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598章 美女主持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晓梅,这个名字不错。”

    王浩把手中的烟,夹在耳朵上,满脸疑惑的看着晓梅。

    “为什么哭?能说我听听么?”

    晓梅支支吾吾的摇摇头。

    “啊,王市长我没事,快上场了,压力有点大。”

    王浩笑了笑,拿出手机,有两条短信已经传送了过来,他看了看,又瞧住晓梅。

    “真的是压力?”

    晓梅微微一愣,脸上强力的浮起一层笑意。

    “是的。”

    “你不补妆,就这样上台?”

    王浩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盯着晓梅的脸。

    晓梅脸色微微一红,然后窘迫的说道。

    “那王市长可以先出去吗?”

    “这个,当然!这毕竟是你们女士的领地!”

    王浩挠了挠头发,走出厕所,回过头。

    晓梅还在看着他,咬着嘴唇。

    “你的脸,被人打过。”

    王浩说罢,关上了门,不挑破,就不会置于死地。

    晓梅怔了怔,拧开了水龙头。

    水流淅淅沥沥的涌出,王浩一边听着,一边抽起了烟。

    抽到第二支的时候,门开了。

    扑通一声,一个女人直接跪在了王浩的脚下。

    “王市长,帮帮我!”

    晓梅。

    王浩自信的笑了笑,吐出一个烟圈,然后掐灭了烟头,赶紧扶起了晓梅。

    “被别人看见了不好。”

    “我真的忍不住了!我快要崩溃了!

    晓梅压抑的忍耐着,没有形象的哭泣着,她此刻像个无助的小女生,不顾及的抓住王浩的衣角,双手把王浩的衣角攥的非常紧。

    “你相信我了?别哭,捡重要的说。”

    王浩拍了拍晓梅的背,心中沉沉的。

    “有什么难处,你就说给我听,我是个市长,就是你的公仆,我相信还没人说我不是个人,这也是我的最低底线。”

    王浩的声音很温柔,让晓梅不自觉的有些沉沦。好温馨的话语,好一个底线。为人的底线,那就是良知的担保。

    晓梅的身子抖了抖,她抬起头,盯着王浩的眼睛,恳切地说。

    “王市长,求你帮帮我,一定要帮帮我!”

    “说,不说怎么帮!”

    王浩真诚的注视着晓梅的双目,手指伸到裤兜里,摁下了录音键。晓梅不再犹豫,点点头,四下瞅了瞅,王浩一把把她拖入到女卫生间,进入了一个小间。

    环境有些局促,气味有些芬芳,可是两个人好像都知道接下来要说的问题很严重。也不能计较太多,晓梅正了正嗓子,刚想说话。

    王浩阻止了她,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于是一股浓重的花香之气,立刻萦绕在王浩的周身,冲淡了女卫生间的那股天然的浊气。

    晓梅脸色微微一红,心中莫名的一跳,王浩的年轻让她感叹,这样的市长让她无故的动容,心中不由得轻轻荡起一丝涟漪。

    伏在王浩的耳廓,感受着强烈的男人气息,晓梅不由得心中感觉到异常的踏实。这种感觉很奇怪,像小时候趴在父亲的肩膀,又向对自己的初恋情郎娓娓的倾诉。

    其实原因很简单,晓梅为了申请去国外sho做主持的资格,然后与魏胜金苟合,一般这种为了利益出发的潜规则,非常常见。

    可是渐渐地,曾经满口答应的魏胜金却不再提及此事,心生疑窦的晓梅在和魏胜金的又一次欢好后,翻出他的手机,看到了几条没来得及删除的短信。

    这才得知,哪里有什么国外sho场,分明是一个专门为那些成名心切的女孩设计的诱拐骗局!

    当时的晓梅就惊出一身冷汗,没敢再说此事,对魏胜金也时常避而不见,魏胜金也似乎很忙,也没管她。

    后来在王浩来y市的前几日,听说即将有服装sho,他第一时间又拉住了晓梅,兴致大起,硬是要晓梅陪他、、、、、、

    性格软弱的晓梅狠着心道出了魏胜金等人的不齿行为,可是刚才魏胜金放出了狠话,如果晓梅不跟着他们入行,那么就把晓梅也卖到外国去。

    晓梅这才知道摆脱不了了,一旦上了贼船,怎能那么轻松的下来。她吓得不行,自己只不过是外地乡镇求学的一个穷学生,哪受得了这个威胁,于是在厕所呜呜的哭起来。

    听着晓梅断断续续说完,王浩摸了摸晓梅的脸,坚定地安慰着。

    “就这些?”

    “王市长,你帮帮我,我们家就我一个女孩,我要是真被卖了,我的父母可怎么办呀,我的爷爷奶奶会急疯掉的。

    我,我其实更怕我好我好怕有一天醒来,我就见不到y市的太阳,y市的海了”

    晓梅抽了抽鼻子,又想哭。

    “别哭了、、、、、、”

    王浩从口袋里拿出纸巾。

    “你好好地主持,一切按原先的计划行事,我和你说的你就当做不知道,一定不要打草惊了蛇,明白吗?”

    接过纸巾的晓梅瞪着惊恐的大眼睛,睫毛上还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她真的庆幸自己的好运,原来人家都知道。

    赶紧点点头,她也不是傻子,她知道此时最需要的就是配合王浩的行动。

    俩人正说着话,不远处传来脚步声。

    晓梅急忙靠紧王浩,想想又不对,拿出粉盒直接出了门,对着脸上的泪痕扑了扑。

    王浩迅速的腾出手插紧了隔间的门。

    不想听声音竟是魏胜金和白鸽。

    “晓梅,都快到你上场了,你还磨磨唧唧的在做什么?”

    魏胜金狐疑的看着晓梅,一旁的白哥蹩了一眼,然后走到男厕,四处张望着。

    “我在补妆呀,切,要不一会上镜花脸怎么办!”

    晓梅倒是非常的镇静,她收好粉盒。

    “走吧。”

    “等等!”

    白鸽拦住了晓梅,狭长的眸子里尽是嘲讽。

    “有人来过。”

    “什么?人?”

    魏胜金有些惊异,奇诡的看了一眼晓梅,急忙跳进男厕,到处看着。

    “在哪里?”

    白鸽笑了笑,从地上捡起烟头,放在鼻子处闻了闻,对走出来的魏胜金说道。

    “刚刚熄灭的烟头,还有些热”

    魏胜金心领神会,一把拽住晓梅纤细的手腕,大声喝骂道。

    “小婊子,说!你背着我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我、我什么也没有做呀!”

    晓梅差点又哭出来,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目光却看着一旁的白鸽。白鸽看了看烟头,然后又看着女厕的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