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82章 逆袭的匹夫(下)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老大,以前的zy市服装产业,都是我和张婷婷扶持起来的,做了很多开发的工作,现在他们却说是自己努力完成的,这!”

    牛建晨无奈的解释着,他是书记,也是原y市的市长。牛建晨市长任上做了很多实事,说来说去,zy市的服装产业,还真是他的功劳。

    葛硕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将牛、张等人的功劳抹杀,还是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他想干什么?

    在座的y市投资管理部部长范建连忙谦虚道“哪是我的功劳,全是政府的英明领导和y市所有同仁的努力!”

    接着,葛硕这边的人你一言我一句地夸耀着自己的能力,并不是每个会议成员都对服装行业的事情了解,他们听到这些人的话,自然都对葛硕更加信服。

    不过也确实如此,俗话说的好,强者说话,弱者靠边,y市的服装前景差,而zy市具有很多天然优势,当时也是除了黄金的主打选择。

    所以牛建晨忍着,不想现在和他纠结什么,毕竟办好国际服装展是个大方向。假如现在争执起来,还真不知道事情会向什么方向发展。

    大会马上就要开了,临阵出点什么幺蛾子,倒霉的还是整个y市。

    牛建晨此时又郁闷又急躁,王浩心知肚明,早看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个地级市的书记和市长,竟被自己下辖的一个县级市的市长临阵倒戈。

    还真是世间少有,全国独一无二呀。现在看来,整个y市这是想要围着zy市转呀。

    从大局出发,面前这么多行业内的人士,还有很多媒体记者,王浩也忍了,他拍了拍牛建晨的手臂,小声说。

    “没事的,我会搞定。”

    牛建晨这才轻松地舒了一口气,没王浩的话,他是忍不了的,是无法忍受的。这事要是传出去,那就是明着说牛建晨与邓立化是尿泥。

    没想到葛硕见牛建晨不出声,邓立化本就铁青着的脸也是紧闭着嘴一言不发,他的的脸上立刻显现出全是自信的笑。

    “那这次的服装展览,我们zy市就和y市投资管理部部长范建主任帮忙包办了!”

    参加会议的多是企业代表,与各行各业的工商联代表。很多人没看出门道,所以便没有人表示异议。服装么,展会吗,干好我们自己的就行。

    展会怎么办还不都一样?实惠哪都有,办好了大家都有利益,这是好事,管你们怎么办,你们当官的求的是政绩,我们求的是效益。

    但就在葛硕话声刚刚落之际,然而,在这繁杂的鼓掌声中,一个冷硬的男声响起。

    “我反对!”

    台上的葛硕双眼一眯,心中没来得及一惊,是谁这么不给面子,敢拆他的台,我们zy市伸手想要办的事,还有敢不给脸的?

    一时间,鼓掌声戛然而止,所有人的目光对准了说反对的那个男人。

    而这个人,恰好就是王浩。

    王浩笑眯眯的看着葛硕,一束灯光打在葛硕的头上,他这才注意到,葛硕是个光头。

    “请问,这位是?”葛硕瞅着王浩,觉得有些熟悉,却硬是想不起来。

    今天一早,他进门时就发现不对劲,很是犹豫了一会,自己该坐在什么地方?大会的会议桌是个长方桌子,一般情况下,书记总是坐在桌子中间的显要位置的。

    其余的人则从左到右,按常委排序和重要工作安排坐定。平时,自己来y市参加这种会议总是是坐在邓立化的下手,正靠着市长。

    现在,既有书记,又有市长,他是主持,他能坐在原来坐的位置吗?如果不坐,他又是主持,且是会议的重要召集人。

    如果坐了,其他人会怎么说?葛硕早在确定开这次大会时,就想到了这点。他就是要露脸,牛建晨这一届显然是要上去的。

    y市已经到了一个顶峰,无论是经济发展,还是城市建设,正如日中天。所以最后他来了个折中,既不坐在邓立化旁边,也不坐右边的末尾,而是坐在左边的第一个位子上。

    那就是紧挨着牛建晨!

    他坐下后才觉得不对,因为原来安排的座位不够了。而牛建晨也不是坐在中间,中间被一个年轻的大学生摸样的人给坐了。

    他还在想,这也许是省里哪个部门临时下来的吧,还真没当回事,因为没人给他介绍。

    可是真就没想到,这人在他沾沾自喜的时候出声了,在他满打满算,觉得自己做得非常好的时候,他来了个很不和谐的反对。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对他毫不犹豫的叫停。那么说他比牛建晨厉害?

    他真是省里的,可是为什么这么年轻?

    葛硕暗自摇了摇头,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也太不自量力了吧。你就是省里派下来的,重视我们这次的展销会,可是你也得有点素质不是。

    牛书记和邓市长让让你,你就坐了中间,算怎么回事呀!

    看样子这小子充其量也就是省里哪个部门的正处级干部。这也太不自量力了,也太拽了。

    “呵呵,这位同志,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是省里来的领导吧,牛书记和邓市长对我这次的大会安排都很满意,对大会流程我也是做过详细计划的。”

    葛硕满脸不屑的对王浩说着,他心里想,就算你是省里下来的。有什么用,县官不如现管。

    我身后的能量大着呢,牛书记和邓立化都不出声,你算哪颗葱呀。就是得罪了你我也不怕,老子八年没动地方了。

    那是自己不愿意动,zy市是我的大本营,是我的逍遥窟。我是大神指定的土地神,只要我不愿意走,zy市就一直是我的天下。

    得罪了你算什么,你能怎么办,政策我大不了报到y市,也就是个形式,省里我绕着走。这么多年来就没见省里给过什么,到是一个劲的要去了不少。

    其实葛硕是太自大了。

    葛硕身为一个副厅级的县级市市长,还是一个产金大县。他太自负了,有钱便变得目中无人。

    黄金是中央直管,这些年真就避开了省市两地。所以对葛硕来说无论是y市也好,还是省里也罢。他还真没太重视。

    他现在仿佛眼珠子长在头顶上,两眼朝天看。也难怪,成天接触的都是顶峰的领导,市里和省里对他来说就是个形式,平时对zy市的产金也很少过问,真就造成了他目空一切的状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