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19章 天降暴雨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赵帆心中一震,颇为惊诧。暗叹自己好运,万里挑一,挑了这么一位贴心贴肺的好秘书。

    秘书对领导来说就好似多了一副臂膀,好秘书起到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这就如同娶媳妇、媳妇有旺夫运一样,秘书同样也有着旺官运。

    因为秘书称职,各种事办的漂亮而使领导升官的不计其数。

    陈杰中的贴心贴意让赵帆很感动,堂堂的常委副市长,权利滔天,手握重权。看到陈杰中的时候他还是个小科员。

    这才几年,就正科了。

    身在市直机关,想解决正科的编制,如果没有特殊的贡献,很多人其实一辈子也没这么好运。

    陈杰中自从成为赵帆的秘书之后,从未给赵帆送过礼,更没表现出刻意的巴结与低媚什么的。

    反而事事巨细,不张扬,不狂傲。不用赵帆吩咐,很多人,能挡就挡,使赵帆规避了很多别有用心的险恶。

    赵帆颇多感叹,另他很是犹豫,他本想把陈杰中下到地方。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觉得以陈杰中的能力,可以替自己独当一面了,为自己多储备点能力。

    下去了,控制力集中,赵帆需要为自己的以后早作打算。

    王浩引来这么多的投资商,明睁眼漏的,王浩干完这一届位子就腾出来了。放眼整个牡丹市,能接替王浩的除了自己再就是很少的几位人选。

    但赵帆知道,一定会是自己,因为自己属于王浩和宫芳的双重嫡系。

    “你是说宋书记依旧和王清冠有私下的紧密联系?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打着防洪的引子,利用牡丹湖大把的搂钱?”

    “宋书记我不知道,但是王部长那就不好说了。他小舅子那德行,谁不知道。牡丹市很多知名场所都是他小舅子和李鬼合伙开起来的。”

    “嗷?还有这事?”

    赵帆巍坐不动,两眼注视着窗外那爆裂的风雨。良久长叹一声,吐出一口深深的浊气。

    “快速,玉箫阁!”

    外面风雨交加,王浩心中焦急万分。玉箫阁内十几位外商,本来打算今天带着出门对牡丹市进行考察的。

    这下倒好,全闷屋里了。

    这些人哪个不是日理万机的主,谁能架得住啥事不干闷在屋中侃大山。

    好在王浩机智,把他以前准备好的资料给外商们分发下去。

    各行各业,各个项目,应有尽有。

    这些国际财团的大佬们才指使自己的随从们各抱一摞回房间研究去了。

    看到人离开了,王浩才长舒一口气。酒喝得太多了,虽然过了一个晚上了,但人还是有些发蒙。

    尽管醒酒汤是特殊配置的,起到的作用很大,头也不疼,但总感觉全身轻飘飘的没有半点力气。

    他强忍着,坐在玉箫阁会议大厅中双目无神的看着宫芳。宫芳心疼的起身帮王浩揉着太阳穴,小心的按摩着。

    依胜雪拿着一本寂寞鸦片写的《上位》给王浩绘声绘色的朗读着。

    门轻轻地敲响,窗外的风雨凄厉,听得不太真切,依胜雪朗读的声情并茂,王浩被段泽涛深深地打动,好一个为民办实事的党员干部,好一个老百姓的领头人。

    《上位》写的好,写出了党员干部们的风采,写出了一个真实的奋斗人生。

    正投入的享受着,外面的敲门声又起。宫芳最先听到,赶紧去开门。

    依胜雪这才停止了朗诵,目光很是幽怨的瞥向门口。

    赵帆浑身湿漉漉的站在那里,身后跟着同样湿漉漉滴着水的秘书陈杰中。看到宫芳尴尬的笑了一声。

    “宫书记,您好。”

    王浩赶紧起身,走上前来,指着赵帆。

    “这个,老赵,你这是?”

    “哎呀,宫书记,赵市长,大事,大事呀。我刚打电话给气象局,听说又有强热带风暴,现在仅仅是个开始,具体很么时候过去还真不好说。

    但是我了解的情况很糟糕,牡丹湖水位很低,这个暂时不用担心。可是听说牡丹湖承包给私人了,里面搞起了养殖。

    并且拦堤筑坝,浅滩搞成了鱼塘,主要放养食用鳖。我就怕上面的瀑布下来大水,到时候一发不可收拾呀。

    这牡丹区周围可是刚建起的新厂房,八万多名职工,还有无数的设备。王市长,赶紧拿个主意吧!”

    王浩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在牡丹湖内筑堤搞鱼塘,开什么玩笑。那是牡丹市民的水源基地,牡丹市五十万市民的饮用水都来自牡丹湖之内呀。

    身为市长,就别想有舒心的时候,刚才好不容易安抚了一干投资商们,现在又来事了,还必须自己直面而对。

    王浩知道,小小不然的,赵帆自己一定会处理。根本无需和他汇报,更不会全身像个落汤鸡般的站在他的面前。

    想在领导面前讨好,这样做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有恰到好处,才能换取领导的认可。

    看样子赵帆是从牡丹湖那过来的,王浩本就住在湖边上,当然知道湖边的状况。只是他很纳闷,前几天还没有呀,自己出了趟差,难道就有人开始打牡丹湖的主意了吗?

    依胜雪放下《上位》,起身说道。

    “赵市长请坐,最好去房间洗个热水澡,我帮你们把衣服穿烘干。”

    说完竟有些微微的脸红,一转身去旁边泡了一壶茶过来,为大家斟上水。

    王浩看着忙乎着的依胜雪,裙彩飞扬,一头秀发恍若瀑布,让他一时沉迷。瀑布、瀑布。

    牡丹瀑布不发大水的时候就已经是波澜壮阔了,现在遇到汛期,情形不言自喻。

    可是看样子王浩并不急,慢慢地喝着茶,眼神凌厉的盯着茶碗中的一抹茶叶,良久,一声轻叹。

    “赵哥,也别洗了,我们再去看看。”

    赵帆点头,转身就走。陈杰中赶紧上前开门,等王浩和赵帆出去后刚想带上门,就见宫芳也跟了过来,他赶紧阻止。

    “宫书记,外面雨大,非常大,都睁不开眼。”

    王浩顿了一下脚步。

    “你别去了,把你的大越野给我用用。赶紧回市委,你需要忙的事情很多。牡丹市现在必须要有个坐阵的,冲锋是男人们的事情。”

    宫芳无语,把车钥匙递给了王浩,安得利马上接了过去,把自己的车和宫芳换了。

    “方向盘不要乱动,正常驾驶就行。”

    宫芳撇了撇嘴,瞪了一眼安得利,安得利呵呵笑了笑,表示没别的意思。

    宫芳这才释然,不就一辆破沃尔沃吗,至于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