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70章 彻底归心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考斯特一脸震惊的看着王浩,失去男人的雄风是他一生来最为悲恨的痛。但是现在的情形让考斯特很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可以作为。

    自从几年前被鱼雷击中,受到惊吓以来,考斯特再也没有雄起过。而现在,对,就是现在,现在怎么会这样?

    看到考斯特急切的摸样,王浩转身拉过了站在一旁的徐沫沫,把徐沫沫往考斯特怀里一推,和安得利哈哈大笑的走出了房间。

    徐沫沫对考斯特还是比较感激的,自己被亨瑞卖到了索马里。几经辗转,最后沦落到了考斯特的手中。没有想到的是考斯特对她相当的照顾。

    不仅不让任何人动她,还把它定位为自己的禁栾。

    但是被王浩推给考斯特的一瞬间,徐沫沫的心就开始往下沉,她感觉自己死了,好像灵魂也在随着死亡的心慢慢的脱壳,一点点的飘走、飘走。

    考斯特也是犹豫了一下,王浩说过他喜欢徐沫沫。王浩从进幸福岛到现在,一直把徐沫沫带在身边。看情形是真喜欢,有点想要带回z国的意思。

    但是现在竟又把这个女人推给了自己,虽然考斯特很喜欢这个东方的传统并且风韵十足的女人,但是王浩在考斯特内心中的地位已经上升到了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度。

    沾染王浩的女人,实话说,考试特竟有些不敢下手。

    “沫沫,你是王浩的女人,你出去!”

    徐沫沫睁大了眼睛,她正全身无力的灵魂出窍。感觉自己被遗弃,早已死亡。

    而现在考斯特却说自己是王浩的女人,真是滑稽。

    “哈哈,我,我没资格做他的女人,他根本就没动过我,你也不要,看来我真的是个垃圾,真到了没人要的地步了。”

    徐沫沫凄惨的流下了眼泪,泪水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无奈。看来自己的人生已经到了生命的最低谷,就连曾经把自己当做东方女神的海盗,都不愿意再动一下自己。

    听徐沫沫这么说,浑身燥热,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的考斯特再也无法忍受,特别是看到现在楚楚动人,泪落衣襟的美人在侧,他更加骚动。

    不由分说的上前一把揽过徐沫沫的腰肢,竟然顾不得解开衣服。只是把裤子拉链一拉,便顶了上去。

    徐沫沫正悲愤着,心中正哀叹着自己的苦命。而摩加迪沙市气温已经达到了历史上的最高,所以衣物都很单薄,而徐沫沫又是穿着齐b裤。

    考斯特揽过徐沫沫的腰肢,强势的把徐沫沫抱入怀中,根本来不及退去徐沫沫的衣裤。只是简单的一把拉,狠狠地扯掉了徐沫沫齐b裤内的小内内,便不顾一切的挺了进去。

    呜呼哀哉!

    徐沫沫歇斯底里的放声大叫,这莽撞的进入147,这海盗式的疯狂,让她疼的死去活来。

    而证明了自己又成为了男人的考斯特,哪还会顾及那么多。徐沫沫的哭喊,徐沫沫的哀叫更加刺激了考斯特的疯狂。

    于是就这样,两个人衣装未解,却坐在床上杀的死去活来。

    徐沫沫彻底地放纵了,王浩是她一生的痛,自己的一切,自己的所有都是因为自己一时的花心,莫名的爱上了这个男人所造成的。

    但是现在,现在呢,还是没有得到他,反被他推给了别人。所以徐沫沫疯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管你什么和什么。

    老娘要死就死个痛快,要浪、荡,就浪、荡个彻底!

    徐沫沫在考斯特的身上颠簸的如暴风雨中大海内漂泊的小船,极上极下的,过山车般的飞速挺动着。这样正好刺激了考斯特几年来积攒的生理欲望。

    这顿厮杀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重午时杀到傍晚,从傍晚杀到深夜。

    王浩几人开始在房门外龌蹉的听着,王浩心中还暗暗自责。他把徐沫沫推给了考斯特,在推出手的一瞬间便感觉到了徐沫沫全身的僵硬,整个身躯都为之震颤了一下。

    他知道,徐沫沫的心已经彻底的死了。

    本来王浩还有点内疚,但是现在王浩反而镇定了。徐沫沫是那种极力需要享受的,一味追求享乐的女人。

    如果再让他跟随在自己的身边,王浩用脚都可以想到徐沫沫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这几天的接触,王浩看出了考斯特是有些真心的喜欢徐沫沫。

    所以如其选择你爱的人在一起,不如选择一个真心在乎你的人终了一生。

    所以王浩丝毫不犹豫的把徐沫沫推给了考斯特。

    他相信,以考斯特大男子的威风,徐沫沫以后一定会过的很舒服。对徐沫沫来说,回国,已经不重要了,她的人生在哪过都是过。

    她的朋友已经没有了,社会关系与人生底线早就遗失殆尽。仅存的也许就是那年轻貌美的躯壳而已,说不上随了考斯特,还有可能迸发出春的希望。

    现在看来,一切都成为了现实。里面一开始歇斯底里的呼喊,现在竟变成了春意绵绵的爱啼!

    真是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终被多情挠。

    还真让王浩猜准了,女人就是这样,被击杀到半夜的徐沫沫,经历了人生无数次的冲撞,也享受到了她来到索马里后这么久时间的第一次震颤。

    她被征服了,彻底地征服了。看来考斯特修理女人还真有一套。

    王浩等人出去吃完晚饭便回到客厅中坐下,与安得利认真的讨论着此次中东之行的一些收获。刚说了不几句,就见考斯特蹒跚着从楼上走了下来。

    来到王浩身前的考斯特身形一软,竟然双膝跪倒在王浩脚下。

    “浩!不,老板!考斯特从此以后就是老板的人,死也是老板的鬼!”

    王浩哈哈大笑,还是起身扶起了考斯特。虽然考斯特诚信的归顺,彻底地降服。但是看样子从此以后这家伙就跟定自己了。

    得,必要的拉拢与爱护还是需要的,即使王浩不喜欢这个海岛头子手下。但是在索马里地区,以后很多事来说,考斯特是他不能不用,也无法选择的最佳人选。

    “你起来,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老板与雇员,起来!”

    “不,老板,你以后就是我考斯特的老板,考斯特对我主发誓,将会以一生中永远的生命奉献给我真挚的老板王浩,宁愿无怨无悔的服侍老板一生!”

    王浩详装震怒,拍了拍考斯特的肩膀“起来说,我不是你的老板,今生我们是兄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