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37章 这是我第一次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是么?”佑兵似笑非笑的看着cy,宽厚的手掌揽过cy的腰肢,“美丽可爱的cy,不知道你们酒吧,还有什么新鲜玩意儿没?”

    cy看着佑兵,美丽的蓝眼睛闪过一丝迷恋,“过会儿有这里最有名舞娘来跳舞,各界大佬都会来欣赏,哦,可爱的z国男孩,我告诉了你这么多,你能给我联系方式吗?”

    “实在不好意思,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佑兵耸耸肩,嘴角漾出一丝笑。

    “不不不,我们可以尝试发展一下的”cy有些失望的看着佑兵。

    “cy,你在干什么?as”一个端着托盘的橙发女孩走来,她拽过cy,“还不快去招呼新客人?”

    cy懊丧的和橙发女郎走回了吧台。

    目送着二人离去,佑兵端起桌上的红酒,轻轻啜了一口,“脱衣舞娘,我们要看么?”

    王浩点点头,他环顾四周,笑了笑,“二楼东边右三包厢,来了几个rb人。”

    顺着王浩的目光看去,精致的二楼散发着炫目的极光,东边右三包厢的黑门刚刚关上。

    “rb人?难道也是和我们一起来放松的?”佑兵有些疑惑的道。

    “不,”王浩神色微敛,认真的道,“我查过这个酒吧的资料,只有和当地政府或者是和当地黑帮有关系的人物,才有资格上二楼,并且,een酒吧的东面包厢,都是留给和政府黑帮有关系的亚洲人”

    “少爷真厉害,”佑兵佩服的点头,“我已经明白你的意思了。”

    刚说完,前方就传来一阵哄闹。

    只见中心舞台上,摆着一根血红色的钢管,一束暧昧的银色灯光打落在血红钢管上方,有些诡异的放荡。

    音乐变得十分舒缓,所有人都停止了哄闹,静静的看着舞台。

    只见一个身材凹凸有致的女郎阔步走来,身上似乎带着疏离的气流,她身着剪裁流畅的黑色西服,手中拿着一柄银色的手杖,头上戴着一顶黑色条纹的帽子。

    就在她走向钢管的那一刻,刷的一声,劲爆的音乐如同炸豆一样散开,刚才还冷若冰山的女郎立刻扭动起火辣的腰肢。

    全场的男女爆发出兴奋的尖叫,女郎一把抓起头上的帽子,咻的甩到人群中,再度引发尖叫狂潮,随着重金属音乐的加强,女郎开始摇摆着她的棕色卷发。

    迷魅的大眼眨了眨,似乎在诉说着无尽渴望,就在这人们愣神的一瞬间,她猛地拉下身上的西装扔到地上。

    只着一件无带的黑色蕾丝文胸和西装长裤,巨大柔软的浑圆让所有男人为之心动,女郎抓起一旁血红的钢管,如同灵蛇缠绕,疯狂的扭动起来。

    她柔嫩的指尖划出令人痴迷的弧度,似乎旋转在寂寞的边缘。棕色的卷发在镭射灯七彩的光芒中飘散,仿佛全世界都投入到韵律中,使人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

    趁着人们都注意着台上的脱衣舞娘之际,王浩和佑兵走进二楼楼梯边的洗手间。

    洗手间的隔音效果不错,装修得华美奢旷,入口处和隔间还有个屏风挡着。不过现在却无人,估计都跑去看脱衣舞娘了。

    佑兵检查了一下每个隔间,再把每个隔间的门都拉上,留下一个靠自己最近的隔间,然后撸起袖子,露出半截手臂,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一副耳机,插在手机上。

    手机屏幕亮起,佑兵的手臂上居然浮起一串电波图的投影。

    “听到什么没?”王浩看看佑兵,又看看门外。

    “不停的在叫尼玛呀,尼玛呀,听不懂啥玩意儿,”佑兵皱紧了眉。

    尼玛呀王浩沉思着,这名字,是不是从哪里见过?

    “之前他说过什么话?”王浩道。

    “说什么,小泽,今天很忙之类的亲热话,”佑兵收起耳机,“门外有人来了。”

    尼玛呀小泽

    莫不是

    王浩双眼晶亮,他对着佑兵抬起头,握住王浩的手臂,快速说道,“我知道是谁了!”

    话音刚落,洗手间的门被推开,两个戴着金链子,穿着红色侍应生服装的大汉试图走进来,手中拿着清洁工具。

    一般这种大汉,都是酒吧请来看场子的,伪装成各种形象,故意到处溜达游走,看有没有可疑人物。

    很显然,这两个大汉,是来上洗手间的。

    “卡尔文,过会要去二楼检查,我得先上个厕所,今天吃了不少海鲜,肚子很不舒服,”一个略微粗犷的声音道。

    “约翰,你得快点,我还要去看脱衣舞娘的第二脱!”卡尔文的声音不耐烦的道。

    “马上马上!”约翰快步走来,眼睛四周查看着,依旧保持着警惕。

    王浩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看着佑兵,使了个眼色。

    佑兵尴尬了一下,揽住王浩,俩人迅速抱在一起,深深吻住,艳丽的光线打下来,有些看不清是哪个国家的人。

    快速走来的约翰看到深深热吻的俩人,愣了愣,然后笑了笑,走进佑兵刚刚刻意空出来的隔间,砰的关上门。

    王浩这才松开佑兵,佑兵的脸却红了。

    “这么大了,红什么脸?”王浩低声道。

    “少爷这是我的第一次”佑兵有些羞涩的道。

    “我去你的”王浩翻了个白眼儿,“我也是第一次和男人亲嘴好不好,为少爷服务就是为国家捐躯!”

    “是是是”佑兵迷迷糊糊的点点头,脸颊这才不那么红了。

    王浩尴尬的轻咳一声,盯着不远处的隔间。刚才若不是他急中生智和佑兵抱在一起热吻,恐怕就会成为een的重点观察对象了。

    cy说过,她见过rb人和z国人,也就说,这一带,rb人和z国人就那么几个,而且都是近期冒出来的,那么自己就更加不能在夜场随便暴露自己是黄种人身份了。

    更何况,他现在看到了几个rb人上了二楼包间。

    rb人到这边来,和他的待遇一样,吃什么玩什么,就是和这边的人没什么特殊关系。

    俗话说得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就算你小rb国力再强,派几个人来中东买石油,也不至于坐上政府酒吧专座。

    所以,王浩断定,在这边,有人在偷偷接应那帮rb人。

    而且那人,一定是政府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中东政府的人,中东政府没那闲心思和你纠结石油,谁不是靠石油发财?每个人都开着豪车,抱着美女,什么都不缺,最缺的,就是水。

    你们不送点水来,买再多的石油,也不关我中东政府的事。

    所以,王浩的心里,很直接的出现了一个叛军的名字。

    那就是,z国驻中东领事馆的石油主任,冯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