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62章 一路艰辛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呵!这你就不用知道了!”亚瑟自负的一笑。

    “亚瑟,如今我们可是一根线上的蚂蚱,你认为还有必要对我隐瞒什么吗?”

    王浩真诚的看了一眼亚瑟,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是不是在卢克索买的?亚瑟,我的身份你知道,或许我会给你庇护权!”

    亚瑟听王浩如此一说,顿时双眼瞪得像个铜铃一般,蠕动着身子,爬向王浩。他的内心无比的兴奋刚刚还兴奋,靠上王浩,紧靠上他,或许自己真就有生的希望。

    “果然是聪明的z国官场中人,你千万不要告诉我,这是你们的产品!”

    王浩笑了笑,顿生说“是不是一个叫塞尔温的人出售的?”

    “你知道?”亚瑟惊讶的看着王浩。

    “如果你愿意帮助我离开这个鬼地方,我相信你以后获得的东西比跟着考特斯要多得多。”王浩的声音有些迷魅。

    亚瑟一声苦笑“我这不是已经和你站在一条战线了么?”

    “这样最好!”

    王浩微微一笑“我们要去哪里,你知道吗?”

    “这个我可不知道!”亚瑟摇了摇头。

    “考特斯最恨背叛他的人。”

    一时间,王浩感觉浑身的不自在,他闭上了嘴巴,忍不住的想,这是在哪?又要到哪里去?

    以考特斯残忍狂暴的手段,王浩相信,如果佑兵迟来一步,自己三人不是被斩首,就是被活埋,甚至更为惨烈。

    这边,亚瑟也很后悔,他从那会儿听出王浩的身份后,心中就是一阵阵的凉,真后悔不该带王浩来这里,苦命的亚瑟为了钱,跟着考斯特东奔西走,没想到最后会落到这样一个结局。

    人性是贪婪的,也是悲哀的,亚瑟深深地懂得了,什么是自我。

    在人生的最后,在面临着即将到来的生命终点的时刻,亚瑟后悔的不能自已。

    只是,考特斯会战胜自己面前的这位尊神,还是面前这位尊神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呢?凭直觉,亚瑟不无否定的认同,胜利的一定是自己面前的这位年轻的小子。

    亚瑟心里此时一阵冷一阵热,王浩给他的感觉太镇定了。镇定的非常可怕,刚刚还被绑着的双手,现在已不知道他用什么方式解开了。

    他不但解开了自己,还解开了他和她。

    王浩安慰着亚瑟,用脚轻轻地碰了碰他,坚定的道,“我们想个办法,一定可以逃出去”

    车子日以继夜的开动,黑人们在货仓的外边放置了货柜,想必是要应付检查。可是到底有没有被检查过,王浩并不知道,因为这段时间他们三人一直昏昏沉沉。

    睡的时候多醒来的时候少,当他意识到是他们在饭菜里下了药后,他就不肯吃饭了,总不能一直这么昏迷,否则怎么想办法逃跑?

    可是他不吃饭,那帮黑人就强制让他吃,就算不吃饭也要让他喝水,似乎铁了心的不让他清醒。

    王浩和亚瑟知道拗不过他们,为了少吃点苦头,只能乖乖吃下这些下了料的饭菜。

    王浩看到没有逃跑的机会,也索性不再解开绳子,省的一听到声响,来回的自己绑自己好麻烦。

    三人待在货仓里不见天日,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少天,只觉的越来越冷,有时候冻得受不了,黑人们拿了些稻草和棉被进来,让他们不至于冻死。

    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三人却生活舒适,挤在一起取暖,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说到中途就有人睡了。

    就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王浩觉得好像有一辈子那么长。

    终于有一天,黑人们蹦上车子,将他们所有的束缚都解开,也不再喂他们安眠药,可是王浩并不认为这是件好事,因为这代表着,他们认为已经到达相对安全的地方,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离开中东很远了。

    三名黑人上前,将三人推到里面去,关上门,锁上锁。

    里面是一间大约十个平方的小房间,有一个窗户但是已经用木板钉死,根本就看不到外面的情景,只有木板缝隙中透出一些微弱的光。

    这里实在是太冷。被关的地方似乎是两层高的小楼,他们好像在二楼的一个小房间。这里的位置应该很偏僻,因为他从未听到过热闹的声音。这里肯定是很隐秘的地方。

    坐在地上,抱着有些虚弱的徐沫沫,看着不远处装着伤痛的亚瑟,王浩有些无奈。

    “哦,我亲爱的浩!”亚瑟站起来,四处瞧了瞧,又敲了敲墙壁。

    “这里可真冷!”

    “确实很冷,”王浩点头,他把房间里的稻草搓成一团,撕下棉被上的布,迅速的编制起来。

    “你在做什么?”亚瑟好奇地道。

    “天气太冷,沫沫的衣服坏了,我给她做一件,

    王浩低声说着,手却飞快,不一会的时间就做好了一件系带式的胸衣,两片凹槽里塞了很多稻草,被布片隔着,刚好可以遮住徐沫沫的凸出。

    徐沫沫羞涩的穿上这件简陋的胸衣,在这些日子里,三人“坦诚相见”,倒也没觉得什么不妥了。

    只是她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对王浩的情感正在消退。

    渐渐地,变成兄妹般的情愫。

    “唉不知道怎么出去”亚瑟长叹一声,坐在王浩旁边,用棉被牢牢裹住自己,玩起了稻草。

    徐沫沫连忙缩到王浩怀里取暖。王浩将两人的被子都叠在一起,团团转转地包住,这才感觉好一些。

    或许是得到温暖的缘故,没多久,徐沫沫颤抖的身子才慢慢放松下来。

    俩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只是一种求生的本能。

    徐沫沫将脸埋在王浩怀里,闷声问了句“这些人会杀了我们吗?”

    此时的她哪里还有半分平日里的媚态,这几天黑人对她动则打骂,让她做人做事都变得小心翼翼,胆怯懦弱起来。

    提起那些人,徐沫沫的声音里多了几分轻颤。

    王浩深吸一口气,道,“他们抓我们是想要钱,如果z过政府出面,也许能够回去。”

    “z国为什么还不交赎金?为什么还不给钱?”

    徐沫沫小声啜泣,她不敢哭大声了,怕那些人打,怕那些人摸。“我好害怕,他们都打我,他们都摸我……”

    “没事,有我在。”王浩拍了拍徐沫沫的肩,轻叹一声。

    “如果有通讯设备就好了。”

    “通讯设备?”亚瑟疑惑的问。

    “我很喜欢研究这个。”

    “说了你也没有,手机,电脑,微型发射器,你现在有?”

    王浩翻了个身,搂紧了瑟瑟发抖的徐沫沫。

    “还真没有”亚瑟不好意思的搓了搓头。

    “不过,是不是有了这些,就可以出去了?”

    “是,只要可以发信号就行,”王浩肯定的说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