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85章 匹夫之怒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王浩笑了笑,继续说道。

    “苹果好吃吗?甜不甜?”

    “甜,好吃。”

    “不错。”

    众人应喏着,纷纷点头。

    一说苹果甜,葛硕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他高傲的扬起了下巴,对着王浩说道。

    “那可是当然,咱们zy市除了服装不错,其次也是苹果的故乡吗!”

    “是吗?”

    王浩笑眯眯的,可是眼神里却透着一股冷硬。

    “今年的苹果产业比服装产业高了百分之零点四一,难道你不知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

    葛硕心中一惊,急忙正了正脸色。

    “这是必须的,远销海内外呀!”

    “葛书记,你说这话就对了,如果你认为zy市的服装产业比苹果产业更有前景的话,那么我劝你现在还是从做打算吧!”

    王浩的声音突然变得冷沉,所有人心中没来得及一寒。

    “我们都知道,zy市土质丰厚肥美,种植的果树也是长势喜人,产出的富士更是远销海外,如今我可是听说,你们zy市的苹果产业受到大量的冲击呀!

    搞工厂胡乱征地,补偿低廉,并且果农的果树多被砍伐。您却选择无视,你知道你给果农们带去的是什么吗?

    那将会给种植业带来多大的亏损?更何况,从普通层次讲,苹果产业的前景比服装产业好的多,从国际上讲,zy市在服装行业就没有一点时尚底蕴!”

    王浩一口气说话,又吃了一片苹果,那咬碎苹果果肉的声音简直就是对葛硕的一种羞辱。

    一旁的王婷婷接话说道。

    “葛市长,您真要把服装sho打造成你们zy市的形象产业,我认为还真是失策!”

    众人纷纷附和,葛硕当然不可能是外行,但是面对王浩的嘲讽,也无话可说,zy市向来除了黄金就是种植,如今他要搞什么服装,这不是外行是什么?

    刚刚还想给葛硕辩护的范建对上邓立化严厉的目光,马上低下头,感觉到自己那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看。

    葛硕看到这种情形,气得心脏一阵猛缩!王浩看着他似笑非笑,范建不与他目光相接,牛建晨低着头,邓立化几乎是得意地笑,而会场现在却出奇的安静,仿佛都在期待着葛硕的解释。

    葛硕脸色微变,有些沉不住气了,最后他看向zy市的书记邱库,邱库面无表情,只是脸色有些发白。

    看来邱库也不准备说什么了,那就是说,计划泡汤了?

    葛硕额上青筋直跳,他压住心中的怒气,看着王浩沉声的说。

    “那么以王市长的意思就是y市做主打了?你们牡丹市也可以参与了?你这是要来趁机捞点什么吧?

    王市长呀!你好深的算计呀!牡丹市没能力搞招商引资,没能力搞国际服装展销会,你是要来这里和y市人民抢饭吃呀!”

    王浩很想大耳巴子抽他几下子,这人太没素质了。

    可这样的事不需要王浩动手,最先忍不住了的是邓立化,邓立化起身严肃的看着葛硕。

    一米八魁梧的身形,满脸横肉的邓立化在葛硕看来是那么的恐怖。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这样的话只能私下里小圈子内嚼嚼舌头,上不得台面的。

    邓立化恐怖的瞪着他,葛硕只觉得浑身发冷。虽然他自持后台强大,但现在这种情况,眼前亏能不吃还是不吃。

    邓立化是出了名的屠夫杀手,屠夫市长。那以前刑警出身的,杀个人跟碾死个蚂蚁似得。葛硕不敢和邓立化的目光对视,他有种想逃的感觉。

    并且这种感觉很强烈,强烈到他感觉自己来错了地方,好像入了虎穴,但他却没有蔫得虎子的能力。

    “老葛呀!我看你不再适合担任zy市的市长了,停职吧,回去好好反省一下,等候市委的进一步处理。”

    轰!

    这是邓立化很有涵养的处理方式,这个坏人他来当正合适。邓立化能给葛硕这样说话,已经算是很隐忍了。

    停了葛硕的市长,比现场爆打他一顿更为解气。葛硕毕竟是y市的主管干部,你就是再牛,再有后台,但你也是在我的领导之下,官大一级我就不信压不死你。

    政治上的事情谁都说不准,而且不是你后台硬你就可以是英雄。实力是王道,决定政治前途的,往往是站队的方向。

    葛硕尽管不服,但面前是上千的y市精英,是y市有头晕头脸的干部们。这下来的好,来得痛快。一句停职,那就算彻底地宣布了葛硕政治生涯的结束。

    即使最后追究起来,那也没什么好办法。邓立化是y市的市长,并且y市的市委书记就坐在身边。还是当着全市市委委员的面,当着全市工商联代表的面宣布的。

    可想而知,你身后的力量再强大,上面也要顾及影响。除非你有能力扳倒邓立化,说明邓立化十恶不赦,处心积虑,否则,在y市葛硕这就到头了。

    ‘those ho d ishes to destroy, he first akes ad’——euriides

    古希腊历史学家herodot希罗多德说的好

    上帝要使一个人遭难,总是让他忘乎所以。古希腊的悲剧家们都受到了希罗多德的影响,并对此作出了充足的演绎。

    较为出名的是古希腊悲剧作家欧底庇德斯的重复见解“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之疯狂。”

    而葛硕现在疯了,他怒吼着,歇斯底里的谩骂着邓立化。

    “老子是s省的主管干部,不是你邓立化一句话就可以说了算的。老子是受到中央领导表扬的干部,y市需要和省里打招呼吧!

    我是金都的市长,你们无权、、、、、、”

    牛建晨愤恨的挥了挥手,像赶苍蝇般的厌恶。这什么人呀,什么素质。维持会场秩序的安保人员急忙跑步进来,从主席台上架走了叫嚣不已的葛硕。

    五内俱焚的邱库看了一眼闷头不响的范建,暗叹大势已去。葛硕的强势终究还是害了他,邱库私下里劝了多次也没能劝得了他。

    身在官场,哪能由着性子胡来。哎!

    匹夫之勇害死人呀!

    接下来很简单,李勇对国际服装展销会的现场布置和流程做出了具体的安排汇报。而李勇的话刚刚说完,王浩的手机恰如其好的想了。

    王浩摸出来一看,号码很陌生,远洋的,还是世界第一大国——国的远洋来电。

    可是这个号码不熟悉呀,对方会是谁?又怎么会有他的电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