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12章 接待酒宴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酒席一开,倒也规规矩矩,只因为牡丹市的常委们实话说,真就没见到过几个老外,更不要提还是大经济财团的首席。

    z国人自古就有这么一种意识,见了外国人自己先矮三分。老外就是大爷,老外绝对要照顾好,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能惹,惹了准出事。

    这十个人中有年轻俊朗的大猩猩,还有幽默委婉、举手投足都带着范的中年人。好像十人中最有威望的就是特洛伊林家族的老爷子。

    宴请很隆重,玉箫阁能拿的出手的珍品大菜都上了。

    王浩心情不错,放开心怀和梅森杰克拼了一顿酒,最后谁也没有喝过谁,干脆拧开好汉醇要对吹!

    这个点子是梅森杰克出的,法国是葡萄酒的故乡。梅森杰克从小就在酒缸里长大的,长大后不但继承了自己家的酒庄,服装生意中更是顿顿离不开酒。

    酒这个东西,只要你能喝二两,练一练就能喝半斤,再抻一抻就能喝八两。

    梅森杰克本就是一斤半的量,这样算下来喝上两斤好汉醇那应该没问题。

    只是梅森杰克以前喝的都是葡萄酒为多,这白酒虽然也喝过,却没这么喝过。

    他刚才去拜访特洛伊林家族的老爷子,其实就是想问问老爷子的意思。这一路太荒凉了,就连自己国家的一个小镇子都不如。

    他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假如真要是在这里投资,那和y市的投资环境就是天壤之别,不用看,一个四线城市和二线城市终究没法比。

    他的意思就是随便洒洒水得了,人情呢,我们在y市也还给你了,总不能在你这再来一下吧。

    他是商人,商人重利。不是说不讲义气,不懂得报恩。y市是王浩的家乡,牡丹市是王浩的任职所在地。

    特洛伊林家族的老爷子,也有那么点意思。看看再说,王浩这小子暂时让他看不得明白。

    如果真有好项目,那绝不放手。但是以牡丹市的现状来说,即使做,也要争取利益的最大化,决不能和在y市的做法那样,资金投进去了,效益确是和当地政府五五分成。

    企业家吗,讲究的是什么,需要的是什么。我们不是慈善家,更不是来帮你们养爹的!

    “王市长,怎么样,我们对吹一瓶,我投二十个亿给你,随你怎么安排项目。你要是能比我多干as一瓶这神马好汉酒,我梅森杰克绝无怨言!立马再追加十个亿!”

    梅森杰克打了个酒嗝,不待王浩接话,仰着脖子咕咚咕咚的便是一阵猛灌。

    他一米八多,体态浑圆的摸样,拿着瓶好汉醇,还真不怎么吓人。

    而王浩这边却是愁了,愁什么?

    你问我,那我就要问你了。

    前面文里写了呀!

    好汉醇是王浩来到牡丹市喝过的第一种白酒,喝的当天便把依胜雪给办了。以后再喝又把自己的顶头上司给修理了。

    这小子憋了大半个月了,这要是一瓶好汉醇下去,那还不得凤雏十八里地呀!

    他不仅拿着整瓶的好汉醇看了看宫芳,那就没好意思说,我可得喝了,为了牡丹市,你上去洗干净了等着我吧。

    宫芳也就一哆嗦。

    为毛!

    他就不是人,要是喝完了这瓶好汉醇,相信他能更不是人,自己可是摆不平他,就是加上依胜雪,宫芳心中也没有多大的胜算。

    “好,大家作证,一言为定,多一瓶,追加十个亿!这事我干了!”

    宫芳四下里看了看,看完才收回了有些娇红游离的目光。

    依胜雪因为先前的小插曲,根本就没出席这次酒宴,这可如何是好,一听王浩这么说,心中便是一沉。

    暗叹不好!没等她出言制止,就见王浩张开嘴也灌了起来。

    宫芳跺跺脚,得,死就死了,反正就是死也是被这个家伙给弄死的!

    能有什么大不了,大不了早些休息,明天晚些上班就是。

    可是想不到,王浩喝的晚却喝得快。对于白酒,王浩喝习惯了。但是梅森杰克就不一样了,这酒入口辛辣刺激。

    只两口下去,他便感觉胃里一阵翻腾。赶紧喘了口气,强势地压了压。一抬头,见王浩那瓶马上就一半了。

    他暗叹不好!

    二十个亿的资金呀,砸在牡丹市,那还不得颗粒无归!自己怎么就这么糊涂呢,原本是想随便投个十亿八亿的,搪塞过去就算了。

    这小子看起来白白净净的,一脸的文弱相,和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没什么两样。梅森杰克激将王浩的时候,特意的端详了一下好汉醇的酒标。

    这是65度的白酒,和特种威士忌的酒精度不相上下。自己真是喝一瓶应该没问题,所以他才来了这么一出!

    没想到他隐忍着胃中的翻腾,只喝到一半的时候,王浩一瓶已经见底了,这还不算完,右手一伸,便见王清冠急忙走上前来,又双手递上来一瓶早就开了封的好汉醇。

    “王市长真是海量呀,为了我们牡丹市的建设鞠躬尽瘁呀!”

    王浩冷冷的鄙视了一眼王清冠,没说话,接过来又是一顿猛灌!

    对瓶吹要的就是一口豪气,也就是憋着心中的气,要的是那一阵子。这要是中途被打扰了,那还吹得下去,不吐个天翻地覆,那就是你是个酒神!

    王清冠自讨没趣,一干市委常委们都对他怒目相向。62度的好汉醇,这么个喝法,会喝死人的。

    真是司马超之心,路人皆知呀。

    可是王清冠素来就不把王浩放在眼中,大家都心知肚明,也不便出言说什么。这毕竟是招待国际友人的宴会,如果自己人闹将起来,那便出了大丑了。

    梅森杰克不能食言,看到王浩已经开始第二瓶了,心中那个痛呀,十个亿呀,姑奶奶的他大侄子呀!

    自己和人拼酒,你能说什么,没好办法的前提下,干脆也仰头开始灌自己,得,我把我自己灌醉了,醉话当不得真,实在不行我就是二十个亿,你能把我怎么样。

    他这一瓶刚见底,人就开始摇摇欲坠,脚跟不稳,双手扶着桌子身子前探,模糊中就见王浩又抓起了一瓶好汉醇启封,开吹!

    我那个娘呀,他现在看王浩都是两个身影,看好汉醇更是一瓶变成六七八九瓶!

    这就是近百亿的投资呀,任自己的集团再大,一次投入百亿的巨资,不经董事会便私自决定。

    后果可想而知!

    搬石头砸自己的脚!颜面何存!就听‘嘭’的一声响,梅森杰克的座椅摔倒在旁边,而身为国际服装界教父的梅森杰克早就神情萎靡的钻桌子底下去了。

    不仅如此,还在桌子底下来了个黄河九曲十八弯,壶嘴大瀑布,那是吐了个翻天覆地一塌糊涂!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