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医师升官路 第631章 兄弟情份
作者:蓝山语茶的小说      更新:2018-09-30
    正当人民胡思乱想的时候,以为王浩要逃走撤退的时候。

    惊奇的一幕发生了,王浩跳上一辆军车,把武警战士从车内拉了出来。

    离合、挂档、油门!

    东风大卡车呼啸着,身后冒着滚滚黑烟,嗷嗷叫着冲上了河堤。就在即将落水的一刹那间,车门打开,王浩一个纵身跳了下来。

    大卡车摇摇晃晃的横在决口处。

    大家这才反应过来,肩膀上的沙袋,扑通扑通的往车上扔。

    卡车沉了下去,水势变缓,又是一番忙碌,管涌堵住了。

    王浩被工人们从水中扶起,他完全变成了一个泥人。宫芳赶紧把自己的毛巾递了上去,王浩一把夺过来,狠狠地说。

    “来人,武警呢?”

    市武警大队的中队长带着身边的武警战士快速的跑了过来。王浩严肃的看着中队长,认真的说。

    “你们,把眼睛给我瞪圆了。我们是男人,男人就要保护女人。女人一律不准上河堤!

    全给我在下面挖沙装袋,再上来一位,你就主动辞职吧!

    是男人的跟我上,肩扛着沙袋给我摞!”

    宫芳满眼流泪的抓起一把铁锹就下了河堤。她知道他的心,她知道他不想让她站在危险的第一线。

    她拼命地装着沙袋,一袋河沙装满后再抬头,哪里还有他的影子。他早就迎着风雨,顺着河堤巡视去了。

    宫芳的脸上湿漉漉的,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王浩认真的巡视着,一边小跑着,一边用眼神和工人们打着招呼。他就是要让大家知道,自己这个市长,关键的时候永远都和他们在一起。

    可是洪峰过去后水势并没有变缓,而是越来越急。

    已经是傍晚七点钟了,天完全的黑了。黑漆漆的只能听得到水响,只有往外抽着水的拖拉机和汽车打开了大灯,才使人民能迷糊的看清眼前的事物。

    先后又有几次小的管涌,但都没出现大的险情。发现小管涌,小伙子们瞬间便在外围又堵上一圈麻袋。

    这样再把麻袋往里扔,管涌便会及时的被堵住。

    市电业公司开来了紧急电力供应车,牡丹市仅有的三台供电车都来了。临时照明在风雨中架设了起来,把大堤照的如同白昼。

    已经22点了,风还在刮,瓢泼般的大雨看样子短时间之内是不会停。风助雨势,河面卷起无数巨浪,考验着每一个人。

    人都疲惫不堪,却依然瞪着双眼,手拉着手对抗着大风与巨浪。尽管浪花无数次的将小伙子们打翻在地。

    但是他们马上又爬起来,抹了一把脸,继续坚挺的注视着,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身前的河堤。

    王浩坐在河堤上,脑袋拱在雨衣内吸着烟。房屋被毁,为什么,听战士说,是洪峰!

    怎么会出现洪峰,那可是城北,上面就是牡丹湖,难道说牡丹湖在城北向决口了?

    王浩最为担心的事其实真实的发生了。

    河面到现在只来了一次洪峰,完全可以想到牡丹湖不止一处决口。但是王浩不愿意往那个方面去想,他真的不相信宋乐斌敢无视他这个市长的命令。

    这可是经宫书记批准,党小组电话研究后决定的在牡丹河源头处进行全力爆破。

    难道说宋乐斌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在北向爆破?

    电话打不通,宋乐斌那里又没有卫星电话。王浩焦急无奈,抬眼望去,静静的矗立在风雨中,使他焦躁的心多少有了点安慰。

    而正在这时,河堤前方一片惊呼,王浩一个高跳了起来。跳起来落地后,感觉全身疲劳无比的一阵酸痛。

    但是更让他感到恐惧的是,河面比上一次更为猛烈的洪峰,再次奔袭而来。

    河水咆哮着,洪峰如万马奔腾,如海潮汹涌,水头上一片漆黑,卷着沙土烂泥破树枝子就冲了过来。

    人群慌乱无比,谁也没见识过这么大的巨浪。高出人头足足几十米,抬头仰视仿佛也看不到尽头。

    不要说是河堤,恐怕什么都不会存在了!

    小伙子们都吓坏了,本能的矮下身,躲在了河堤下面。

    峰头过去了,每个人都感觉仿佛在鬼门关走了一朝。可怕的现像并没有出现,临时河堤安好无损。

    大家愣愣的探起身,呆呆的看着远处依然高出河面几十米的洪峰。正疑惑之际,王浩发现,河水又长高了,离新修筑的河堤不到一米。

    他想了想,峰头的力量大,所以在河面上被托起,形成了可怕的高达几十米的浪头。

    好出在于牡丹河是一条几乎没有弯道的直桶河。峰头碰不到阻力,自然一路狂飙,没有被打破,所以就不存在河堤决口的危险。

    危险应该在下游的河水分叉处。好在那里是自然的河道岔口,在荒郊野地,无人也没有房屋和厂房。

    但眼下的情形更是危机四伏。

    河水离河堤不到一米,随时都as有漫堤的危险。

    “还愣着干什么,加高!马上加高!”

    关键时刻,远处开来了上百辆巨大的大卡车,还有工程车,挖掘机,铲车等重型机械。

    来车上醒目的大字‘大矿乡煤矿集团’,头车上下来一位戴着安全帽,穿着雨衣的黑脸汉子。

    汉子指挥着运煤车、大铲车、挖掘机开始往大堤上卸煤。

    硕大的煤块足足有车轱辘那么大,一排排,整整齐齐的沿着河堤有序的码放起来。的工人们赶紧用沙袋和麻袋添堵着缝隙。

    王浩小跑着,步履急躁的趟着雨水跑了过去。

    两个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大矿乡煤矿集团的党委书记徐坤赶紧伸出手来与王浩紧紧的握着。四目相对,久久无语。

    干脆也不说话,掉头立刻接着指挥。

    好兄弟不需要语言

    好兄弟不需要解释

    好兄弟不需要谢谢

    好兄弟需要的只是行动 !

    徐坤的出现,煤矿兄弟们的援手,使大家的信心陡然间万般的高涨。王浩心中有的只是感动,他的帮忙,自己连个电话都没打过。

    兄弟情份使人感动。

    “老徐,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和牡丹市的五十万百姓们谢谢你了!”

    王浩看着徐坤忙碌的身影,看着上万名黑炭般的煤炭工人们,嘴角呶呶的抽颤着,可是说出来的话,只有他自己能听得懂,早被风雨声埋没了。

    人总是重感情的,徐坤带领着煤炭工人们的加入,立刻激起了王浩心中的豪情壮志。

    真汉子,真性情!

    这么多的重卡,可仅有这么点机械,王浩毫不犹豫的撸起袖子。矮身上前,抓起一个巨大的煤块,就扛到了肩头。

    ( )