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18章 千里马的作用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秘书是一种特殊的职业,其实说白了比干三陪还身不由已。秘书是一种特殊的社会角色,全美秘书协会《章程》对秘书人员的要求是

    要像心理学家一样善于洞察别人的心灵,要像外交家一样善于处理各种交际关系。

    而身为市级机关的秘书来说,他们本身就有着与其他人不同的地位。级别高的有正处、副处,小的也是正科,就是那普通的科员也比别人不一样。

    假如哪一天被哪位领导莫名其妙的看好了,便可一步登天,从此成为人上人。

    而陈杰中正是由一个小科员被赵帆慧眼识珠发掘出来的。

    相比宫芳的随身小秘书来说,陈杰中不敢奢望。牡丹市女主天下,连秘书都是女治天下。

    宫芳的小秘书不但人长得漂亮,还权势滔天。那是正儿八经的牡丹第一大秘,陈杰中根本没得比。

    他能比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王浩的秘书李宁!

    李宁在王浩没来之前,谁都知道那是个尿泥。可是王浩来了之后,情形直转而下。堂堂正正的市政府第一大秘,仅在宫大秘书之下。

    再就是自己了,什么宋书记,和其他人的秘书,陈杰中都看不上眼,也不放在心上。那些人没什么,根本不需要和他们相提并论。

    不为别的,剩下来的秘书们,或多或少的都不是同道中人。干的是秘书的活,做的却不是秘书的事。

    他们经常手拿着条子,办这事办那事,在普通人眼中势比登天的事情,在这些市府大秘的手中,那随便都能解决了。

    有时很多事打的都是领导的幌子,其实每个领导都不是傻子。选择一个好秘书,对领导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事情,这事好比娶媳妇,选不到对口合适的,那你就等着倒霉吧。

    轻了天天日子过的不舒心,重了,被拉下马的皇帝也许就是因为自己身边太监的使然。

    这就要看秘书们的品德与思想,不少领导其实都很小心谨慎,他们从不吃拿卡要。但是却没有提防自己的秘书。

    于是最终坏在秘书的身上,秘书接触领导的东西太多了。这其中其实都是秘密,无论是一个项目的运作,还是一个政策的出台。

    往往就会给很多人造成即得的利益,试想这里要开发了,领导一年前就这么想了。这是被你透了出去,那还了得。

    恐怕你就是贷款,搞民间非法集资,你也得去哪里买房子买地,坐等升值呀。

    所以说,很多事情,事实上,秘书都是最先知道的。作为领导,有时间自己决定不下来,或是故意考验也好。

    总喜欢和自己的秘书说说!

    这也是个独特的官场现象,很多领导瞒着这个那个的,却从不瞒着自己的秘书。这其实就是把你当心腹,当成亲兄弟。

    说白了,跟着有前途的领导,有能力的领导,秘书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宰相府里七品官。

    他们是紧密相连的,假如领导犯错,势必危连到秘书。这其实很好解释,你跟着你的领导,假如说你的领导犯了错了,不言而喻的,你也的倒霉。

    但是反过来,要是你跟随的领导升了呢?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唇亡齿寒啊!

    所以说跟对好领导,领导上去了,那秘书没的说,也跟着更上一层楼。不论在人前或是人后。

    请吃送,溜须拍马,那紧随而来。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吗!

    其实在官场来说,这是很明睁眼漏的事情。

    但是,假如有一天,你跟随的人有什么变动了,或是说,他有什么想法与打算了。那你就得考虑一下吧,正如现在的陈杰中。

    是继续跟随在赵帆的身边,还是下到其他行局或是乡镇走例途路线呢?

    这其实是秘书们人生历程的一次重要的选择。

    下去了,他们便会成为老领导拨乱反正的一枚棋子,明面上也是老领导的重要嫡系。

    而以前陈杰中本就是一个小小的科员,还是外调来协助的,所以在秘书处没少遭遇白眼。

    天天被暗地里无尽的嘲笑与私下的辱骂。

    秘书处吗,绝不仅仅是天天码稿子,替领导写台词的地方。这里,相比较之下,比哪里都火焰汹涌,尔虞我诈。

    派别的争斗,上位的拥挤,他人的排挤,明里暗里其实都注定了出位的结局。

    美让人产生嫉妒,而成就更让人耿耿于怀。

    你上去了,他就得再等四年,就是这样,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明争暗斗已经达到了内心的白热化,而表面上谁都波澜不惊。

    还是老话说得好,是金子不管放在哪里都是要发光的,千里马常有,伯乐却不多见。

    而赵帆正是陈杰中的伯乐,他发掘了这匹日行千里的宝马。

    “领导,等一下!”

    陈杰中突然出声,司机也是一愣,脚踩刹车,减油门换挡一气呵成。

    赵帆侧目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的秘书,很是询问的看着他。

    “领、领导。现在管牡丹湖的是宋书记安排的人,其实就是王清冠的小舅子。他这个人好吃懒做,在牡丹是出了名的。

    以前还不是他,据说王市长重视防洪工作以后,才换的这人。

    听说他自从接管了牡丹湖以后,就在里面投放了不少鳖苗。牡丹湖里本来就产野生鳖,这小子投放以后可是借着这个由头发了不少财。

    我听说他私自改造,在湖内拦堤修坝。这要是真下个几天几夜的雨,牡丹湖还真就危险了。”

    赵帆眉头紧皱,这事他没听说过,刚才在牡丹湖大堤上也看不到。实话说,到处一片水茫茫的,怎么能看得到。

    “管理库区,那得是专业人员,小陈,你说的是真的?真是王清冠的小舅子?这么说,牡丹湖其实很危险?”

    陈杰中认真地点了点头,这样的消息,上面不知道,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让这么一个近乎于混混的人掌管着牡丹市的重要水源。陈杰中很是不放心,心中在赵帆对牡丹湖视察的时间就已波涛翻滚。

    现在在车上,司机是赵帆自己的人,没有任何顾虑。

    “领导,我认为您应该和王市长说说,我认为这是个极大的隐患,对牡丹市或是对人来说,都是一个无形中的灾难。”

    陈杰中还是把他自己的想法说了,只是说出来的不是问自己的去向,也不是探寻赵帆的内心打算,而是奔着牡丹市八百万人的安危与财产保全而来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