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63章 挑战底线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在这么一个可怕的地方,不禁冷的要死,还条件简陋的要命。王浩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仿佛失去了以前的从容,失去了满脑子的智慧。

    可是他的天生傲骨,还是使他的形象不至于太邋遢。三人都身无片缕,都是从那个荒银诡秘的幸福岛上被押送来此的。

    遥远的路途,一路气温的变化,王浩明白,这里一定会是个荒无人烟的不毛之地。

    现在正是初夏,而中东地区正是盛夏。

    但是如此的寒冷之地,会是哪里呢?

    不要说他们身在哪里,就是东南西北也是不知道的。

    冥思苦想王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但是越是艰苦,越是条件恶劣,对王浩来说越能激发他的斗志,也就越有挑战性。

    眼看着光线慢慢地变暗,也就意味着天慢慢的变黑了。这样的条件,如果在黑夜、深夜中,不用想,王浩几个肯定会被冻死。

    而从早上几个人吃了点东西,一直到现在,送饭的中东胖女佣再也没有出现过。不禁女佣没有出现,外面就连个声音都没有。

    顺着墙板的缝隙向外张望了多次,外面竟是皑皑的白雪,一阵凛冽的风袭来,让三人忍不住更加哆嗦起来。

    还好有三床破被子,三个人铺了一床,垫在稻草底下,挤在一起盖了两床。三人也不避讳,紧紧地靠在一起相互取暖,相互焦急的大眼瞪小眼。

    亚瑟无数次的说着逃跑,因为外面什么也没有,连个站岗看守的都没有。王浩一次次的否认,一次次的分析。

    所以说没人看守,看的明白,两面都是大山,山高雪厚,上去只能等着变成冰棍。

    只有一条向下的雪径小路,往下延伸着,拐了个弯便看的不是很明白了。

    王浩坚信,拐弯处一定有人,因为那里避风,还隐隐的冒出炉烟的摸样。

    这种处境,别想逃跑,就是跑出去也是个死。

    王浩身边什么也没有,他撕开被里,把被面撕成几许小布条,小心的处理着几人的伤口。

    几天下来,先前的炎热天气,伤口已经感染,还好不是那么厉害,现在受严寒的影响,看样子有所好转。

    这边的王浩一伙冥想着,而那边的佑兵们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团团乱转。

    根据追踪器的显示,王浩他们经过亚丁湾,转道内陆竟然一直向东北方向而去。佑兵与安得利疑惑不解,这些人竟然走了三天三夜。

    而那里有座被伊兰教众们称为圣山(小说需要,臆造的)的山脉,此山虽然地处热带,却终年被积雪覆盖。

    而人到了此处却不再前行,看样子是进了山了。根据潇冬的侦查,反馈回来的信息是,王浩一伙被人绑了,正当做人质被押到那里。

    而所有的功劳都是因为亚瑟身上的那条金链子!

    亚瑟把金链子藏得很隐秘,竟没有被搜走。金链子上其实安装着潇冬在y国引进的最新式的定位发射器。

    安得利指示大家先不要动,静观其变,远远的隐蔽着,时刻警惕着王浩一伙的安全。

    现在安得利不知道王浩掌握了什么,以王浩的性格来说,被抓了,绝对不会这么镇定,他一定有着详细的计划,周密的安排。

    安得利不想打乱王浩的步骤,因为他不了解幸福岛上究竟有什么,存在着什么。

    如果枉自联合多国舰队对幸福岛展开攻击,安得利真没有把握能保证不伤一人而轻松地夺取阵地。

    如果出现伤亡,出现意外,不禁是安得利,相信,就是王浩也担不起这么重大的责任。

    因为根据最新的情报显示,幸福岛内羁押了各国重要的人士。这些人无不身份显赫,地位崇高。

    从海盗们向各国政府发送的勒索视频来看,里面的高官政要,里面的商业巨贾真是亮瞎人的眼球。

    所以安得利相信王浩一定在计划着什么,一定在等待着什么,果不其然,一辆沙漠越野军车从远处疾驰而来。

    车停了下来,一位人高马大野战军官摸样的满脸横肉的家伙跳下了车。在他的身后跟随着一位瘦俏的利落男子。

    男子端着枪,随着军官走向了简陋的小木屋——关押王浩之地。

    “哈哈哈,亲爱的浩,我们又见面了,怎么样,这里的条件还不错吧,你是否已经适应了我为你准备的‘避暑山庄’呀!”

    考斯特哈哈大笑的一脚踹开了小木屋简陋的门,随着木门‘哐当’一声飞出,一阵寒风迎面而入。

    王浩依旧躺在简陋的床铺上,用胳膊支起了脑袋斜看着嚣张不可一世的考斯特。

    “你这个垃圾,我正做着美梦,你有点素质好不好,要知道随便打扰别人的休息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呀!”

    亚瑟也学着王浩的样子,支起了脑袋看着站在门口处的考斯特。

    “考斯特!这样可不是对待朋友的方式,你应该给我们几件衣服,亲爱的,难道你就不怕被人唾骂?”

    考斯特动了动嘴角,阴冷的眼神如刀般的瞪了一眼亚瑟。他最讨厌出卖自己的人,更何况是被自己认为是可以相信的人出卖。

    这种感觉让他感到耻辱,让他感到一阵窝心。

    “住嘴,你这个叛徒!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余地!留着你,那是因为我还没有想好,怎么样才能让你用全世界最为痛苦的方式死去,那样,你就是世界第一!”

    亚瑟从考斯特的眼中看到的是绝对的阴狠与复仇的火焰。

    他疯狂了,他认为自己的背叛使考试特背负上一生的耻辱,其实对一个相当自我的强盗头子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亚瑟萧瑟的不敢再说什么,他的身子有些发抖,他的摸样就像非洲草原上的麋鹿,被一只猎豹窥视了已久,而现在麋鹿也意识到了危险。

    这种危险是那种明知即将来到的,而你却无法逃避的,只能等待,继续等待!

    徐沫沫更为紧张,趴在王浩的胸前,脑袋深深地猫在被子里,即使完全的不漏出来,但是只要听到考斯特那阴冷的声音,她就全身惊恐不及。

    这个声音太阴冷了,不禁阴冷,还带着余余的尾音,就像——就像古时候那仗势欺人的太监宣读皇帝赐死的诏书般,让人心神俱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