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25章 形势突变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工人们的干劲铿锵有力,口号喊得掷地有声。没用王浩指挥与调动,保家为厂人人有责。

    橡胶坝放下后激起无数的风浪,牡丹河水的浪峰一波紧接着一波,峰头渐渐的过去,慢慢的平息。

    王浩巡视在河堤上,走过路过之处,和工人们热心的打着招呼。

    看到市长就在自己身边,工人们的热情非常的高涨,他们信心十足的向王浩挥着手,站在跟前的马上被王浩紧紧地握住双手。

    是王浩引进来的,没有王浩,就没有的存在。王浩是工人们心中的神,在他们心中,王浩就是一个伟大的神话,就是他们的救世主,就是他们的一切。

    是他给了他们希望,是他,给了他们生活的目标!

    热烈的掌声,热烈的欢呼,带动了热烈的干劲。

    工人们现场挖掘河沙填装沙袋,沙袋顺着河堤绵延几十里开外。

    八万多人的效果是巨大的,再加上驻军官兵,一眨眼的功夫,沙袋便在牡丹河的外围仿佛修筑起了百里的长城。

    正当士气万般高涨之时,正当工人们万般努力之际——编织袋告急!

    牡丹河沿岸,并排着五袋沙袋组成的拦河堤高有两米。绵延开来二十多里地,但就在这时,沙袋没有了,用完了。

    二十里开外就是农田了,王浩很感动,工人们是最诚恳的人,他们最容易满足,最容易得到鼓励,也是最善良最容易受到伤害的。

    看着焦急等待的工人们,王浩有一种深深地负疚。防洪物资准备不足,沙袋仅仅可以供应二十里地。

    可是细细想想,牡丹市百年来就没发过大水。二十里地的沙袋已经不小了,紧急调配编织袋,市物资局,市各大五金商店的电话纷纷的反馈过来。

    编织袋没了,全调到牡丹湖区了。

    没有沙袋,王浩只好让工人们筑沙土堤。这样又修筑了几十里,大家才歇了一口气。

    将近三十里地的河堤,仅仅半天时间就筑造完成了,这么庞大的工程,工人们很有成就感。

    他们欢呼着,振奋着,各守其位,兴奋过后,紧张的注视着水情。

    上游,牡丹湖畔。

    宋乐斌王清冠紧张的跑出湖区办公室,两名武警带领着两个副厅级官员,焦急的奔向湖边。

    雨!

    倾盆而下!

    水势滔天!

    王冠清打了个酒嗝,他疑惑不解的扒拉开自己的雨帽,仰头看向天空。

    无奈雨水像自来水洒般的落在他的面孔。他只能使劲的摸摸脸,惊恐地看向牡丹湖。

    湖水离湖堤不到一米,再不做决定,后果没人可以阻挡。

    喝了八两好汉醇的王清冠浑身一片燥热,他意识到了危险,意识到了无奈。

    相比钱才来说,官位才是自己最需要的,虽然湖区内的鳖也好,王八也好,河豚也罢,能给他带来无尽的钱财。

    但比起自己的帽子来说,这一切都不重要。

    “开闸,开闸,开闸!”

    他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完全失去了形象,失去了象征着自己身份的尊严。

    翻来覆去,他说了算!

    六道闸门,十二道出水口,狂飙着倾泻而出。每个闸口的出水量达到每秒六十个立方。

    而他们却不知道,尽管十二道闸口同时开放,可全省都处在极度的暴雨范围之中。牡丹湖瀑布正接受这上游县市区肆无忌惮的放水。

    牡丹告急!

    上游为了保护跨黄大铁路桥的安危,竟然全力泄洪,他们打开泄洪闸门的时候,电话才打给了牡丹市市政府。

    伟大的母亲河,泄洪闸正以每秒3立方的泄洪量一路汹涌着,以万马奔腾之势再具两个小时,就能达到牡丹湖!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王浩一屁股坐到了泥水遍地的河滩上。同时坐到地上的,还有王清冠与宋乐斌。

    而河运局的局长马德斌却悄然的不知了去向。

    六道闸门,十二道泄洪口,每道闸门每秒六十立方,那就是360立方。而相距3立方的泄洪量来说,九牛一毛呀!

    可就是这样,下面灌溉渠也架不住牡丹河全水量泄洪的冲袭,已经开始全线崩溃。牡丹大地一片ang yang,百里的牡丹花海,瞬间被夷为平地。

    牡丹区的农田一片浩瀚,早已变成了稻田!

    “王、王市长,牡丹湖,现在、现在,已经达到警戒线上五米,濒临大堤只有一米!请指示!”

    武警大队大队长龚长宁双眉紧锁,强烈要求炸堤!

    “不是一直在放水吗?就是按照立方来算。牡丹湖的临界水位以上的蓄水量也是需要五六个小时才能蓄满的。

    为什么要炸堤?为什么,我需要解释!”

    王浩大声的吼着,吼声盖过了风雨交加的、盖过了喊着口号给力拼命铸造着河堤的工人们。

    工人们被吼声震停了,他们在力保河堤,他们在辛勤忘我的铸造着河堤。

    可依然却要接受身后家园被洪水冲毁的后果。

    不用想,不需要思考,牡丹湖决口。那悬在整个牡丹市人民头顶上的天湖,给大家带来的后果是什么!

    那将是一场有史以来巨大的灾难,那将会把整个牡丹市变为一片浩瀚的海洋!而上游正以每秒3立方的泄洪量奔涌而来。

    两个个小时,仅有两个个小时。等待,与接受,死亡与威胁。

    挣扎!

    牡丹市的驻军首长已经知道了严峻的形势,他紧急的跑到王浩的身边。通过上游城市部队的信息分析,牡丹市也许一夜之间就不会存在了。

    王浩看了一眼这位身着共和国深绿色军服的大校,他竟然伸手抚摸着着威严的的服装,两人默默无语的看了一圈。

    “牡丹河的河水总量持续上升,因为河床地势较低,全市许多积水都排到了牡丹河内,形势比预计得要严峻的多。”

    王浩一脸严肃,他早意识到了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这场大暴雨,考验着市区的古老的排水系统,考验着每一个干部,考验着牡丹市的每一位群众。

    这么多的工人,竟没有一位退却。这么多的工人,都有家,家都在身后的牡丹。

    可是面临着家园被毁,面临着无家可归。他们却不由自主的选择了保卫牡丹河堤。

    因为身后的工厂,因为只要有工作,他们就有希望。

    当他们得知宫芳——宫书记,赵帆——赵市长已经在劝导自己家人们的搬迁时,在劝导家人离开自己的家的土胚房时,工人们心中踏实了。

    他们早已抛却了个人的安危,把家人的安危,家人的性命,完全托付给了自己信赖的父母官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