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52章 遍地零落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劫持国商船,真是国际玩笑,但这不是玩笑,而是的的确确存在的。

    这么大的手笔,这么大的动静,国际局势瞬间风起云涌。而此时此刻王浩这里却风平浪静。

    在那强势的白色宫殿里,国总统唔根疯狂的叫嚣着,他感到自己受到了强烈的挑衅!

    在被连续袭击多年以来,这位大佬真是头疼欲裂。

    小小的中东,小小的索马里,弹丸之地,竟跋扈的撼象!

    他身前的军事大臣唯唯诺诺,面对总统的斥责无言以对。他能说什么,联合国的护航编队当时就在案发现场不远的几百米之外。

    可是等赶到,人家早就船无踪迹了。动用最为先进的设备侦查,却没有一点蛛丝马迹可寻,茫茫的大海,只有几只振翅的海鸥在偏偏翱翔。

    天依旧是瓦蓝的,海依旧是碧蓝的!

    z国。

    任海涛与熊满飞坐在一处高档会所最为隐秘的天子号包厢中。

    熊满飞吞云吐雾的愁绪万千,任海涛也是浓眉紧皱、心思满怀。

    他抬头看了看一直吸烟不说话的熊满飞,此人真不愧为军将出身。

    一米八的个头,虎背熊腰。虽然是两人闲谈,还是身子笔直,就连吸烟也是那么的有型,没有一丝邋遢的摸样。

    “熊哥!你不信任我!”

    熊满飞抬头斜视了一眼任海涛。这小子一脸奸臣之像,五官倒是端正,只是年过五十,还是那么的面嫩,脸上的肉细皮粉白的,让熊满飞看着特别的不舒服。

    熊满飞是个硬汉子,也是血与火中滚出来的。因为他一心想上位,那就只能拼了命的往上爬。用血和汗,用苦和累,不计较奸谋诡计!

    因为他的出身低微,因为他没有帮扶与关系,更没有依托与屏障。所以他的付出是实打实的,他的奋斗是血与火的挣扎,苦与痛的考验。

    他不喜欢与任海涛交往,更不喜欢任家。任家自古就是官宦阶级,出来的子弟身上总有一丝太子的影子。

    并且这些小子,身上或多或少的都带着一些过分的张狂。这是熊满飞非常不喜欢的,也是他最看不惯的。

    在外面动不动就惹事,惹了事自己摆不平就动用家族的势力,这使他深为不耻。

    所以对于任海涛的邀约,熊满飞本能的产生了抵觕的心理,但是抵触归抵触,到了熊满飞这个级别,再上一步就是副总理了。

    他明白,任海涛是他必须要结交,并且需要借助的力量。

    “呵呵!任兄何出此言,不知任兄叫我来所谓何事呀!”

    任海涛嘴角轻微的抽蓄了一下,有些高傲,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熊满飞。

    “熊哥,你觉得那小子能放过你吗?你们上辈的恩怨,很多人都是了解的,我也是其中之一。”

    熊满飞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冷冷的看了一眼任海涛。

    “呵呵,任兄,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回去了,近来我那很忙!”

    任海涛早就料到熊满飞会有这样的反应,他哈哈大笑的摇了摇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接着说。

    “熊哥!你办的那些事,你以为人家真的会不追究?此时的王浩和以前在y市的王浩还不同!婚礼上你也看得明白。

    你真想走,我不拦你!但是要是我们联合!我想,即使他想动你,或是在背后干点什么,也不会那么容易吧。

    没别的,我也不要求你干什么,我希望,该落笔的时候,你多斟酌一会,该批准的时候,你还要上会研究一下。

    至于会议的结果,肯定是我需要的,那你就不用担心了。

    熊哥,这样做对你来说不难吧!

    有了我们任家的支持,我想,你会得到你所要的东西,怎么样,熊哥还想走吗?”

    熊满飞哈哈大笑,笑完认真地看了一眼任海涛。

    “就凭你?呵呵,任兄!看新闻了吗,看到索马里的斩首视频了吗?看到赎金的具体要求了吗?

    别人不知道,你们家老爷子能不知道?

    他在那里,这事是谁导演的,你看不明白?

    国他都敢动,联合舰队就在百米之外,你要是想死,我不拦着,我还嫌命短呢,哼!”

    熊满飞的话令任海涛相当的震惊,这几天他一直都在办公室。足不出户之下,不要说新闻,什么他也不知道,就连秘书都不让进屋。

    猛听到熊满飞的话,任海涛很是疑惑。难道王浩此去中东,竟做出了什么经天纬地的大事业?

    熊满飞感觉出任海涛竟对此事一无所知的摸样,不禁心中暗叹。

    任家,也许真的走向了衰败,看面前这小子的摸样就行。王浩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们任家竟然能不知道?

    任康年在婚宴上的戏言,现在才让熊满飞回过味来。

    让自己的孙女给王浩做小,任家,竟流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与他们联合,哈哈,还是趁早吧!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任家再不济,也是根深蒂固。围绕和团结在任家的周边势力,还有任家的子弟门生,细数之下,还是让某些人不能小嘘的。

    熊满飞打开了房间的电视,调到新闻频道。那里正24小时滚动播出着最新的视频资料。

    视频中嚣张跋扈的索马里海盗,张狂的叫嚣着。

    赎金!

    赎金!

    赎金!

    不答应每天砍一个脑袋!

    任海涛不得不再次震惊,这难道是他的手笔?画面中被绑架,跪在地上的可是国佬呀!

    他一个z国的官员,堂堂正正的正厅级干部,这不可能!

    完全不可能!

    “你不信?好吧!我无话可说,任兄,你最好回家问问任老爷子,也许你家老爷子明白着呢。

    我言尽于此,这方面我无能为力,但是我的笔近来有些不好用,哎!自小就是穷苦孩子,我用不起派克金笔!

    现在用的也就是普通的办公文具,有时总是不出水呀!”

    熊满飞认真地看了一眼任海涛,任海涛像找到知音般的感觉赶紧起身,他伸手想要紧紧地握住熊满飞的手以示感谢。

    却不料,熊满飞竟然对他点了点头转身径自离去。走了几步,开门后,才传来熊满飞那粗犷的声音。

    “任兄!我先走一步!好自为之呀!我是个农民出身,事不要过底线!因为,我还想为民办些实事!”

    门被关严了,任海涛有些颓废的坐在沙发上,他拿起一只烟点上,深吸了一口。不小心猛的被呛到了,转而无奈的站起身,疯狂的咳着。

    咳得满脸青红,被呛得厉害了,咳了许久也没得到缓解。他挣扎着,恼怒的敲打着沙发扶手,转而一边咳,一边生气的乱踢着。

    茶几,杯子,沙发!

    遍地零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