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55章 徐沫沫的渴望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摸了摸头,傻傻地看着徐沫沫,说道“俺是乡下人,听你的口气,应该是z国大都市的吧!”

    徐沫沫点点头,她看着王浩,娇嫩的嘴角浮起一顽皮的丝笑。

    “如果你不告诉我的名字,那么今天咱俩都光着身子吧!”

    王浩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说实话,他对徐沫沫的感情就像是对妹妹一样,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可是现在,徐沫沫这么一暗示,他刚刚偃旗息鼓的小王浩在徐沫沫的眼皮底下,又顽强的膨胀起来。

    也就在这尴尬的一瞬间,房子的门被推开了,是亚瑟。

    “亲爱的浩,这个z国女人合你的胃口吧?”亚瑟笑眯眯的,他雪白的牙齿泛着珍珠般的光。

    “还可以吧!”王浩点点头,然后苦笑一声。

    “我还没见识过国的女人呢”

    身后的徐沫沫,看着王浩眉飞色舞的和亚瑟讨论着美女,她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王浩王浩不是来救自己的吗?

    我的那封血书难道他没有看到吗?

    徐沫沫明亮的大眼睛里蒙上一层泪水,她突然觉得自己赤裸裸的坐在王浩面前,真是一种耻辱

    擦了擦眼睛,徐沫沫深吸一口气,走下床。

    “哦,如果你不要她,那么漂亮的沫沫小姐今晚可就要被人挑走了哦!”

    亚瑟看着徐沫沫,吞了吞口水。

    “这个”王浩脸微红,他实在不想以这样的姿态面对徐沫沫。

    徐沫沫看着王浩艰难抉择的表情,心中涌起一团怨恨。

    那股好强的劲儿也使了出来。

    “亚瑟先生,我很喜欢这个z国的男人,我

    徐沫沫眨了眨眼,一股与生俱来的妩媚让亚瑟看直了眼。亚瑟的手在徐沫沫裸露的粉红蕾尖上掐了一把。

    “小妖娃,你说同意就同意么?”

    “亚瑟先生,我来这个海岛有些时日了,我也想试试我们的z国男人”

    徐沫沫舔了舔嘴巴,大眼睛燃着一团火。

    “好,我成全你,”亚瑟笑了笑,揽过王浩,“恰克,拿几件衣服来!”

    很快,不远处跑来一个黑人,手里捧着几片缝好的树叶。

    “这个这个是衣服?”王浩看傻了眼,他拿着一片刚好可以遮住自己隐秘的芭蕉叶,抖了抖。

    还好还好,一根线穿着,围在腰里就行了。

    “这里是性福岛,规矩是这样定的,”亚瑟瞟了瞟王浩的壮实胸膛,表示十分满意。

    王浩无奈的把树叶拉了拉,勉强的遮住小王浩,而徐沫沫则戴了三个打磨的十分光滑的椰子壳。

    三人一同走出小房间,王浩这才注意到,岛上的男男女女都是这般装束,这也太原始了!

    “上次跟你说过,这个单子做成功,国的女儿都任你玩,过来吧,让你见识见识考特斯上校的威力!”

    亚瑟笑眯眯的,他看着一脸震惊的王浩,心中大爽。

    领着这些没有见识的z国人开开眼界,亚瑟的虚荣心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于是,他忍不住的这这那那介绍起来。

    在王浩的奉承阿谀之下,亚瑟的虚荣心达到了最高点,摇身一变,简直成了旅游向导。

    在岛上走了一天,王浩终于理清了思绪。

    性福岛是考特斯挥巨资买下来的一个无人岛屿,建立起了极强的屏蔽网路,抢掠了不少知名美女明星。

    放在里面供高级海盗或者是各业大亨消遣娱乐,同时,进入性福岛之后,身上携带的东西全部都会被销毁,以免有人质和外界联系,以防性福岛被一锅端。

    王浩在这里发现了不少各国政界大佬的女儿妻子小姨子,无一例外的都佩戴着椰子壳,更让他汗颜的是,这些美丽的女人都称呼那些黑人为老公亲爱的,甚至有的是成群簇拥着叫唤。

    曾经有几个王浩只是在电视上看到的女人,非常岑贵,而如今却同时趴在一个黑人男子旁边跪下认真的服侍着,还一脸幸福享受。

    这都是怎么了?

    刚刚还清晰的思路一瞬间再次搅混,性福岛都乱套了吗?

    王浩百思不得其解。

    是夜,海岛中心的空地上举行了篝火晚会。王浩坐在考特斯旁边,却不见徐沫沫的踪影。

    面前的篝火烧的正旺,一群戴着椰子壳的美女正翩翩起舞,跳着不知名的舞蹈,那姿势那动作,绝对是一个专业的舞者。

    一群美女走来,手中端着木盘子,木盘子里盛着烤鱼,烤肉等食品。

    王浩毫不犹豫的拿起就吃,引来一群美女的笑。

    他抬眼望去,居然看到了国总统的女儿,此时她正和一个黑人正在嘴对嘴的喂酒,另一个黑人正在她身上抚摸。

    不忍再看,王浩在考特斯的频频举杯下,喝了不少红酒,他假装有些微醉,拿着一只鸡腿,摇摇摆摆的被人扶回了小房间。

    房间里没有开灯,外面的星光很亮。王浩搓了搓眼睛,一个人,正坐在床上。

    他缓缓走近,居然是徐沫沫。

    徐沫沫也意识到王浩的到来,她眼里闪过一丝欣喜,很快又黯淡了下去。

    “你来干什么?”徐沫沫冷冷地发问。

    “吃了没?”王浩干脆走进屋,关上了门。空气变得安静起来,只有远处海浪涌动涨潮的声音,混合着徐沫沫的呼吸。

    让人有些心烦意乱。

    “吃没吃关你什么事?”徐沫沫反问一句,心头却是有些暖暖的。

    “这个给你!”王浩并不回答,他递给徐沫沫鸡腿。

    徐沫沫迟疑了一下,接过鸡腿,咬了一口。

    “好吃吗?”

    “好吃。”

    “俺家乡的人,都爱吃鸡腿,”王浩傻傻的摸摸头。

    “你”徐沫沫松开手,鸡腿掉在了地上,她看着王浩,泪水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都这个时候了,为什么不与自己相认?告诉我啊!你就是王浩!

    难道你真的不是来救我的吗?

    难道你真的和那些黑人一样,只是来寻欢作乐的吗?

    徐沫沫心里闪过无数个疑惑,她痛苦地看着王浩,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什么。

    “怎么了?别哭呀!”王浩依旧傻傻的,他走过来,拿着床单给徐沫沫擦眼泪。

    “不用你管!”徐沫沫一把推开王浩,却又想起了什么,只是牢牢地抓住王浩的胳膊。

    王浩低下头,看着泪光莹莹的徐沫沫,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徐沫沫也看着王浩,鼻子变得酸痛,心中滴着血。

    她的手指忍不住攀住了王浩的脖子,伤心的泪水再次流了下来。

    “浩,你还认识我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