊满飞来了最起码应该起身打个招呼吧,可他们却像没看到一般,只顾端着酒杯一个劲得喝,难道他们眼神不好?

    难道s省和gd省的事物就不需要经过发改委?非也!

    这就是立场,这就是站队!也是明着表示!特别是在今天的场合,这些大佬们就一个观点,你要是主动来打招呼,我们就接着,否则就当没看见。

    我们的席位在最前面的一角,你是从酒店后门进来的,我们没看见,理所当然!

    可是熊满飞却不这么认为,一个是钱沐瑾,一个是冯岳泽。再就是陈兵和tj市的市委书记!

    开玩笑,他们能坐到一起,风马牛不相及呀。即使老钱和老冯以前是一个省的,可tj市的怎么也凑合到一桌了。

    老钱身后是总理,大家众所周知。陈兵自不用说,那是李家的门生,而冯岳泽,一直谣传是任老爷子力挺上位的新主。

    难不成你们都联合起来了,难不成这就是要变天了?

    熊满飞在这个大好的酒宴之上看出了弥端,看出了门道,也揣测出了个所以然。

    但是见王浩直接把自己领到了第一桌,他还是有些慌乱。他像汇报工作一样认真地解释着。

    “首、首长,我刚和国的财经大臣会晤、、、、、、”

    许向东哈哈大笑,随意摆了摆手。

    “这是小熊呀,坐!来,添把椅子。今天是小女的婚宴。今天没有级别,也没有公事!

    小熊呀!看你气色不是很好呀!坐呀!”

    许向东的话刚刚说完,annie立刻起身,对姚老爷子和许向东很正式的说。

    “姚老,许向东先生,我身体不适,对不起,我先回去了。”

    而在场的y国首相戴高帽和军事大臣亨瑞公爵也立刻起身!

    戴高帽很严肃的说。

    “国事繁忙!姚老、许xx!告辞!”

    亨瑞公爵却是很豪爽地说。

    “姚老爷子,乘您的盛情邀约,本定于下个星期的索马里两国联合维航编队,我还得回去好好的训练一下,具体什么时候出发,真不好确定。

    姚老爷子,许xx,真是军务繁忙,我告辞了!”

    熊满飞一来,桌前立刻要走三位外国贵宾!还是在全世界都不能小嘘的三人!熊满飞只觉得一阵眩晕,由不得浑身一阵细汗,沁了个透心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