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13章 一地污秽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梅森杰克醉得一塌糊涂,嘴里还不住的喊着再喝再喝,挥舞着胳膊,一瓶好汉醇何所畏惧。

    怎么回的房间也不知道,特洛伊林家族的老爷子遗憾的摇了摇头,他还是有些看不太透。

    王浩和他想象中的太过迥异。

    这顿海喝,真就喝了个天昏地暗,王浩一连干了四瓶。要不是大家上前劝住,看架势还得吹一瓶。

    这四瓶可就是五十个亿的外资引入呀,喝的大家心惊胆寒。四瓶60多度的好汉醇下肚,不死即伤。

    犯的着吗,干一瓶就有二十个亿了。无论是你想要政绩也好,或是你真心引资也罢。二十个亿也为数不小了,这对牡丹市来说也算是千年不遇的大买卖了。

    可是看着王浩一瓶接一瓶的,市委常委们心在滴血。宫芳知道劝不了,赵帆连连摇头。

    这是拼了,多十个亿,对牡丹市来说就是一两年的市财政收入。牡丹市就能少奋斗个年,牡丹市民们就有了盼头,就有了希望。

    王浩也知道,这些人也就是一锤子的买卖。你救了人家的家人,人家感谢你,看大面上不能过不去,所以才和你一起来随便给你投点资。

    那就只有喝,王浩不怕喝完了你不兑现。这里都是国际排名前五十的大财团,信誉比他们的命都值钱,他才不怕你会赖账。

    再说还有个全球的商场教父特洛伊林家族的老爷子在这坐镇。想赖账,老爷子这里首先就过不去。

    其实王浩也是在赌,他堵的是自己的酒量和这些国际巨商的人品。无奸不商,何来人品一说。

    可正因为无人品,才要赌。因为王浩知道,人品,对他们来说就是个毛,但是信誉对他们来说那可是比毛要重要许多。

    众人劝下,王浩也有些趔趄。开玩笑,他不是酒神,更不是酒桶。只是硬撑着,不想让自己当众倒架。

    特洛伊林家族的老爷子用湿巾轻轻地擦了擦嘴角。端起酒杯,很诚恳地说道。

    “好,好一个有魄力的王市长!这杯我敬你,你呢随意!这牡丹市的投资考察我们特洛伊林家族是定下来了,无论好坏,我都会为你们牡丹市尽一份绵薄之力。

    牡丹有你,是苍天之幸,是百姓之福。z国,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国家。社会制度的不同,也孕育出了他们独特的官员。

    呵呵,来,我借花献佛,大家满饮此杯,喝完就休息一下吧。今天哪都不去了,明天还请宫书记好生安排。

    我等俗事缠身,都想尽快回去。早早的考察完了,就定下来!”

    特洛伊林老爷子持老发话,又的确实实在在的让大家认同。

    于是王浩赶紧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干市委常委们陪着投资考察的大佬们干了杯中酒,便互相告辞回房休息了。

    依胜雪让人把王浩扶到自己的屋内,和宫芳七手八脚的服侍着。其他常委们也都纷纷下楼,下午还要工作,那不可能都留在玉箫阁。

    宫芳为了避嫌,也赶紧下楼回到了市委,还特意下车后在自己的车前围着车转了一圈,装模做样的检查着她的那辆suv。

    检查完了刚回办公室,手机就响了。依胜雪说王浩吐了个一塌糊涂,她一个人根本就弄不了。

    宫芳长叹一声,找了个理由让赵帆过来,由赵帆亲自开车装作出去办事的样子又离开了市委,在大街上七拐八拐的拐了好几个弯,才从隐秘的小路从返玉箫阁。

    一进依胜雪的房间,宫芳一个头便有两个大。她想到了结果,知道王浩一定受不了,还特意交代依胜雪好好的照顾。

    却不想事情真的这么严重!

    床上、地下、客厅、卫生间一片片的狼藉。好在依胜雪是一个单独的,封闭的独立楼层。

    王浩尽管吐,却也不闹,只是神智不太清醒。嘴里嘟嘟噜噜的却是双眼紧闭全身无力的被依胜雪抱扶着满屋子的打转。

    依胜雪赢弱的身躯哪能扶的动王浩,身上也早就被王浩吐得不像个样子了。

    “你傻吗?赶紧把人弄卫生间里呀,你扶着他乱走什么,越动他吐得越厉害。你给他喝醒酒汤了吗?”

    “宫姐姐、、、、、、”

    依胜雪见到宫芳推门进来眼泪就下来了,王浩吐得抠心挖胆的,什么都吐出来了,没得吐了,现在吐的都是黄水,甚至还隐隐的有着血色。

    本来在卫生间吐得好好的,依胜雪以为他不吐了弄到客厅帮他喂醒酒汤。没等喂一半,又是一阵猛吐。

    这三番两次的下来,依胜雪只好扶着他满地乱转。

    宫芳到是实在,上前接过王浩,三下两下扒光了王浩的衣服,把王浩弄进了卫生间。

    和依胜雪一起将他扶到浴缸中,调好水温就开始给王浩冲洗。依胜雪赶紧又拿来醒酒汤,和宫芳把王浩的脑袋靠在大波浪浴池的背靠处小心的喂着。

    也许是水流的冲击使然,也许是醒酒汤起了作用,王浩就这样在水温恰当的大浴缸中睡了过去。

    看着依胜雪浑身狼狈的形象,宫芳摇了摇头。

    “你也赶紧洗洗吧!真是造孽啊,我到外面收拾一下。”

    依胜雪满脸绯红的点了点头,直到宫芳出去带好了浴室的门,她才扭捏的脱了衣服,万般羞涩的在王浩的旁边小心的清洗着自己。

    毕竟是刚涉世不深的小女子,面对着一个全身片缕不着的男子,外面还是和他有着关系的的女子。

    依胜雪洗着洗着眼泪就下来了。

    宫芳真是头大了,到处都是一塌糊涂。

    可清洁用具都在浴室中,她想进去拿,可浴室中的水声是那么的撩人。想着里面自己的男人和依胜雪的摸样,宫芳还是没有勇气就那么走进去。

    没办法,她先是把大布艺沙发的外套全扒了下来,干脆用大沙发外套把地上的呕吐物擦了个干净。

    然后进卧室把床单被套全换了,又用床单把卧室清理了一遍。然后用大床单把沙发套什么的都包成一堆丢到门外。

    这才找出空气清新剂满屋喷了个遍,又打开空调和空气机通风换气。

    等依胜雪洗完出来后屋内早已是洁净一片,改天换地了。

    “哇!宫姐姐,你真棒!你是怎么做到的,愁死我了,我都要哭了!”

    宫芳拍了拍手,这才走进洗手间,拿海绵拖出来放了点消毒剂拖着地板。

    “这么点困难就把你吓到了,看你那怂样。床单被套都在门外,你自己想办法吧,要不我帮你弄洗衣机里?”

    “什么?”

    依胜雪顾不得换衣服,其实这是个独立的楼层,也根本用不上换衣服,她打开门就把大床单拎进了门。

    宫芳眼睛瞪得和个铜铃似得,非常不解的看着依胜雪进了卫生间,不就是一破床单吗,才几个钱,真是个守财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