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94章 颇多意外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说白了动葛硕,便是在大佬的家乡撒野。

    但是思来想去这个人必须要拿下。zy市被他经营的如铁桶一般,真是有点针插不进,水泼不到的感觉。

    赵誉刚在的时候也想往zy市安排自己的人,可没想到派去了三个月,不但没有打开局面,反而自己主动回来了。

    这事王浩听赵誉刚后来分析过,但是y是还真拿zy市没什么好办法。表面上看来zy市是y市的下辖县级市,其实不然。

    zy市副厅以上的干部,y市只能向省里建议,还多不被采纳。但是正处以下的官帽子应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对呀。

    谁想不要说正处,就连副处往往y市派去的干部不是后来被边缘化了,就是本来紧靠着市里的干部,一去zy市,从此不知y市是何地了。

    ——同流合污,随群了。

    不要说按时的打电话汇报思想工作,就连回到y市办什么事的时候,都是隔门而过。

    这把赵誉刚和牛建晨气得不轻,还不能向别人说。你的辖区你都说了不算,你还能干什么。

    赵誉刚升到省委组织部长时特例加强了对zy市干部的考核与暗中考察工作。并与牛建晨邓立化做过深刻地交谈。

    往往是他这个省组织部大佬,要变相的往zy市安排点什么的时候,常委会上竟出奇的反对一片。

    就自己和钱沐瑾还有陈兵是赞同的,而本来一个阵营的同志们全是无可奈合的弃权票。

    更有甚者,省委多名常委,与很少表示自己看法的军区政委也出言反对。并认真的说,那是革命老首长的故乡,一定要让老首长的故乡安定团结。

    好一个安定团结,王浩深深的怀疑。难道说这一切真就是上面那人在操纵的,难道zy市已经成为那个大佬的私家敛财工具了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老一辈人的思想绝对不可能这么龌蹉。想想自己的姚爷爷,想想李老爷子,再想想任老爷子。

    就连一身腐朽官僚思想严重的任老爷子也不会不顾大局,也不会这么的为了一己私利而采取这样的方式。

    敛财的门路很多,但绝不会把一个现实中的县级市经营的如此严密。

    这算什么,让外人一看,明摆着有问题。

    那是金都呀,全国的黄金产量大市。说是每年出产了多少你知道,呵呵,你真知道?

    谁见了黄金不眼红?

    更有谣言传出,zy市的富裕村,村民们每年的年终分红,不是现金而是一斤黄金!

    每人一斤!

    那是多大的量?

    zy市黄金的实际产量究竟是多少?

    王浩不敢继续想下去,真的不敢。如果动葛硕,那就注定要触动某人的利益。现下的z国,说白了,就是那些大佬们在幕后主掌的。

    每个庞大的势力身后都有着惊人的秘密,是秘密也是底线。

    王浩深深的摇了摇头,难道说惧怕,有阻力自己就需要放弃?

    这事是自己做了再说,还是先和爷爷商量一下说了再做呢?

    想了半天,王浩愣愣的,还是没想好,不知不觉的已经是中午了。

    摸摸肚子,还真有些饿了。

    王婷婷为每个模特分发了高级营养盒饭,然后和工作人员安排了下午的事宜后,决定出去吃饭。

    出场,右转,直走,是美食一条街。

    王浩带领大家轻车熟路的走到一家小饭馆,点了三菜一汤,还有一个鸡公煲。

    靠在临街的座位上,透过玻璃窗户向外看去。国际会展中心外面的海景非常的美,王浩看的有些痴了。

    “老大,这里的菜味道还真不错!”

    牛建晨忙了半天,显然是饿坏了,他也顾不上什么形象,大口吃了起来。

    “牛哥,查到什么没有?”

    徐沫沫给王浩和张婷婷盛了一碗汤,王浩接过来问道。

    “有个消息,但是做的很隐秘,不知道和魏胜金有没有关系。”

    牛建晨马上放下了筷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这是什么?”王浩接过纸条,认真的看了起来。

    “这是y市每年出省,失踪两三年的大致女性人口,身高都在170以上的。”

    牛建晨认真的小声的解释着。

    王浩顺势浏览下去,这些名字都很好听,很娟秀。也显得很有朝气,生机勃勃。

    “会不会是模特?”王浩问道。

    “不知道,不过本市的专业模特市局说也没这么多。”

    牛建晨拿起筷子,又吃了起来。

    “那会不会是魏胜金学校的学生?”

    徐沫沫看着纸条,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想。

    “听说魏胜金的艺术学校口碑很好,每年有十个模特保送海外sho场的资格。”

    张婷婷喝着汤。

    王浩挑了挑眉。

    “十个?牛哥,你派人去查查看。”

    “嗯,好的,我这就让他们去查。”

    牛建晨拿出了手机拨打着电话,小声儿严谨的吩咐着。

    其实,这些类似于“鸡毛蒜皮”的小事用不着王浩的管束,他早已不是y市的地方官员了。

    只是王浩妒恶如仇的个性,让他深刻的明白,拐卖妇女的罪行是多么的残忍。女性一直都是弱势群体。

    她们没有能力反抗,没有任何反搏的机会。

    既然自己遇到了,决不能就这么算了。

    王浩警告自己,在他想早点回去,在他接到许薇的电话,想利用完这次的国际服装展就赶紧回京见许薇的时候。

    王浩猛然间清醒了。

    许薇也是个女的,还是自己的媳妇。要是自己的媳妇被绑架呢,被拐卖呢?也不是没出现过,以前不就被绑过一次吗?

    他相信自己晚点回去,许薇一定会听他的解释,也一定会原谅他的,她总是那么的容易原谅自己。

    而如今,很多所谓的好官清官,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的灰色勾当,让他怎么能姑息?怎么能容忍?

    尸位素餐是绝对不能允许的,也是绝对不能让他们继续存在的。

    现在的z国看起来很强盛,但是部分地区还处在饥饿贫瘠的范围内,并没有解决实际的问题,牡丹就是很好的例子。

    而这些人,不去懂得怎么为百姓服务,不懂得什么是以民为本,反而天天想着升官发财捞政绩。

    不禁捞政绩,捞票子,捞女人、、、、、、

    真可谓‘叔可忍婶不可忍’,叔叔忍了,而婶子被人拐走了。

    卖给那些外国人,为他们享乐,成为享乐的工具。

    不但如此,如今还在他的眼皮下打起自己带来的那些女人的主意,王浩这个‘叔叔’怎么能忍得下去?

    他也不想忍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